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走进修仙 > 第二百四十七章 正义的獠牙

第二百四十七章 正义的獠牙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

    獠牙,鬼王。

    这是王崎被无量剑气淹没之前,最后传来的合成音。胡步雪已经没有兴趣去看结果了,那斩中的手感明明白白的告诉她,王崎死了。

    先天杀运大道,四十九条先天大道之一,灭杀第一,一旦沾之,无有幸存。

    她收回了目光之后,又忧心忡忡的思索起来。刚刚因为慑于王崎和执律使,误会之下竟直接将王崎收入这个杀运之力烧蚀空间形成的小洞天。这下出去可难了。她的修为不弱,加上这把杀运加深的妖剑“洗尘缘”自信不会惧怕任何今法筑基,结丹也可以一战。

    但是……

    突然,异样的声音传到胡步雪耳朵里。

    那好像是种子摧破种皮、破土而出,又好像是火焰加热空气产生的爆鸣。

    无论是哪样,都不应该出自这个依托杀运而存在的地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黑色的剑气迷雾消散之后,王崎的身形出现在胡步雪面前。他现在的形象和之前完全不同。一层白炎如同实体的存在,覆盖在他的身体之上,竟形成了类似于装甲的气罡层。他一只手捂住额头,另外一只手则捂着小腹,一副笑得喘不过气来的样子:“所谓先天杀运,灭杀生灵,原来只是熵的另外一种体现。没人告诉你这玩意和先天破灭之道其实是一丘之貉嘛?”

    熵这个概念源自于热力学,但是它的适用范围却不只是热。熵是时间的方向,时间的流逝就是熵。生命死亡是熵,礼崩乐坏是熵,国破家亡是熵,天下烽火、苍生十年劫是熵……

    先天杀运、末运、劫运,皆是熵力显现!其中,杀运的熵,是将维系电磁相互作用的力量化为无意义热能,使一切存在无所依托。毁坏生灵最根本的物质躯体。劫运坏的是天地灵气流转之序,天地灵气激荡、重新回到动态平衡状态,天劫自生。末运乃是坏无形系统,使礼崩乐坏、王朝衰落乃至道统不存。使香农熵达到极值。至于先天五运的最后两个,神州根本就没有与之对应的功法,所以王崎也无法猜测其本质。

    真阐子在戒指里小心提示王崎:“小子,事情不对,很不对。这个法门老夫闻所未闻。根本不像神州所有,而且这未成仙人就入得这四十九道之一的本事,很可疑!小心!”

    古法传承当中,最强大的那一部分必然会在大乘期与四十九道扯上关系。比如罗浮玄清宫的修法,就暗藏先天五太之道,皇极裂天道对应的则是先天五德。但这两家之中的哪一门修法,都没有在元婴期就显示出这大道特性的道理!

    胡步雪眼睛一亮,暂时将逃跑的规划压下。在她想来,今法修是不可能查知洗尘缘的真相的,还是与强者战斗更有意思。她露出一丝跃跃欲试的神色。以武者的礼仪对着王崎行了一礼:“此剑名曰,洗尘缘。”

    她摆开架势,竟是全力出手的样子。

    现在的王崎,才让她有了认真的想法。

    然而,就在她摆好姿势的刹那,王崎的身影就消失了。

    “什么?”胡步雪陡然一惊,一个念头还未转完,一股丰沛大力就在她身后狠狠爆开。纯粹的拳力冲过她的脊椎,穿透她的心脏,让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飞出去。胡步雪向后挥剑。但是眼前白光一闪,一个缠绕着白炎的拳头撞上她的面颊。一张秀气的脸上顿时血水横流。而胡步雪倒飞出去的刹那,王崎扯住她的小腿,左手全力轰击她的丹田。

    “轰!”原始的蛮力透过胡步雪的身体。其威力竟不下于任何神通!

    这分明是金丹期之上的力量!

