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走进修仙 > 第二百三十四章 现场还原

第二百三十四章 现场还原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

    一比一,还原了全部细节的案现场。

    同时进入幻境的冼田维愣了一下:“你居然全部还原了?可是,这里面的无用信息也太多了吧?”

    辰风也点头赞同:“一股脑的打包固然可以还原现场,可是这里面需要找的部分太多了。”

    王崎斜眼看着辰风:“虽然失礼了,但是东家你的眼睛是瞎了吗。”

    王崎举起手,对着贾维斯出指令:“贾维斯,强调模型内部所有为划痕的痕迹,淡化处理其他细节。”

    “稍等,先生。”

    在两个执律使眼中,这个惨烈的小村子渐渐失去了颜色。但是,其中有一部分却开始泛起绿色荧光。很快,周围的背景变得极淡,几乎看不出细节,屋子和地面变成了黑色线条勾勒而成的几何模型。但是无数划痕却留在虚空之中。

    王崎皱了皱眉:“将所有受害者尸体,包括受伤人族被现的场景摆出来,给予强调。血迹也不要淡化。”

    在近乎纯白的背景之中,四个受伤的人连同一堆动物的尸体躺在原地。

    王崎又打了个响指:“老头,出来帮忙。”

    一个黑袍老者出现在大门面前,问道:“你想做什么?”

    “还原一下那个人冲进这里这里大杀特杀的场面。”

    真阐子盯着王崎的眼睛:“你看了不会开心的。”

    “你照做就是了。”

    真阐子叹了口气,站在大门口,盯着躺在地上的两个伤者的模型。道:“这两个的伤口分别早左臂和前胸。两者的昏迷原因……”

    王崎手指一弹。弹出一道灵光,在真阐子面前形成光幕,上面是文字资料:“执律使当中的仵医做了验伤,结果是剑气侵蚀。”

    “这样啊……修法是酷烈、绝戾的路子。”真阐子感叹一句,然后继续分析,又向前走了两步,抚摸门上的痕迹:“这道剑痕……”

    王崎见状,吩咐道“贾维斯。延展那道痕迹的截面。”

    剑痕的截面扩张,与地面形成了一个夹角。真阐子模仿了一个挥剑的动作,然后问道:“能够让我再看一看那道剑痕吗?”

    “还原,再将痕迹放大。”

    贾维斯的处理度很快。不一会,墙上的剑痕就被放大了十倍,以三维立体图像的形式呈现在真阐子面前。

    真阐子还不习惯用手指挥幻境,就像不会用智能机的地球老人一样摸索了半天。然后,他做出判断:“这个凶手是在这儿挥剑……”他站在一个地方,用左手模仿动作:“用左手挥了这么一剑。两个守卫,伤在胳膊上的那个正好位于另一人的右侧。因该是与他说话在。而另外这人一只手已经掐好灵诀,应该是戒备。还有例行的检查。但是两人依旧被一剑拿下……要么是这个凶手剑太快,快到灵诀还不及成型,要么是凶手太强,强到这层防御性灵诀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王崎命令道:“贾维斯,还原真阐子脚下的那一块地面,显示脚印。”

    地面被还原,然后上面乱糟糟的叠了七八个脚印。

    “去掉开灵师和执律使的。”

    脚印只剩下三个。

    冼
星空下的舰娘sodu
田维蹲下查看,惊到:“这是一个人的。”

    “根据脚印长度可以推测凶手大概的身高。”辰风也目测着:“身高大约五尺一寸,上下误差不过一寸半,肩宽……步幅……手臂长度……”

    “贾维斯,创建人物模型。”随着王崎的吩咐,一个纯黑的立体人形出现在真阐子刚刚战力的地方,身体数据与辰风估算的相若,左手还拿着一柄剑。

    “根据档案,两个护卫都是加权八左右的筑基初期。如果是古法修,那就相当于金丹期……”真阐子走在那个模型前面,估算古法金丹期的能力,以指代剑做着演示。那个模型就在后面还原。

    走入开灵村的大门之后是一个树,树上住着六只鸟妖。妖兽在休息时必须回到自己的窝。但是这一天晚上,一只小花猫溜了出来,趴在这个树上。

    然后,这就是第一个受害者。

    一道剑气削断脊椎,花猫出惨叫。树上筑巢了六只鸟儿纷纷探出头。其中有一只的脑袋被直接点射射碎。剩下五只纷纷飞出来,被一一用剑气击落。除了一个受不得剑气侵蚀,身体脆弱当场摔死之外,剩下的五只都挣扎了一会儿。

    大树前面是一个分叉的路口,后面则是沙坑,沙坑里有两只小6龟,都被一剑点爆龟壳……

    终于,异样的动静惊醒了尤孟然。他冲出屋子,却被一道剑气射穿肺腑……

    一道硕大的半月形剑气掀翻妖兽小舍的屋顶,所有妖兽都被惊醒……

    胡步雪这才反应过来,想要出门查看,被隔着门一道剑气扫倒,连对方面都没有见到……

    大杀特杀的时候,尤孟然挣扎着起来想要求援,被补了一剑……

    这里的妖兽不算多,但是这场杀戮却持续了很久。那个杀人魔杀得很细致,将痛苦均匀的分给了每一个个体。

    王崎眼睑低垂,一言不。

    真阐子在推演当中杀完最后一个妖族之后,说道:“大概就是这样了。”

    杀手最后站立的地方是胡步雪的小屋和妖舍之间。

    “接下来……这个人打破了开灵村上方的灵禁,走了。”冼田维吞了口口水。仅仅一次搜查,王崎就掌握了对方的全部数据,甚至还有通过脚印测算出水房的体重,根据挥剑之间的种种小动作估计其身形。

    这已经隐隐过执律使们两三年的成果了!

    他看了一眼真阐子,问道:“这位前辈您哪儿的人哪?在哪儿研究仵医学的?”

    真阐子笑道:“生活在一个很有可能被人杀的时代,与别人隔三差五就来战上一场,然后这么过了几千年,嘿嘿,任何人都能当一个不错的仵作。”

    王崎命令道:“贾维斯,那个人体模型的动作以动画的形式重放。将我的思维分出一个线程,研究这个人使剑的动作。”

    冼田维在这个虚拟现场走了几圈,摸摸最深的剑痕:“看起来这里是取样的重点区域了……”

    真阐子问道:“你们要做什么?”

    冼田维道:“物体上会残留些微灵力,可以用专门的法器测出其法力本征属性。”

    真阐子指着地面上的一个小痕迹:“那么,老夫建议你们用这里的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