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走进修仙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流氓明星

第一百九十六章 流氓明星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

    缕缕如烟般的黑色法力从铠甲之中涌出,缠绕在“老妖魔”的铠甲之上,完全掩盖住铠甲本身的金色光泽。一众古法金丹骇然现,这力量无物不污无物不灭,竟与李祭酒的净世神力神似!这下他们谁也不敢硬接铠甲的攻击。这个伪人格使用的武道却是百万年前的妖族文明在以万年为单位的厮杀中积累的,光论肉搏这一项,王崎都不及这个伪人格。

    在武技、天熵诀高熵力和妖族战铠的共同作用下,这个家伙居然渐渐扳回局面!

    一道赤红剑芒如同真龙一般呼啸而至。翟敌峰终于稳定了伤势,用仅剩的一只手掐诀使出了烈血龙杀剑。腰间佩剑被他毫不珍惜的使用,还未击中目标就已经遍布裂痕。王崎躲闪不及,被粗大的剑气正正击中。被黑气一激,剑气变得混乱不开,连带佩剑本身在半空中炸开。王崎被冲击波推到洞穴出口处,气得大吼:“你们这些乌合之众,休想碰到我!”

    翟敌峰喝到:“小心!又要使用高了!”趁着对方还没攻过来的时候,几个金丹期强者重整阵势。这个大妖的狂傲已经随着战斗的过程深深烙入他们内心。

    这般大妖,说杀人就杀人,绝不含糊的!

    孰料,那妖物突然收了黑气,转身就跑进树林,消失不见。几个金丹修士愣了一会儿,以为对方打算换个场地打,没敢贸然跟过去。可没过一会儿,连妖威都消失不见。

    一群金丹面面相觑。一人问道:“这是在守株待兔。等我们出去就做雷霆一击?”

    “若是我们不出去呢?就一直等着?”

    “他夺了那个外道修士的肉身。或许知道些什么?”

    “可是……我们完全可以修整好再出去吧?那样子战况对他更加不利……”

    众人由最开始的传音入密讨论。变成了窃窃私语,声音越来越大,临战的气势却是越来越淡。

    李祭酒冷笑:“他逃了,一群白痴。”

    志诚信仰,至诚之道,使他可以不受妖威影响。

    没人相信刚才那么可怕的家伙居然说怂就怂,而且逃跑之前妖威依旧锐利如刀!

    就连逃跑就逃跑得这么嚣张,真不愧是妖族的强者。百万年的魔头!

    翟敌峰用剑一扫,煌煌剑威清空了一大片空地,确认周围没有埋伏。他立即做出决定:“李祭酒,钱先生,林宗第,我们四个去追击那个老怪物,防止他落入今法外道手中连累我们,并取回那件仙器。林师妹,治疗闫雄,收拢剩下的弟子准备离开。并且埋下爆破灵禁,随时准备毁掉这里掩盖我们的痕迹。”

    被称作钱先生的中年剑客脸色有些难看:“我们天说好的要拿到传承……”

    “中古修家的传承已经被吞夺了。也落在那个妖物身上!”翟敌峰不耐烦的低喝一声,架着遁光冲天而起:“无论是谁现了那个妖物都不得一个人上前交战,一遇到就立刻传讯报告位置!”

    约好了暗号之后,翟敌峰立刻向远方飞去。李祭酒阴笑一声,紧跟其后。剩下两人无奈的也飞了出去,分头寻找。

    在不远处,王崎蹲在树上。他全身气息内敛,和自然融为一体,身上。笼罩着一重奇特的电磁场,将光线偏折。

    冲出对方的视
五代梦txt下载
线之后,他就解除了铠甲,将铠甲和圣物花瓣收进储物袋,隔绝其气息,并且等待时机。

    若不是上次为了冲破触手之海而全力爆,李祭酒还未必能够现敛息状态的他。

    看着冲出洞口的几道长虹,他微微笑道:“可以出下一个os了。”

    一张金色的卡片在他手上一闪而过。

    林静用力拔下闫雄身上烧焦的部分,然后用水行道法滋润。她叹了一口气,心知对方保住了一条命,但是那换了很久锻炼出的废了。

    在威震远海的炼体士僵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复存在。

    突然,她有所感应,转身看向洞口。那是一个轻佻至极的家伙,身穿黑色衣裳但是敞开衣襟袒露胸口,头刻意用药剂染成黄色。

    他的气息很明显了,筑基期今法修。

    由于用法力控制肌肉,略略改变了相貌,林静没有认出王崎。她不动声色的用手指拨动了腰间悬挂的一个小铃铛,意思是“意料外的非目标敌人,在应付范围之内”。只是,她的心里却产生了一丝疑惑:“这家伙给人的感觉很爽朗……明明是敌人啊,真是奇妙的事。”

    她不知道,她传出这个信息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自己一队人的灭亡。

    被刚才的战斗吸引过来的,还是一路追踪的?不过既然现了就不能留着。她冷然喝到:“外道,报上名来。”

    虽然这个家伙在那个妖物脱困之后就出现很可疑,但是没人会认为这个少年和那个妖物是同一个人,他们气质相差太大了。

    王崎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问道:“外面有很多凡人留下的痕迹,是你们干的?那些人都到哪儿去了?”

    林静一惊:“你是来跟踪调查那些凡人的事情?”

    她太清楚那些凡人的来路了。洪元教动教众将不信教的亲族献祭给神,得了一批,从神州本地的人贩子买,得了一批,最后又强掳了一批,这才凑够了让李祭酒献祭的数目。

    王崎笑笑:“这怎么可能?虽然这么说很奇怪,但是……比起执律使,我更憧憬大扛把子!”

    “不过……”王崎右手拉着衣领,左手则将衣角往下扯:“我王崎有一个梦想!终有一日我会灭尽此方世界所有蝗虫!”

    林静自然清楚,“蝗虫”就是今法外道嘲讽正法的话。她冷笑:“原来是个疯子……”

    说话间,腰间佩剑已经化为白虹,风驰电掣,飚射而出!

    王崎仍旧保持着那个经典的姿势。就在飞剑临身的刹那,一只意料之外的拳头从王崎背后伸出,一拳弹开了飞剑。

    “魂魄出窍?一体双魂?”林静盯着这个新出现的敌人,心中疑惑。这个黄色的人体物体像是个机关人,但其质感很明显是魂魄。

    元婴或元神之前,魂魄是很孱弱的,用他出窍战斗就是找死。可王崎神志清明,一点也没有骤然失去一个思考器官的样子。他摆出一个奇异的姿势,左手向前平伸,右手屈肘,掌心正对左臂肘关节,摆出了一个奇怪的架势。

    “某种拳法吗?着架势有什么意义?”林静一边给自己加持上一种防御性法术,一边打量王崎。可没料到,王崎突然大喝:“黄金体验!”他身后那个黄色魂魄居然脱离王崎扑向林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