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走进修仙 > 第二百一十七章 一月禁法

第二百一十七章 一月禁法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

    灵犀瓶是今法最常用的法器之一。,它在容量和稳定性上完爆玉简,而且体积够小,方便携带,最重要的是造价低廉,一石灵气就可以买一打。

    辰风甩出来的这个是仙盟分坛免费赠所的法器,每次兑换法门都可以免费拿一个。但是,里面的灵犀却使得它有着特殊的价值。

    一万功值,或者缥缈无定云剑第一层剑诀。

    陈由嘉大抵是故意的,没有给王崎松绑。王崎只得挪动手肘,握住灵犀瓶:“你认真的?”

    项琪作为焚金谷真传,累死累活在外面历练的好几年也才攒下千多功值用作修行。苏君宇据说在仙院就科学计算如何刷功值,都搞出一套攻略来了,毕业之前就攒了几百,然后在万法门一路顺风顺水,论文不少,支持不少,现在的积蓄也不会超过两千。

    只有王崎这种背后有整整一个世界的学术底子、面前有一个大学派支持的土豪,才能在口袋里攒上两千多。

    辰风私人自然是没有八千那么多的功值的。所以很明显,他肯定是挪用了自己的实验经费。

    挪用经费,这也不是太大的事,毕竟经费进了实证部,实证部想要怎么用属于自己的自由。辰风报上去说买断一个有潜力的研究员也挑不出错。而且据王崎所知,辰风最近一期的实证经费就是万把功值,狠狠心,有他和陈由嘉这种精通算学的人在这,把账面做得花哨一些好看一些,十有能够糊弄过去。

    但是。科研工作是非常现实的。一分钱一分货。你拿次一等的实验糊弄它,它就敢拿次一等的结果糊弄你。

    今法仙道科学家当家,申请经费非常容易。但是呢,经费都是分期拨划的,你要是证明不了自己,连阶段性成果都没有,申请下一期的经费就非常困难了。

    而绝大多数时候,偏向实验的科学研究都是线性的。连续的。一步差,步步差。

    王崎又看了看辰风扔出的那张草稿纸。将辰风一期的损失、潜在损失量化,然后根据他现在的月俸、未来的涨幅、晋升金丹后的加薪进行计算。白干二十年工还是颇为厚道的结论。

    王崎又问了一遍:“你认真的?”

    辰风没好气的道:“我其实后悔得要死啊——后悔和你这种把自己往死里玩的疯子签了合同。还有,我当初为啥要在合同里加一条说你以后修行若是出急事我给你兜着呢?想不明白啊。”

    筑基,筑就法基,亦是将自己的王牌固化在肉身之上的过程。就像婴幼儿时期大脑形成脑回路一样,筑基期学会了什么法门,对法基都是有影响的。一般来说,就是越早学会高级法门越好。王崎在筑基初期学会缥缈无定云剑,绝对是前人未有之功绩。

    “不过功法一经兑换。就是不得退换的。”王崎终于给自己解开了。他握着灵犀瓶,郑重道:“兄弟。你不会后悔的。”

    万仙幻境之内,王崎很“幸运”的见到冯落衣。

    冯落衣一见到面前的王崎,就皱眉道
疯骑士的宇宙时代最新章节
:“你怎么搞成了这个样子?”

    王崎那一剑是照着他要害打去的。这就是缥缈无定云剑的可怕之处了,不管施展之人知不知道对方要害所在,都必然会击中观察者的命门死穴,而且敌人做出观察,决定阻挡的瞬间,剑气就已经注定击中那个关键位置。幸好王崎这一剑没有用出十成法力,不然他自己的整个法基都会被自己一剑削去。饶是如此,他也被动摇法基,顺便被牵动魂魄。

    王崎心知冯落衣能够透过算器知道自己情况,并不惊异。他伏下身子,姿态放得很低:“老师救我!”

    冯落衣真的惊了。他可没见过这位弟子如此作态:“到底怎么回事?”

    王崎将经历一五一十的说了,不过剑道公式的来历还是他说给辰风、陈由嘉听的那一版,强记下的几个公式,冯落衣听完之后,一脸牙疼的表情:“我说你这孩子……说你什么好呢?”

    “对不起我不谨慎给大家添麻烦了。”王崎脑袋放得更低,就差五体投地了。

    冯落衣摇头:“我还没想到那一层,我是想说,我究竟是该觉得你聪明呢,还是觉得你蠢?”

    能够根据一个残缺的剑道公式领悟出缥缈无定云剑,自然只能用天分超群来形容。可是练剑练到差点杀了自己……这已经不是一般的蠢了。

    王崎低头:“总之,冯老师我现在急需一大笔功值救济。我在歌庭派还寄存着一大笔……”

    “就是为了防止你搞这种事!”冯落衣脸上不快:“行了,我在这一两个月里分几批将功值打进你账里,别为了功值和道路的事坏了朋友之间的情分。”

    王崎拜谢,正想走,冯落衣却以网管的权限锁定了这个聊天室。王崎发现自己无法登出之后,愣住了:“这虽然是聊天,但可不是闹着玩的?”

    “确实不是跟你闹着玩。”冯落衣道:“强记其他门派剑道公式,,需要罚以一定功值,念在你当时还未入仙道,古法习性未改,故从轻发落,功值会从你寄存在歌庭派的那一份里接着扣。”

    王崎表情僵硬,心中却几乎在欢呼了。没人知道他截胡的是不准道人全部的手稿,这下子他就把那份手稿的内容全部洗白了,以后可以正大光明了使用了!

    至于功值……他现在的功值扣光也没关系,总不能比一套飘渺绝学还贵。

    王崎唱了个诺,道:“我知道了,老师,现在我可以回去了吧?”

    “另外,你未经授权,偷学他人秘法,应当还有其他惩罚。而且你这般不自爱,亦虚面壁去!我罚你从今日起一个月不准动法,法力全部封印,法基锁死,只留那命炎神通修补损伤!”

    冯落衣一挥袖袍,王崎立即跌出万仙幻境。他意识刚刚回归肉身,就感觉到有几股法力在往自己身体里钻,禁锢住自己的法力。王崎感到一身虚弱,试了试,发现自己果然连半分法力都没办法运转了。

    “我去,这下子真的清闲了……”王崎一张脸苦着,老老实实的用双脚走回实证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