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走进修仙 > 第二百零一章 一人成军

第二百零一章 一人成军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

    电磁御水听起来就很似乎很奇幻,但实际上是一个相当简单的技能。电子自带电磁相互作用,因此一切带电子分子都是有磁矩的。只不过大多数物体内部的磁矩都是散乱的,被相互抵消掉了。只有极少数物体能够自发生成磁性。

    以一个复杂磁场理顺水分子的磁矩,就可以产生很强的磁化强度。这是王崎在练气期就掌握了的手段。只不过他之前法力不足,不能用这招来防御如此强大的水行法术。

    不同于对方以特种法力强行驾驭水流,王崎的这道法术是让水产生性质变化,然后利用这水自身的性质。改变后的水流不受钱长生法术影响,反而被王崎掌握在手中。这耗去钱长生四分之一法力的一击,其实根本就不能对王崎造成任何伤害。

    至于王崎被挡下的第一剑,那纯粹是个意外。高相之剑的一剑封喉不需要太强法力,王崎根本没料到钱长生的法术会感应到金铁之物接近后自主激发出强磁场,这才被带歪剑路。实际上若是王崎提前在自己的剑上加持天歌行法力场,他第一剑都不会走空。

    火德?氧化反应放热反应就不要说得那么玄乎好么?

    木德?强得过生灵本质的命之炎吗?还是说想靠一堆植物纤维克敌制胜?

    土,..德?嘿你工程学证考了吗?证没考过你有脸用这种招式?

    法术上的绝对克制是最让人憋屈的事情。而很不巧,绝大多数自然现象都是电磁相互作用的宏观表现,所以天歌行在属性上完克所有堆叠、重复、模仿自然现象的法术。

    万法归一。天歌行。

    钱长生这一手五行幻轮的法术平心而论还是很强的。能够对应不同的敌人生出不同的变化。正是“容纳万千”的表现,面对大多数敌人都能从容找出应对之策。

    但是,这只是流于表象的“技巧”。

    钱长生法力强于王崎,但却还没有强到可以扭转“表现”和“本质”之差距的地步。

    还没到一刻钟,王崎就干脆利落的解决了这个古法金丹。

    “连初中都没有毕业就不要炫技嘛,老老实实的以力破巧还麻烦一些。”王崎收起他的铃铛,嘟囔道:“像皇极裂天道那样老老实实的用剑攻击不好吗,非要搞这些弯弯绕绕。”

    王崎和钱长生斗法引发的波动没有引起那三人的注意力。有满满一缸帝流浆可以奢侈。制造妖兵对王崎来说比吹口气还简单。成千上万只蓄气期草木妖扑上去玩圣战,金丹期都得小心翼翼。这种情况下放个大招清场是件很正常的事情。发现其他人都到了,可钱长生还没见到影子之后,剩下的三人都意识到事情不对了。

    翟敌峰面色铁青的从地上挑起一串铃铛,那就是林静的。铃铛在这里,那林静不用说,肯定是死了。闫雄估计也凶多吉少。

    “任务失败。”翟敌峰脸色很难看:“我们走吧。”

    李祭酒尖叫:“你说什么?花了这么多时间,费这么大的功夫,现在说走就走?”

    “情况很明显,我们没法从那个妖族强者手里拿回仙器了。”翟敌峰用剩下的一只手按住额角。表情狰狞:“李祭酒,你以为我不想拿到仙器吗?可是当初六个金丹都奈何不了的对手。我们三个能干什么?我们现在只剩三个了!”

    “那是你们五个太没用了!”李祭酒在对待这些“无信者”的时候显得格外没有耐性。即使这些人是相同立场的盟友。他跳着脚骂道:“我一个人就以干掉你们五个!”

    林宗第反唇相讥:“你以为你的战力能与外道金丹比?”

    外道善战。一个给力的外道金丹斩杀正法元婴都不成问题。林宗第承认里李祭酒很强,但是他不认为自己宗门内的元婴师叔师伯会打不过这个神棍!

