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走进修仙 > 第二百三十五章 鬼修杀道,正义的伙伴?

第二百三十五章 鬼修杀道,正义的伙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

    知道真阐子其实是古法大能残魂之后,冼田维就不怎么在意他的意见了:“您不明白啊,这个一般物体附着灵力的时间有限,所以要选对方大力攻击过的地方才好。,”

    真阐子笑道:“小鬼,你知道这是什么痕迹吗?”

    冼田维想了一下,回答道:“他好像是将一只小妖用长剑钉在这里……”

    “他要吸取怨气煞气,所以以剑刺穿这只小妖怪的身体。一丝凶煞鬼力被导入剑中,然后再被这个杀手吸收,滋养自身。”

    冼田维惊到:“你连这个都能看出来?”

    真阐子点点头:“每个小妖身上都有类似的伤痕。这个人不厌其烦的杀死这么多毫无反抗之力的妖物,大概就是为了这个吧。你看,他明明修为强大,可以在一瞬间灭杀整个小村的。但是,他却一个个的折磨下去,而且最值得注意的是,他最后一定会亲手用长剑刺死受害者,仿佛一个仪式一般。”

    辰风皱眉:“你的意思是,他手上的剑是鬼道法仪剑?”

    真阐子道:“说不定是性命交修、精血灌溉的妖剑。”

    法仪剑,只能与极少数法度相符合的特殊法器。在没有这种法度的人手中,这些法器废铁不如,但是在特定法度的修者手中,那就是神兵利器。

    至于妖兵,就是开灵化妖的兵器。当年九妖乱世中,被德布衣用大象相波功劈碎的金剑妖王就是其中代表。不过这种精心炼祭的妖剑和主人的关系就好像贾维斯之于王崎,类似于分身。妖剑的可怕之处在于它是可以无限成长的,达到仙器层次都不在话下。

    冼田维看向辰风:“风哥,你觉得他说的……”

    “所谓怨气煞气,就是极端情绪下变质的魂魄。这样的特种灵气比着普通的天地灵气更方便转化为法力,从本征式的角度来说就是特殊值更方便转化为另一个特殊值。”辰风沉吟道:“而且鬼修这个结论,也和我们之前得出的阴性、精神领域修法不谋而合。”

    真阐子又补充道:“那个凶手,攻击这些妖物了的时候未必出了真力,但是炼化这个步骤一定是本脉真修。这些浅浅剑痕。上面残留的气息一定比那些巨大剑痕要强。”

    冼田维立刻退出幻境:“我去取样!”

    辰风也退出了幻境,现王崎正在仰望天空。避过想也知道,王崎必然有几个线程的思维在处理案件。他上前道:“兄弟,你在想什么?”

    王崎皱眉:“为什么是这里呢?”

    怨气煞气是极端情绪的产物。而与这些尚未完成开灵修行的小妖怪相比。先天有灵的人类更适合修炼鬼道。他放过几个人类也显得很可疑。

    辰风轻咳两声:“这是那个杀人魔第一次攻击开灵村。”

    “他之前干了什么?”

    “虐杀人族,不过杀的是街头巷尾的混混、闲汉。”辰风道:“当让也有贵胄仗势欺人的恶仆狗腿。”

    王崎道:“我还以为是极端排斥妖族的人呢。”

    “他似乎有一套自己的标准,只杀……恶人。”辰风叹道:“他兴许是幼时受了什么刺激,也许
忆墓录之九绝帝陵txt下载
是被野生妖兽伤了亲眷,也许是被王公贵胄害过。或许。单纯是个道德洁癖吧──厌恶妖族和惩治人族败类,并不对立……”

    “黑历史吗……真是可笑的设定。”王崎无所谓的踢了踢石子:“从被害者转为加害者的一刹那,他就不值得同情。”

    辰风听出了王崎语气中的森然,问道:“你这是想……”

    “贾维斯仙盟律背得很熟,这下肯定是死罪……”王崎闭上眼睛略略检索了一下:“他是三年前第一次在神京作案,最猖獗的时候是一个月出现四起虐杀案件。只不过最近今年元宵过后就没有犯罪,疑似修为突破……不算这一次也已经达到死刑的条件了。”

    辰风还想劝几句,但这时,冼田维跑了过来,喊道:“真的有新突破!你们过来看看?”

    辰风重重叹了口气:“兄弟。等下一起回去,有话得跟你说一说。”

    三人快步走到执律使的临时集中点。几个执律使正围着一个透明试管观看什么,试管里面是一种奇特液体,这液体不知为何,呈现出紫黑色,里面还带有丝丝条纹。

    玄虚灵液,一种特殊的试剂。它在液体状态时内部分子也能保持晶体分子的各向异性有序排列,保留着稳定的灵力场。如果被投入异种灵力,其内秉的灵力场平衡就会被打破,形成新的动态平衡。这一过程在试剂上的表现就是变色、变性。

    说白了。这就是一种灵力敏感的液晶。

    之间见过的金丹期执律使付思录对着王崎笑了笑:“你对我们的帮助很大啊,根据这个玄虚灵液的分子排列模式,我们重新测算了那个敌人的法力本征式,已经比上次那个模模糊糊的近似式强很多了。”

    王崎道:“有办法通过普查来找出这个法力的持有者吗?”

    付思录的脸僵了一下。叹道:“如果可以这么做就好了。”

    王崎提出的这个方法在神州各地都是可行的,但是唯独神京不行。

    这里有一大批仗着千年前的条约,不服仙盟管教的介法修。他们并不与仙盟直接对抗,但是各种非暴力不合作却让仙盟烦不胜烦,恶心得要死。偏偏他们就是没有违背仙盟律法,所以仙盟也找不到由头去撤销他们的特权。

    王崎切了一声。对这个结果很不满。他接过本征式的结果,调整自身法力,模拟那个杀人魔的气息。然后他将法力气意凝聚在手掌,问真阐子:“老头,这种,或者类似的气意,你感受过没有?”

    真阐子的声音很疑惑:“我们罗浮玄清宫很少搜罗鬼道的心法,但是古时赫赫有名的鬼王修法老夫都是见过的……这个……这个……从这股纯粹的杀戮气意来看,应该也是大名鼎鼎的修法,可为何老夫一点印象都没有。”

    “你都没有见识过的鬼道修法啊……”王崎低声道:“看起来我那守藏室里是找不到了。”

    从执律使哪里拿到证据的复本之后,王崎就再没有什么要做的了。他坐在开灵村里,等了等辰风。辰风处理完事务之后,二人一起向神京城走去。

    路上,辰风问了王崎这样一个问题:“兄弟,你知道我被人排斥的根本原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