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走进修仙 > 第二百四十九章 王崎的正义

第二百四十九章 王崎的正义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

    从身体里涌出了力量竟让王崎一瞬间有些失神。,

    生命产生秩序,然后天熵诀烧去秩序,产生力量。这和自己使用的“战斗状态”何其相象?

    两支记忆体竟是如此完美的配合。

    王崎一个人驾驭不住的力量在两个人的合力之下得到了完美的掌控,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量在王崎体内流转,竟产生了龙虎交汇、水火相合的效果。相反相存的力量汇聚成太极鱼线,抱团而生。

    仿若金丹。

    然而,王崎还没有来得及欢喜,就……

    “痛……”

    “疼啊。笨蛋,全副精神扑过来之前看好自己倒下的地方啊!为什么不往床上倒?”由于二人感觉共享,王崎觉得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痛。

    “蠢货,那是你的房间!”陈由嘉在王崎的意识里尖叫:“专心战斗!”

    看着身上黑色之气越来越浓厚的胡步雪,王崎却大笑出声:“哈哈哈哈……师妹,我们果然是二人一体的最佳搭档啊!”

    “二人……笨蛋笨蛋笨蛋!蠢货!”

    “要上了,师妹。”王崎压低了身体,看着胡步雪。

    胡步雪也略遗憾的摇摇头:“真不想杀你呢,王先生……下意识的就留了情。”

    “但是啊,你看到了我的秘密,就只能死掉了啊……或许还有刚刚和你说话的那位小姐。”

    “你不会有机会的!”王崎暴喝。

    “你”字一出口,王崎就一如离弦之箭冲出。这一次,他的速度甚至超过了他自己的预料。白炎与赤芒缠绕的手刀迎向了胡步雪的剑气。

    那是剑气。更是杀气。扭曲那维系电磁相互作用的力量。使物质坏朽。使魂魄残缺,使生命不存。

    但是,任何熵力,在命之炎面前都毫无意义。

    那是即使以宇宙整体熵量增加为代价,也要维系自身的逆天力量,是毁灭宇宙也要保持自身的本能。天要灭亡,天要杀劫?呸!

    胡步雪的剑气,崩溃了。

    本能如何敌灵智?在王崎的操控下。命之炎的力量,又岂止是简单本能可以比拟的?

    先天杀运?熵增之力?

    不过尔尔!

    胡步雪轻喝,不再纯以剑气应敌。精妙剑法将无量杀运剑气汇集。刹那间,天河倒悬,一口怪异长剑带着生灵哀嚎,带着万物最终会走向的那个死亡,指向王崎。

    杀运之下,生灵皆亡!

    然而,笼罩天地、如若水银泻地的一击竟未能在王崎身上留下一个伤口。王崎就在胡步雪剑势的笼罩范围之内,身体小范围的快速移动。他就如同暴雨之下蹁跹的蝴蝶。仿佛下一秒就会被剑气打落。但是,胡步雪的几百次穿刺。竟没有一击击中!

    当寂灭焚天之力烧去了多余的生命力之后,王崎那精准的计算力自然就回来了。

    一击不中,胡步雪立即后退。但是这次,王崎却如影随形的跟了上来。

    挥拳!

    王崎的拳击撕裂大气,发出一声恐怖的爆鸣。这声爆鸣让胡步雪双耳失聪,一时震慑。但是,这个女子还是本能的将剑收起,挡在在即面前。

    洗尘缘发出一声悲鸣。胡步雪隐约感觉到了,这股力量已经接近元婴期一击!她再顾不得其他,收了那个诡异的空间,接着这以及之力飞速远遁。

    王崎发现对方逃跑,嘴角勾起一丝冷笑。他的手在“獠牙”上一抚,记忆体发出前所未有的光亮。命之炎熊熊燃烧。贾维斯的声音如期而至:“獠牙,最大出力驱动。”

    “曲终了。”

    然后,光一闪而逝。

    附近所有人都以为有一颗烟花提前在地面上爆炸,周围的砖石纷纷龟裂而开。离得最近的人只感觉身体由内而外无一处不疼,但是却没有一人死亡。甚至有些人家的花草提前吐青了。

    这是消散的命之炎的效果。

    胡步雪躺在地上。在刚刚那一个瞬间里,王崎在她背部斩下了一横两竖交错的三刀。斩下三刀的气兵是命之炎构成,是生命本质,与她的力量完全相反,却能够保持她不死。她现在体内力量一团混乱,骨骼尽碎,使不出一丝力气。

