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走进修仙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无定云剑

第二百一十五章 无定云剑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

    王崎一只手按在求道玉上,一篇篇论文在他眼前闪过。…。…那是缥缈宫从创立之初到现在的所有论文,另外还有一部分来自尔蔚庄论剑之中、缥缈一派的对手以太一天尊为的反飘渺派。无数个或有局限性、或过于复杂、或有纰漏的模型在他脑中闪现,又有数个与之对应的法术在他脑海之中被拆解,分析。

    这些价值数百功值的论文和法术都是王崎今日兑换的。

    他现在在数理这个世界地方缥缈之道、量子力学的展道路,并寻找量子力学法术与理论的对应关系,意图找到将理论转化为技术的捷径。

    能够落之于课本的理论,都是经典而又经过时间验证的。对被淘汰掉的理论,王崎并不熟悉,这轮复习除了揣摩法门之外,也是巩固基础。另外,这个世界的物理规律和原本的世界并不相同,对这里没有更深的理解,怕是不能将原世界的理论变成今生的力量。

    铸成法基之后,法基与体细胞嵌合成一体,身体对法力的容纳性上升了一个量级,法力对身体的裨益也开始显现,脑细胞开始二次育,虽然没有新的神经元大量生成,但是原有的神经元开始生出新的轴突和树突,构建全新的脑回路。与此同时,魂魄终于摆脱了“会思考的阑尾”的尴尬地位,开始真正参与人的思考过程。

    这最直接的成果就是王崎的学习能力、思考度再升一级。

    无数的公式在他脑海里运转、变形,无数模型出现而又隐去。而这一切,都是围绕着一条剑道公式,几个数学模型在进行。

    缥缈无定云剑,取自不准道人手稿的某一页。

    这是王崎初闻今法的那一天,远远见到的强大剑诀。后来他才知道,这是今法仙道评价最高的剑术,是隐隐压住命之炎一头的,加权十的绝世法门。

    早在练气期,王崎就不止一次的演算过这本剑术。却不得其门。而这一次,许多关隘不复存在,许多要窍一点就通!

    末了,王崎收起算器。睁开眼皮,眸子璀如明星。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这一门剑术……不对,这一门剑法的关键不在于剑术如何剑势如何,而在于剑气。”王崎推开房门。此刻夜已经深了。星光灿烂,星斗满天。除了隔壁陈由嘉房里还有一点灯光之外,整个神京一片宁静。

    王崎快步走到院子里,自言自语:“缥缈无定云剑的秘密就在于那个弥漫的云状剑气。那不是法力化为云状,而是打破微观和宏观的界限,使出概率云化剑气!”

    概率云,亚原子粒子的存在形式。亚原子粒子都显示波粒二象性,在物理理论中,它们既非粒子也非波,希尔伯特空间中的状态向量才能描写它们。而直观看来。这些亚原子粒子是按照一定概率分布在一定区域而被现。这个概率如同云一样弥漫在一定区域之内,故而被称作“概率云”。

    当然,一般来说只有微观粒子才会显示出这种既非粒子也非波的诡异特性。在微观过度到宏观的过程当中,物质波的波动减弱,不再为人所知,粒子性变得更加明显。

    王崎在手中凝聚出一道物质波,喃喃道:“其实我早就掌握了打破微观和宏观界限的功法了啊……”

    大象相波功,本质上是驱使物质波,是在宏
末世之我的世界小说5200
观条件下强行加强物质的波动,使宏观物体的粒子性减弱。波性显现。王崎在统一试炼中当做杀手锏的相波刃,就是一般的气刃,但是大象相波功却使它呈现出波性,造成无物不割的效果。

    “很像。大象相波功是德布罗意描述粒子的概率波,缥缈无定云剑是哥本哈根学派描述粒子的概率云……”

    王崎魔怔一般繁复推演。渐渐的,他心境变得古井不波,整个世界都在缓缓远去。

    只剩下一个剑道公式。

    法力本征式不断的改变,王崎自身气意都在变得空灵,飘渺。

    然后。王崎出剑。

    这一剑平平无奇的斩出,依足了基础剑法。这门仙院之中传授的剑法起手式涵盖了神州一切剑术,王崎这一斩更是带出无数变化。

    然后,有剑气。

    剑气特别大,足有五六米。

    是的,五六米。缥缈无定云剑的剑气并不是凝结成刃飚射而出,而是化作流云崩散,覆压六面,弥漫十方。如同蓝色的水流覆于地,毫无杀机。

    只因这剑气的概率的,其真正路径还没有确定。但仔细看,剑气覆盖的区域正好是王崎那一斩的所有变化。

    剑气弥漫的区域就是轨迹的一切可能性。只要观察者出现,这美丽奇景就会化为实实在在的犀利杀法。

    而王崎的意识显然不在这里。他仅仅是推算出了一剑,然后根据这计算结果挥出一剑。他只感觉到自己的法力流转到剑上,然后减少了一部分,却忘了感知这个结果。他知道了,这个根据哥本哈根学派观察者效应得出的公式可以用。所以,他开始思考更深一层的问题。

    “观察者效应就是最正确的解吗?”

    微观粒子为何呈现出诡谲的概率性?宏观物体又为何是确定的?

    这个世界,真的是概率的吗?

    地球上,这个问题的解存在许多种。有些是神州尚未触及的,有些则是神州已经知晓的。即使是在王崎穿越之前,科学家也未曾找出一个答案。甚至,连世界的本质是否是概率的也不知道。

    非局域隐变量理论依旧指向量子力学存在一个自洽的决定论结果,而另外还有一些理论认为,概率性只是亚原子尺度上、庞大的物质呈现出的伪随机。在最基础的普朗克尺度上,决定论依旧存在。

    没有经过试验验证,不能得知在这个世界,贝尔不等式会得出什么结果,而且贝尔不等式带来的结论也明显不是终极答案。

    王崎突然感到一丝烦躁。平静的心湖出现一丝荡漾。他退出了思考,睁眼查看自己的成果。

    在他睁眼的刹那,缥缈无定云剑的剑气有了反应。很不幸的是,这个剑法的攻击机制是由观察者决定的,而这个“观察者”只是个半吊子的剑手。

    映入王崎视野的,只有剑光一道。

    “敌袭?”王崎已经,欲要抵抗。可剑光转折,轻轻松松绕过王崎的防线。

    这就是概率,在被观察的时候才决定路径,而决定路径之前,剑气就已经存在于目标那里了。

    剑光洞穿了王崎的心脏,震荡着王崎的整个身躯。王崎眼前一黑,意识渐渐远离。

    一道小小的白炎出现在王崎胸口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