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走进修仙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弱自我判定机制

第二百二十二章 弱自我判定机制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

    接下来的工作,在王崎看来颇像是远程装机。,

    一道灵光将书房之中联网的大型算器和两剑仙器连接起来。商南成和吴承道面前各自出现一道光幕。两人手指快跃动,带出无数残影,一道道灵犀集数据包被导入,按照特定顺序插入那个残缺的一是算法,开始了安装。

    在敲定了基础的方案之后,这一步来的特别迅。进行操作的两个人都是神州青秀,同辈翘楚,很快就完成了第一步的安装。只见二人面前又弹出了一个光幕,光幕上面诸般颜色随机变幻,却没有任何图标或视窗,也没有任何操作系统。这正是两件仙器的操作界面虽然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

    两个技术人员的手终于慢了下来。这处理伪后天意志可和单纯的装机不一样。由于伪后天意志的存在,所以这个算器等于是已经存在了一个bug巨多的三流系统,而且这个操作系统做的巨复杂,全程混沌算法的,更没有一点配套的应用。

    而且最可怕的是,这个系统,你还没法弄出代码来,想当码农都不得其门。这就是数学逻辑不达,所以导致作为其工程应用的编程语言不够达。

    面对可以组成一个意识的o和1,就算是元神宗师也得疯。

    想要继续开这个系统,就必须使用一些特别的手段了。

    “疯子,准备好同调仪,进行下一步了。”

    辰风应了一声,从书房中取出一个玉坠挂到王崎头上,玉坠正好贴合着着眉心祖窍。随后,玉坠放出一道湛蓝亮光,笼罩在算器之上。王崎再次觉得有什么接入了自己的意志。不过不同于上一次,这一次意识之内传出的“异物感”变得更加清晰。这种异物感并非不适。这么形容吧,之前的意识接入他的意识中时,他感觉自己手中被塞入了一团与他体温相同的水。感觉是感觉得到,但无法捉摸,甚至不清楚那一团水的具体位置。但这次,他明明白白的感知到了。那“水”结成了“冰”,能够被把握的“冰”!

    而他们接下来的工作,就是将这“冰”铸成可堪大用的“冰剑”,一柄和他心意相通、血脉相连的“绝世好剑”!

    “先是测试有哪些机能。”商南成先是取出一副图画。不是什么名画,而是一团随机生成的不规则几何图形:“看着这里。不要思考这个像什么,不要试图描述,记住这个形状就好。”

    说话间,他手上的图形变化三次。吴承道和辰风则是一直观察那个人工意志的操作界面。见上面有突然的、不寻常的反应,就立刻标注出来,并说道:“视觉机能存在,处理图像机能未知。”

    商南成点点头,接着对王崎说道:“抬手,伸手,周期性挥舞……疯子。吴师弟,观察到周期性变化了吗?”

    “受试者重复动作三次之后,出现周期性反应。”

    商南成接着对王崎出指令:“在半空中比划比划一个等腰直角三角形、比划一个直角梯形、比划一个勾三股四弦五直角三角形,比划一个矩形……疯子,对比前两次反
霸皇纪笔趣阁
应。”

    “和单纯的运动不完全重复,存在图形处理的机能……”

    然后,商南成有在面前制造一排不同颜色的图标:“来,指出红色的,指出绿色的、指出蓝色的……”

    王崎觉得自己好像是被训的婴儿。他隐约想起。自己给那些妖族小鬼上课的时候也玩过这一套。不过,调教一个人工智能的过程。某种意义上和教小孩也是一个性质的了。

    接下来,王崎又花了好几个小时测试。中包括了踢腿、走动;心中估算一分钟的时长;戴上刻着符篆的耳机,听几段不同的音乐;口服酸甜苦辣等多种调味料品尝味道全部由陈由嘉提供,都是爽到爆的那一类;用银针和羽毛王崎多次死谏才让薄筱雅收起了使用皮鞭的想法;将手伸入热水和冰水幸好辰风是个厚道人。没用沸水和液氮……

    经过一番折腾之后,吴承道看着手里的数据,神色平静如水:“视觉处理,图形判定,色觉判定,空间感知都在。味觉判定缺失,嗅觉判定缺失,触觉微弱……时感,存在,但是并不同步……存在计算能力,计算力的上限未知……然后,情绪缺失……语言机能存在……”

    王崎问道:“这个,怎么样?”

    吴承道表情没什么异样,但也说不上正常:“这非常适合战斗用吧,也可以进行研究,但是只能够起辅助作用,比如设计普通实验,或者辅助计算,当做助手很合适,无法理解一些心理的问题……”说道这儿,吴承道面色古怪起来:“我可真没看出来啊师兄,你骨子里居然是这种嗜战的研究狂人,颇有不容道人的风范嘛。”

    薄筱雅在一边大点其头,以脑残粉的姿态赞扬道:“师兄很厉害的!我们同期的里面啊……”

    王崎哭笑不得:“我当时获得这个的时候正是生死一线,不筑基就有可能挂掉的情况啊!”

    “行了,现在做最后一项测试,疯子你继续盯着吴师弟你先看看数据,然后我们商量商量怎么插入灵犀。”商南成整理完数据之后,问王崎:“王崎,思考一下关于我的问题。何为我?我为谁?我非我?我他之别?随便想”

    “我是谁?我从何而来?我去往何处?”王崎果断选择了自己最最熟悉的几个问题。过了一会,辰风道:“没有任何反应,绝对不知他我之别,无法进行自我认定。”

    “明白了,编写一个弱自我判定机制,让他能够区分出自己这个个体。”商南成点点头,对王崎道:“王师弟,你要不要给那个后天意志去个名字?”

    王崎取下头上的玉坠,沉吟道:“名字……”

    “弱自我判定机制仅仅能够让它知道自己是一个个体,却不会以自己的续存为行为动机,但是这样它多半是不知道我这个词汇的意思的,如果接受的指令里出现我这个单词就会出现疑惑,必须专门给它一个专有词定义自身。”

    辰风突然叫住商南成:“师兄,不如就叫王崎吧?作为区别,加上二号这个后缀。”

    尼玛这个家伙取的名字一定不能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