    看着落到她面前的王崎,胡步雪挤出最后一丝笑容:“也好啊……王先生你确实是强者啊……肉弱强食,能够败在你手上,我很荣幸呢——怎么
火影之朝佚千名txt下载
,对洗尘缘有兴趣吗?若是要杀我的话,用这个也不错……”

    最后这话却是看到王崎捡起了那把妖剑。王崎冷冷看了她一眼,然后将精神集中到妖剑之中。

    胡步雪的立身之物,修道之本,竟是一个由无数混乱力量构成的妖兵。它没有灵智,因为混乱的力量也不允许它生出灵智,这恐怕就是无数陷入痛苦、濒临死亡的魂魄碎片融为一体的结果吧。

    下一秒,王崎的精神投影进了妖兵之内。

    类似于筑梦术的法术生成了一个黑暗的空间。在这里,王崎没有看到任何实体,却感受到了生灵死亡之前的那一丝混乱。

    这里是绝望,一片漆黑,

    王崎冷哼一声:“神说,要有光。”

    于是,就有了光。

    在命之炎的强大驱动下,作为命之炎下位神通的圣光爆发出不可思议的功能。它一点点的洗涤着这柄剑。正熵被被扭转成负熵,生命在此显现。

    这是一个耗费巨大的开灵术,和王崎制造傀儡妖物一样,是将王崎的意志打入剑器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焕然一新的长剑发出一声嗡鸣,表示对王崎的臣服。

    这是王崎见过的最高级的剑器了,比着坤山剑强上不少。但是,王崎却皱着眉,怒斥长剑:“你现在是圣剑了吧?你要知耻!知耻!”

    被王崎呵斥之后,洗尘缘仿佛真的羞耻了一样,悄无声息的碎成粉尘。

    这柄剑很强,也很趁手。但是王崎并不喜欢。

    对着目瞪口呆的胡步雪,王崎拔出那一根“獠牙”,笑道:“我这种强者?你至始至终都没有和真正的我打啊。击败你的,就是那些小鬼长大之后的力量。”

    负熵之力彻底消失,但是,王崎的本脉真修却显现了出来。来自高维投影的,无法目测的浩大覆压全场。

    那是一座神京城的力量。

    “还有诶,我的原则呢,是当个好人。好人怎么能处决人犯呢?我又不是官府,又不是刑律司,怎么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这不就让我的道德满足感达不到最高点吗?”

    “你会得到一个公正的审判的。”王崎扭头看向另一边:“是吧,辰风。”

    辰风神色复杂的看着胡步雪,又看了看王崎:“这家伙会得到公正的审判的,但你当街斗殴,按律……”

    “拘留三天嘛,仙盟律贾维斯背得比你熟。”王崎看了看辰风院子的方向:“我能不能回去准备点衣服干粮什么的,再睡一觉?你看啊,我好歹也是帮你们捉拿了犯罪的人,然后呢,在刑律司过上元节,说出去多不好……”

    “行,明天来刑律司报到吧。”辰风走向胡步雪:“我会带她走的。”

    “王崎!”胡步雪被硬生生剥去了一切骄傲,脸色狰狞,状若疯虎,咆哮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要如此折辱我!我杀的哪一个人不是人渣,不是……”

    “闭嘴吧,你杀的哪一个人按律当死?无论是大廉律还是仙盟律。”辰风用法器束缚住胡步雪:“人啊,最可贵的就是生命,生命代表着无限的可能性。说不定他们下一刻就会洗心革面,或者他们的子嗣之中,会有一个福泽苍生之人。只要他们的罪行不应该用生命来偿还,就不应杀人,不应该消灭他们。”

    “而你,不过是消灭这些美好可能的凶手。”

    胡步雪疯狂大笑:“他们?就那些渣滓?”

    王崎打断道:“兄弟,你是个老好人,那一套逻辑和他说不通的。要我说,当好人应该这样……”

    王崎拎起胡步雪,脸上满是不客气的笑:“我心我行澄如明镜,所思所做皆为正义,问心无愧。你呢,还觉得自己弄脏双手。我们两个谁是好人?不服的话,问问别人看啊,看看有谁觉得你比我更像好人?”

    “然后,好人打败坏人,正义战胜邪恶,光明战胜黑暗,这才是人道至理啊。”

    “还没成仙,就别拿自己不当人。既然当人,就好好遵守人道规则,没脑子的东西。”

    王崎将胡步雪轻轻一扔,交还给辰风。当好人,就是爽。

    不料,辰风看到对方背部的伤口,面色尴尬的咳了咳:“王崎,虽说你这是行使正义,但是在人家背后刻个草字头……是不是太小气了一点?”

    本来已经走远的王崎差点摔倒。

    这……我该怎么解释那其实是个草体的f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