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走进修仙 > 第二百零三章 生擒金丹

第二百零三章 生擒金丹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

    最后压倒邪魔军队的一场雨,其实还是稀释帝流浆。,用天歌行集结水汽产生雨云,再将帝流浆掺进去。这种稀释的帝流浆对于未开灵的妖兽来说仍是无价之宝,可以大大加快妖化的进程。

    能加快妖化进程,自然也可以给自家的草木妖兵增加一点力量。

    再次强调,世界上只有王崎这种暴户会这么用妖族圣药。

    “现在还有三个敌人,然后有一个半残废的,一个法力枯竭五劳七伤的……灵气环境这么恶劣,他们应该不敢吸收炼化。”王崎判断道:“所以剩下战斗力,就是这个神道巫祝了。”

    天地间长存的气脉和王崎体内法基接驳,将天外灵气补入他的体内,身体内部的负熵力不断中和高熵的毒。经过筑基之后,他与天地呼吸的联系更加紧密,外在的环境已经很难影响他汲取灵气转化法力了。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三个狼狈的金丹修士,轻轻摇动手上的那一串铃铛。

    “叮叮”,清脆的响声如同摄魂的魔音,一下子就将三个金丹的注意力集中起来了。

    “哟,三位过得可好?”王崎表面上大大咧咧的打了个招呼,但是手却按在剑柄上,心里也在计算周围空间,对方一有异动就可以一步跨越至安全地带。

    没有凛冽妖威,也没有那执拗癫狂的气质。但是他的出现却让三个金丹修士都迷惘了。

    这个外道筑基……这张脸……

    王崎降落在满地被捆成粽子的扭曲怪物中间。以他为核心,许多怪物身上都燃起了淡薄白炎。仿佛他就是将这些扭曲邪物净化,使之尘归尘,土归土的灰烬使者。他向三个古法金丹的方向走了一步,包括李祭酒在内的三人就忍不住退了一步。

    翟敌峰连续后退几步,问道:“足下究竟是谁?”

    “一个路过的今法修。”王崎表情真诚:“不慎被几个古法修攻击,然后不得不奋起反抗。”

    路过……不得不……奋起反抗……

    事情的真相让翟敌峰很想吐血。但是他还是问道:“既然是一个误会,那么……不知足下真身相见,有何见教?”

    由于此时此刻有伤在身,翟敌峰已经绝了争斗的心思。在他看来。王崎有实力直接杀死他们,现在愿意显身,就说明他们之间还有得谈。

    王崎颇客气:“这个,其实呢。我就是想要活捉一个人,真的,活捉……”他一指李祭酒:“就他。”

    李祭酒大声嘲笑:“啊啊,是这个主意啊……你个谬种,居然违抗天意!居然还将主意打到上神信众身上!”他声音尖锐。几乎从周围的树木上震落几片树叶。

    但是,他仍未敢在第一时间动手。

    翟敌峰心脏剧烈跳动起来。这个今法修看起来真的只是意外路过。李祭酒伤过他,所以他对这个神棍穷追不舍。但是,我们和他没有太大仇怨啊,他……

    王崎踏出一步,步子不重,却带得他身体如随风柳絮般自然向前飘去。除了单手按在剑柄之上,他没有做半点防备,仿佛一切尽在掌握。

    攻心是一种低劣或者说“低效”的手段。思维影响魂魄,魂魄影响法力。一个人若是内心动摇,确实会出现法力运转不畅的情况。但是与其挖空心思装逼布局摆姿势,多流出一点计算力施展法术岂不是更好?

    另外,且不说辰风这种能够通过法术掌控自身情绪的家伙,所有今法修法都做过防走火入魔处理,心绪骤变引的魂魄异动干扰到法力运转。所以“气势交锋”也渐渐被废止,被迫退出历史舞台。

    但是,对面的三人是古法修,而且被挫败了斗志!尤其是这个李祭酒,他是神道巫祝。一身修为皆来自于
网游龙之大陆笔趣阁
神灵。只要他的虔信稍微动摇,神力就会运转不能!

