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走进修仙 > 8第二百零八章 神道研究许可

8第二百零八章 神道研究许可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

    忏其前愆。,从前所有恶业、愚迷、骄诳、嫉妒等罪,悉皆尽忏,永不复起。

    悔其后过。今后所有恶业、愚迷、骄诳、嫉妒等罪,悉皆永断,更不复作。

    辰风的两道目光如同两把重锤,不分先后地砸入王崎脑海。

    人生不如意者十之,没有谁的生涯一片无悔。而这种种不如意中,又有多少是因为自己的选择而造成?

    若觉得自己的选择早就了不必要的苦难,则会背负枷锁。

    此为“悔意”。

    少时种种,纠结于前世,未能第一时间做好“王崎”这个身份。当他意识到今生已是新生时,祖父已然垂垂老矣,作为转机的仙道又出现得太晚太迟……

    子欲养而亲不待,正是王崎今生第一憾事。这一招“悔”字流幻术,对王崎的威力比对别人要大许多!

    王崎闷哼一声,心灵在一瞬间接受了千百次鞭挞,而起鞭挞的却是他心灵自身。他瞬间失去战意,跌落尘埃。然而这一剑却脱手而出,没有收到丝毫干扰。

    我的剑势剑意是“成立”,是客观真实的数学规律!既然是规律,又岂会因为一点阻力而无法运转?

    剑光趋势不减,继续扑向辰风额头。辰风两眼放入白炽亮光。强大的魂魄场勾连天地灵气,直接形成护盾。剑光受此阻力,在辰风额头轻轻擦了一下。但是,坤山剑食粮极大,就是轻轻一擦,效果也如同钝器直击。辰风眉心的神道符召崩溃,身受反噬,立刻吐出一口血来。

    王崎嘶吼,召回长剑,重新扑向辰风。人生不如意者十之,但就是这十之,亦是成就今日之我的力量。我的力量又岂能让我止步?

    他这次长剑所指。竟是辰风胸口!

    眼看辰风就要被王崎长剑重创,另一道剑光不知从何处萌,不知其所来。它轻轻柔柔,如同绕指柔丝缠在王崎剑上。如同刚体的剑光被迫改变轨迹。带得王崎往后退两步。一个身穿白色衣裙的娇小女孩挡在辰风面前。

    “我……我靠!”王崎忍不住骂出来了。陈由嘉身上隐隐有气息与辰风相连,这分明就是神灵和巫祝的关系!

    有神灵,有巫祝,构建一个邪教需要的基本要素都齐全了!

    王崎心往下沉,心知这下没法善了了。更重要的是。他打陈由嘉一个人都未必稳胜,更何况是陈由嘉、辰风两人!但是,他只是轻轻一跃,对着陈由嘉动了最猛烈的攻势。剑光划破长空,冥冥渺渺,完全不符合三维的轨迹,不符合常人的直观印象,这般扭曲的剑光一般人见了就会头晕,有谈何破解?

    但是,王崎的每一剑都被陈由嘉接下。二人的剑光永远是精准的相切。在一轮攻势之后。王崎气势稍矬,陈由嘉立即动了强大反攻!

    那是不可名状的剑术,每一剑都无疑可循,似乎完全脱了三维的限制。诡秘的剑光包围了王崎。王崎勉力布下剑网,但无往不利的剑网却次被戳了个千疮百孔。

    这道剑网再如何完备,也只是三维的层次。在还没有被推演到更高级别的时候,无法抗衡高相之剑。

    “这个幼女未免强过头了……”王崎咬牙坚持
超级博弈系统吧
。他早就知道全力出手的陈由嘉很强,但却没想到她强到了这个地步。

    拓扑是连宗的自留地。身为连宗弟子的陈由嘉比王崎更容易理解高维拓扑。而筑基快满一年的她也比王崎更熟悉筑基期的那一套!

    剑与剑在空间的缝隙里,在引力的褶皱里进行着常人无法知觉的碰撞。须臾之间,百招已过。陈由嘉凭着强大的计算能力压倒王崎。

    就在这时。二人听见一声响指声,就见自己二人分开,手中长剑在隔空比划。能够不知不觉间造成这种效果的就只有辰风的幻术了。王崎警惕的看向陈由嘉身后,辰风已经捂着额头站了起来。一条鲜血染红了他半个脸庞。在他青色的袍子上晕开一道难看的花纹。命之炎自动燃起,修补辰风所受的创伤。

    “够了……”辰风按住陈由嘉,然后一脸不爽的看着王崎:“兄弟,你这……”

    “卧槽,卧槽,卧槽。我才需要一个解释好吗!”王崎激动的说道:“我在外面刚刚砍了一个很强的神道巫祝,然后回来就要面对一个神道神灵一个巫祝。这是现世报来得快还是怎么样?你们一个神灵一个巫祝,说得清楚吗?”

    “我说……”

    “你这一身明显的神道气息,说得清楚吗?”

    辰风点头:“说得清楚啊,喏,神道研究许可。”

    辰风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块玉坠,正是神道研究许可证明。

    学识本无对错。甚至有的时候,了解一些对手的知识才能更好的击败对手。就像王崎前世的某个宣扬无神论的国度依旧在研究宗教学神话学一样。不过不同的是,在地球研究宗教学走火入魔,多半就是造就一批键盘斗士,顶了天也就一传销组织领。但是在神州,研究神道做火入魔是要命的事情。

    所以,仙盟只允许极少数人研究神道。为了甄别哪些人是真神棍哪些人是研究者,仙盟特别颁了一批玉坠作为证明。玉坠内里有仙盟的印记,无法伪造。

    王崎接过玉坠一看,确认真假之后扔还给辰风。他几乎吓瘫在地上。继而又跳起来指着辰风的脑门骂道:“你你你,东家我说你什么好啊!既然研究神道那就好好的把这个玉坠戴上啊……”

    辰风无奈:“这是个头饰,不适合我的气质啊。而且大阵开着,没外人……”

    “我去,你肯定是那种头可断血可流型不可乱的人对吧!”王崎嚷道:“还有啊,你研究就研究吧,自己练上了是怎么回事?你知不知道这身神道气息出去就是过街老鼠啊!还把好友坑成自己的巫祝这是人干的事吗?”

    “哦哦,这个倒是托你的福。”辰风伸手摸向腰间。王崎这才注意到,辰风正在使用的腰带扣好像是自己山寨出来的。辰风拔下腰带扣上的灵犀瓶,身上的神道气息立刻消失不见。

    辰风问道:“现在呢?”

    王崎坐倒在地:“我去……吓死我了……”

    “等会,你给我等会!”辰风拉起王崎,问道:“我这边也有一些问题想让你解释一下啊!你这几天上哪去了?还有你居然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筑基了?生什么事了?”

    王崎笑道:“那就是一个很复杂的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