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走进修仙 > 第二百四十六章 扮演的游戏

第二百四十六章 扮演的游戏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

    “来细数你的罪恶吧。新”

    伴随着这句话迎向胡步雪的,是青色的风芒。被压缩到极致的流体、风属的法力形成了恐怖的杀招。而源自万法门修法的“鬼王”显示出不凡的适应性,这源自于古法的术竟显示出于原版不同的形象。有形与无形的风刃从四面八方涌来,仿佛无数飞刀利刃。

    这漫天的风芒,明显就是杀手!

    胡步雪还在惊诧当中,思维还没转过来。但是,她眼角的余光却越过了王崎,看到王崎身后,有两个穿着狴犴黑袍的执律使正在驾遁光急冲而来。

    居然连执律使都信了他?

    胡步雪觉得有些荒谬,但是,既然执律使出现,就说明……

    一抹幽幽剑光划过。胡步雪拔剑。

    那是如同悠悠夜色的纯粹剑光,清澈、无暇、纯粹。

    但是恐怖。

    一剑出,则天地色变。

    剑气一闪而逝。顷刻之间,风刃就被斩杀了。

    她不是“破解”或者“破坏”了法术,而是“杀死”了法术。

    真阐子惊呼:“先天杀运大道?”

    “又是四十九条先天大道之一啊。”王崎缓缓落地:“法力气意……很好嘛,铁证如山了。”

    说话间,他好奇的打量着四周。在胡步雪出剑的刹那,王崎目光为之所夺,,竟没现,“天地色变”竟然不是错觉,而是真实生的术法效果。

    现在,王崎的周围不再是神京的街道。上下四方,皆被一层濛濛黑雾笼罩,二人就悬浮于其间。虽然感受得到引力,但是下方却什么都没有。他饶有兴趣的盯着胡步雪手上的剑:“自成一界?自衍洞天?是妖化之后的神通还是独有的炼制手法?”

    这柄神奇剑器,是王崎见过的最强长剑了,气息比着自己的那一柄坤山还强。但是,刀剑就是刀剑,多是以砍杀为上的。在不减威力的前提条件下套一个空间进去。是非常难得的。

    胡步雪轻轻抹了抹剑刃,脸上露出艳丽微笑:“这柄剑啊……这柄剑可不是此方天地的手段,其本质也不是此方天地的修家能够称量的,不论是你们这些新生的外道。还是被驱逐的正法修士。”

    “外道?你好像也是吧?”王崎讥讽道:“这就是你没有人怀疑你的原因啊?外道修士?”

    外道修士有两个含义。古法称呼今法,是因为今法偏离了四十九大先天大道。而不依照“法基、金丹、元婴、分神、法体”这条路线进阶的,也可以称为外道。单炼肉身的体修,以拳阐释大道的阐拳一脉、武修,神道。鬼脉、人身妖修,皆可入外道。

    胡步雪就是后一种了。她的修法很明显是四十九道之内的古法,法力也是金丹之上,但是偏生没有丝毫金丹的迹象,不管怎么感知,她都只是刚刚打下法基的筑基修士。

    “我也很奇怪啊。我明明是外道,而且是隐蔽性最好的那一种,只要不用特殊法术探入我体内查探,任谁也不会窥出我的虚实。”胡步雪道:“我又想了想,那一日我伪装自斩一刀的手法天衣无缝。几乎不可能被看出来……您究竟是怎么现真相的?”

    古法外道何其稀少?仅凭这一条,就足以制造思维的盲区。

    “我不确定?”王崎耸耸肩:“诈你的。”

    “啊?”胡步雪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个结果。

    “我日常行事也称得上粗心,对于神州各类杂学杂项的见识也不够广博,至于寻找蛛丝马迹,呵呵,那就更不成了。”王崎自嘲的说着。

    想要我搞本格派推理?开玩笑吧?

    “而且你也很聪明,在现
火焰环笔趣阁
场留下的证据很少。至于脚印啊身形啊什么的,在缩骨、撑骨的法门如此达的现在,也就是个参考。”

    “至于尸体本身……呵呵。能够显示出的证据实在太少了,处不处理对你来说都一样。哦,不对,你杀人是兴趣。可是处理尸体多半会败兴。”

    王崎复述着神京刑律司的分析,然后问胡步雪:“是也不是?”

    胡步雪含笑点点头,很好奇王崎接下来会说什么。

    “但是,你好像忘了一点啊。”王崎指了指地面:“案现场本身也会暴露什么的。”

    “根据你三十几次杀人的地点,推算你可能经过的路径,再依照概率与人族行走的规律归纳、推演。找出你必然经过的路径,还有有可能存身的地方。”

    胡步雪眼中闪过一丝惊诧。她自信自己做得天衣无缝,残留的证据也大多是她刻意而为,让刑律司去追索一个不存在的古法金丹,而忽略了这一个活在他们眼皮子底下的外道。可她没曾想,居然有人能以这种荒谬的手段将他揪出来!

    “算出来的?神京刑律司会采信这么荒谬的法子?”

    “荒谬吗?但是我相信。至于刑律司……如果你是说的是刚刚看到的那个,恐怕是来抓我的吧?”王崎语气当中透露着一丝无奈:“最后我筛选出了十七个最有可能的地点,确定的嫌疑人是三十九个。因为没法接着排除了,所以我决定一个个的试探。”

    胡步雪错愕:“所以你……”

    “刚刚一路揍了十个人,你是第十一个。”王崎拔出腰间的两只记忆体,有换了两根插进去:“我手气还算不错至少十一能震。”

    赤心,铁意。

    依旧是两声意义不明的合成声,但是王崎的气意却换了一道。

    其炽如火,其坚如铁。

    银色与赤色的罡气交织之下,王崎的气势再度攀升。炎力如虹,焚天煮海;金刚不坏,隐有降魔大力。这竟是古时法修炽日宗、释门紧那罗寺的手段!无量火焰,金刚智慧凝聚成一道横天棍罡,冲着敌人直直压下!

    如此以及,足以灭杀九成九以上的筑基修士。但是胡步雪看也不看,长剑一挥。

    她不是筑基期。

    棍罡消散,甚至外置法基带来的护身罡气也被一抛两半,幸好在紧要关头,王崎将两个外置型法基自爆,一瞬间激了全部的威能,才勉强挡得这一剑。饶是如此,王崎还是倒飞出去。

    如影随形的,是二十几道剑气。王崎手往腰带上一抹,另外两支外置型法基插入插槽。

    月神,机括。

    掩月宗,天月无常柔剑气。射日神山天弓法和千机阁御气机关之法。

    数百道淡黄的柔性剑气被王崎射出,如同绕指丝,轻轻巧巧的缠住胡步雪的剑气。以十道消磨一道的法子,消解了胡步雪的一波攻势。

    但是,代价也很明显。王崎又一次使用了筑基修士燃烧法基的搏命法子,一下子消耗了两道外置型法基全部的力量。

    两股劲力激荡之下,二人之间的光线都有些扭曲。胡步雪的悠扬笑声传入王崎耳中:“王先生,您可是万法门高第,就使用这样的本事,不像话啊。不拿几样正经的神通出来,也想杀我报仇吗?”

    王崎冷笑两声,一抹储物袋,取出一只净白色的记忆体:“抱歉啊,我一开始就没打算使出真本事。”

    “对我来说,这场战斗,不过是一出名为正义的游戏,满足一下我的道德感。”

    “既然是游戏,就要按照规则,做足一套啊!”

    在呼啸而至的剑气之前,王崎激的新的外置型法基。

    獠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