    翟敌峰和林宗第咽下一口唾沫,内心天人交战。这个小子只不过是这几日探入筑基,战力上刚刚能够比拟正法金丹罢了。李祭酒背后神灵强大。战力在金丹期里算是上游。别看他现在气息微弱,但神道巫祝只要有神灵背后加护,创造奇迹也只是等闲!只要和他合理,有机会反拿下这个外道的小子!

    可是……得罪了人的只有李祭酒一人,只要让他杀了李祭酒,我们的事情好商量啊。只要不死。一切都好。虽然这样会恶了洪元教,但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但是,那小子又没有许给我们什么……是不是将他擒下比较好?

    擒下他……作为人质……不……他太强……

    诸般念头在两个金丹修士心中交替而出。若是在平时,他们自可以用暴力斩去杂念。但是,无论是王崎假扮守护者散步凛凛妖威的癫狂,还是行布灵雨的从容、挥动大军的气魄,都牢牢印在他们心里,让他们不敢动手!

    李祭酒被逼入绝境,打落自己的帽兜,露出面部。这是翟敌峰和林宗第第一次看到他的脸。这张脸本来很像个老农的,脑袋也微微有些谢顶。但是,他脸上一层摞一层的肉瘤却将这种朴实的气质破坏殆尽。他挤着眼睛,冲王崎笑道:“嘿嘿嘿……哈哈哈哈!你个蠢货啊!”

    纯透黑色的烈焰从他体内冒出,覆盖在皮肤上。他合身扑向王崎,狂叫:“有上神庇佑的我啊!只要几个呼吸就能回到巅峰状态啊!只要我诚心敬神,我就是无敌的!”

    这一瞬间,王崎体内的法力居然动摇了。他感觉有什么“东西”穿过重重空间,扰乱天地气脉,加护到李祭酒身上。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净此世!存神国!”那是如同火山爆一般的推进。李祭酒无比认真的喊出这声口号,嘶声力竭。

    他是神道修士,只要神灵垂怜,几个呼吸功夫就能补全大半法力!

    啧啧,幻术不精果然不适合玩这套,不过把那两个坑得不敢出手就够了!

    一道剑光平平滑出,紧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圣炎随着剑势流走,结成的网,对着这个可笑又可怕的敌人出猛烈的咆哮。

    剑网兜住了黑炎,就如同猎网罩住野猪。两股相反力量的碰撞这次没有激起更多意向,而是变成了二人的角力。突然,周边灵气一滞,王崎陡然举步,一步跨出,循着四维的轨迹绕过李祭酒那粗壮的身体。李祭酒仿佛没有看到他,收不住力一般埋头前冲几步,然后猛地栽倒,在地上打了个滚。一道剑痕从他胸口一直劈到小腹,削下了檀中,劈碎了丹田。一颗神丹虽然还在李祭酒体内,但他休想再用这幅肉身做什么了。

    李祭酒心知落败,拼着最后一丝力气指挥神力反扑自身,眼中神采渐渐涣散。可就在这时,王崎扑了过来,圣炎圣光不要钱的注入李祭酒体内。李祭酒体内的神力是一种高熵力,与王崎的圣炎圣光相互抵消,竟没法自尽。李祭酒刚想尖叫一声,王崎反手扣住他的咽喉,圣光就顺着他的脖子流入他头颅,护住他魂魄。

    “我这个人很有信誉的,说活捉,就活捉。”王崎顺手斩下李祭酒的臂膀,然后长剑连刺,用天熵诀将对方穴窍尽数破坏。

    “唔唔……”李祭酒喉咙耸动,想要吐王崎一脸唾沫。但奈何气管都被人制住,喷也喷不出来。

    另外两个古法金丹见状,悄悄头退。李祭酒都被一击制服,更何况区区自己?这个时候,更要明哲保身!翟敌峰小心翼翼的说道:“足下……”

    王崎微笑着点点头:“我说了我只活捉一个……”

    下一秒,他就一步跨出,窜到翟敌峰面前:“就不用留着你们的性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