    一拳,接着一拳。

    纯粹的力量反复碾压胡步雪的身体,剧痛让她产生的一瞬间的失神。王崎随手将暂时失去反应能力的胡步雪扔开,伸手去抢夺她手中的妖剑:“不管你是什么来路,这修法多半是要废了。把剑给我,解除这个方便剧情展的结界。然后跟我去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吧
刑律司,就这么简单。”

    除了神道之外,任何修法,包括今法的灵力运转中枢,都在丹田。不入元婴元神,这里就是绝对的要害。

    王崎的手握住了胡步雪握剑的右手,想要将对方的手指掰开。不料就在这时,胡步雪的手上陡然生出一股大力。王崎猝不及防之下,胳膊被砍了一剑,胡步雪趁机甩开王崎,重整架势。

    女子擦了擦嘴边的血迹,露出病态的微笑:“大意了呢……我们两个都是。如果我是一般的修士,只怕已经殒命了,只可惜我修法特殊,丹田不是要害;我则是没有想到,王先生你居然还有这样的神通这个风格,是天灵岭的吗?”

    王崎并不回答,他一只手捂着胳膊上的伤口,神色怪异,眼神迷惘。一股苍莽气意从他身上透出。在白炎的灼烧下,手上的伤口迅融合。他看着胡步雪,表情当中带着狰狞。

    “嗷嗷嗷!”无法想象是人类所出的战吼。王崎仰天咆哮,以惊人的度奔向胡步雪。

    没有法术,没有武道。

    不需要,没必要!

    这是艾轻兰曾经展示过的战斗方法。

    那层白炎,居然是王崎自己也未曾掌握的力量,是真正的命之炎!

    “小看我至此吗?”胡步雪淡然的心态当中也生出一股恼怒来。万法门最擅长的力量是术,是法,是精妙算!

    可二人战斗至今,王崎又哪里使出了一点真正本领?

    胡步雪闭上眼睛,挥剑挡开王崎的扑击。

    然后,开眼。

    此时此刻,她眼眶之内哪里有意思白色,整个眼球都变得漆黑如墨。

    在王崎第二次扑击之前,源自死亡,源自先天杀运的剑气就爆散开去,以攻代守。紧接着,如同空谷幽兰一般,朵朵剑气之花无声绽放。

    王崎化身的野兽出怒号。血光不断在他身上闪现,但是命之炎的强大又使得伤口在一瞬间愈合。此时可此,王崎体内充满了生机,即使细胞膜破裂,只要细胞核和线粒体没有被一击灭杀,细胞就可以迅再生。这种可怕的生命力使得他受伤的代价被放到最低如同本能一般,王崎出了掠食者的扑击,挥爪撕向胡步雪的脖子。

    野兽与美女的舞步伴随这一路血光上演。

    但是,一股郁结却坠在胡步雪的心底。

    这个混蛋……太弱吗?其实他弱到了根本不配听闻“洗尘缘”的名字?

    王崎已经不是胡步雪的对手了。

    他的拳脚,单算威力绝对在金丹期之上,胡步雪也是堪堪捕捉到他的度。但是,王崎好像根本无法驾驭这股力量,招式居然没有任何变化,任由胡步雪窥破自身行动模式。

    在斗下去,势必是失败。

    王崎却爆出意想不到的执拗,再次咆哮,冲向胡步雪。

    胡步雪甚至没有躲闪的意思。她跨出一步,将剑横在王崎必经之路上。现在只会横冲直撞的王崎势必会自己撞在这把妖剑上。

    洗尘缘,尘缘难断,一剑斩之则干干净净,恰如洗之。

    此剑,就是为杀生而存在的。

    王崎浑若未觉,继续冲刺。可就在这时,他做出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动作低头,仰身。妖剑堪堪略过王崎的身体。

    在王崎房间里,陈由嘉划上了王崎的另外一条腰带,眼睑低垂,喃喃道:“原来如此啊,这就是你执着用这个废物迎敌的原因嘛?”

    记忆体獠牙的前身,是王崎最初设计的记忆体,一根普普通通的“鬼王”。由于最初的设计没有限制只读属性,所以记忆体被外来的灵犀“污染”了,不再纯粹,偏离了万法门法基的设计。

    那一根外置法基被污染的原因,是王崎设计的唯一一个生灵之道的实证。即:法力强度和法力体系对灵智的影响

    也就是说,这一根灵犀瓶的力量,混杂着开灵村死难者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