    原本就是因为共同利益而勉强凑到一起
逆水行周无弹窗
的团队,在共同利益消失之后自然会分崩离析。

    翟敌峰长叹一声,决定还是劝两人一劝。待会逃命可还得合作才行。

    至于出去之后……嘿,自己和师弟大可往古法修极多的神京一钻。反正他们两个体内都没有元婴,装本地修士没啥问题。到时候这个神道气息浓郁的家伙嘿,外道修士养了一批正法修士彰显自身正统地位,可对神道的打击是不遗余力的。

    可他恶毒念头还没转完,熟悉的窸窸窣窣之声再次包围了几人。林宗第和翟敌峰此时已经是惊弓之鸟,之前根本不加注意的蓄气期妖兽气意此时竟显得如此恐怖!

    铺天盖地的,尽是敌人!

    “叮叮”,三人腰间的铃铛再次响起。这次是没有任何掩饰的挑衅。至于铃铛的原主是谁,傻子都知道。

    “叮叮”。

    铃铛再次响起,这次干脆连位置都暴露了。面对如此露骨的挑衅,翟敌峰想到却不是反击,而是逃跑。他本来想向远离铃铛的方向逃窜,可是很快,他就面色发白的放弃了这个念头。

    这个方向上的妖族气息,何止上万?

    要是王崎知道了他所想,绝对会大声笑出来。这里可是妖族保护区啊,妖物气息能不浓厚吗?这也得益于命之炎和帝流浆缔造出的妖族和天然妖族几乎没有区别,不然这几个修士还不至于风声鹤唳至此。

    “草木皆兵。”李祭酒虽然也很惊诧,但却不愿意在对面这两个“同伴”面前露了怯。他大声问道:“翟先生,这次算是失败了是吧?”

    语气几近嘲讽。

    翟敌峰咬牙切齿:“不错。”

    李祭酒从喉咙里挤出几声笑来:“很好嘛……这样就不用担心什么被发现而缩手缩脚了。”

    他从自己的黑袍子里拽出一个大麻袋。这个袋子显然也是储物法器,但是容积更大。他笑着抖动袋子,从里面抖出堆积如山的尸体。这些尸体有的是人,有的是兽。全部都表情扭曲,轻度腐烂。

    周围妖类的气势浩如烟海,不知有多少敌人潜伏在其中。这些大多都是蓄气妖族,会飞却飞不快。只要能冲出去,一切好说。

    但是如此可怕的数量,却足以让一般的宗师胆寒。

    李祭酒却不这么看。此时的他竟是打算……

    “打出去。”这个胖神棍冷笑:“区区妖孽,未褪蒙昧,也敢阻挡洪元大神的净世使臣吗?”

    被堆到一起的尸体仿佛超过了临界体积,引发链式反应。不详的红黑色污秽力量同尸身之中透出。这不是灵气,更不是法力。它很像是“死”的概念,却比“死”更进一步,在已死的死人身上留下更深的印记。

    这是,宇宙本身滑向毁灭时的!

    于宇宙,小小痛呼。于凡人,便是篡改世界的力量。

    王崎看到不远处升起的触手,“咦”了一声:“居然想着以群攻对群攻,以召唤流对召唤流?”

    呵呵,比召唤?我大德鲁伊又怕过谁!

    王崎手轻轻一挥,无数成了精的草木汇成几道绿色长龙,重重围住了几个金丹修士。

    而与此同时,李祭酒身边也站满了扭曲的异形怪物。他们身体依稀能看出原来的种属,但大自然绝对进化不出如此扭曲的怪物!

    “净此世!存神国!”李祭酒高声叫喊,手掌一挥,身边尸体改造而成的怪物倾巢而出!

    不远处,王崎将铃铛扔了,严肃的一摆手:“诸君,我喜欢战争!”

    回答他的,是碧绿的波涛。

    这就是,生与死,两股极端力量的战争!一个人和另一个人的战争!

    ps:这几日状态不好,写出来的节奏惨不忍睹,还请大家多多海涵qaq

    另外,又是新的一周,还请大家多多推荐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