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走进修仙 > 第一百四十章 算君的算学

第一百四十章 算君的算学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

    万法门神京驻地的院子里,王崎正在练剑。月下,长剑的金属色泽漾成一片水波。

    突然他将剑一掷,怒道:“我就知道那个小丫头是在坑人,难怪答应得那么爽快,说什么想学的话我就教你,就是欺负根本我学不会!”

    神州的太宇之术,也就是所谓的空间类法术有很多种。根据今法对时空的研究,其原理大致可以分为两种。

    第一种就是直接影响空间。根据相形之道或者说相对论揭示的规律,物质决定空间如何存在,空间决定物质如何运动。法力是能量的指数,能量是物质运动的能力,因此法力无疑是一种物质性的力量。这种力量只要运用得法,不难影响空间。艾长元的万象天引之法,就是借取天体引力影响空间的典型。

    而另外一种与第一种截然不同,是类似于“山不过来,我便过去”的神通。

    现实的空间并非是三维的,实际上空间本来就没有“维度”一说,这个概念也只是人类发明出来理解空间的。在地球的那个稳定宇宙,空间尚且存在不对称和扭曲,更别说神州这个存在灵气,因此空间结构更加诡异的世界。在这个世界,空间不是平直的,它更像是层层叠叠、起伏不定的幕布。普通人同三维的视角理解它,行走无碍。可是若是能够用更高维的方式去理解它,就可以通过简单动作展现出种种不可思议的神通。

    也就是说,想要施展四维的武学。那么你必须能够在脑海中构建四维的相空间,理解四维的图形。另外,你计算的速度也得比你的剑要快。

    前者对于王崎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可是后者……王崎一秒钟可以挥出八十剑。换句话说他的计算速度得支持他在一秒钟之内做八十次四维几何运算。万法门修士筑基之后,全身的阴阳爻和天位轴融为一体化作计算机般的存在,计算力才可以支持这样的剑法。不然的话,任凭你算法精妙,也没可能使出那样的剑术。

    陈由嘉根本就是坑了他!

    此时已经是夜晚,四下无人。王崎盯着戒指叫道:“老头你倒是说句话啊!”

    真阐子声音挺闷的:“老夫能说什么?是你自己要学的,而且辰风当初也提醒过你。”

    “没听啊。”王崎收剑还鞘。放弃了在练气期学会太宇之剑的打算。

    真阐子到:“真要说的话,你被耍了之后气势并不愤怒,反而有一种和朋友胡闹的畅快感……”

    “也是。”王崎点头。

    有损友呆在身边。也挺开心的。

    王崎又问道:“说起来,之前辰风问你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从律法上来讲,真阐子寄身的戒指是王崎的私有物品。真阐子的意识则是这个私有物品的附加功能之一。真阐子想做什么得经过王崎同意,而反过来,真阐子惹出什么事情——比如古法修恐怖袭击什么的,王崎也得担起责任。因此辰风希望真阐子帮助他研究,就没办法绕开王崎。

    真阐子反问:“你觉得呢?”

    王崎点点头:“挺不错的。阳神阁研究魂魄,好歹也是定制肉身的关键技术提供者。你协助辰风研究,人家给你开个证明,以后买肉身可以打八折咧。”

    “好是好。可老夫还有些许顾虑。将自身记忆摆出来让他人研究,总觉得……”

    “羞耻?”王崎斜眼
一棍朝天txt下载
:“就像赤身让人观看?”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真阐子无奈道:“老夫的意思是。现在老夫缺了肉身,因此能证明我是我者,便只有这些记忆了……”

    “又不是要把你的记忆从你意识里割裂开来。”王崎道:“就当是请别人和自己一起探讨探讨人生呗,最多方法怪了一点。”

    研究记忆,用科学的思路追溯“我”的由来,其实和哲学的思考这一问题相差不大。唯一的区别在于,科学得出的结论更加有用,而非只是一个人自我安慰的呓语,仅此而已。

    谈到这个话题,王崎总是忍不住想到自己。

    “我”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存在呢?

    按照神州的理论,地球的物理规律并不支持“魂魄”的存在。也就是说“王崎”这个个体无论是肉身还是魂魄,都是神州土生土长的。

    那么,来自地球的记忆、来自地球的信息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还有自己这有异于常人的魂魄……

    想了片刻之后,王崎突然觉得,自己真的有必要把真阐子塞给辰风研究一二了,作为合作者,他可以从辰风那里分享研究的成果,而作为持有者,他也可以从真阐子的脑子里撬出辰风的研究过程和思路。这对他解决自身魂魄问题大有好处。

    想到这里,王崎看向戒指的目光顿时多了两份恶意。

    ……………………………………

    依旧是万仙幻境中的无名之地。一个老人正与一个青年人相对而坐。老者神态高傲,正是算君庞家莱。而少者则是万法门最年轻的逍遥之一,算主希柏澈的弟子何外尔。

    这对组合有些奇怪。何外尔乃是算主最最出色的弟子,被视为下一位接掌歌庭斋的大能,而算君又与算主势同水火,可何外尔偏偏与算君相谈甚欢。

    原因无他,这位年轻的逍遥,其实更偏向连宗路子。

    算君打量着何外尔,微微点头:“你很不错。你师父之前得相宇之算,算子之法,我还是佩服的。可惜他路子越走越歪,教出来的弟子也毫无灵性。你倒是个例外。”

    何外尔苦笑:“这些话还请算君莫在我面前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与师父虽然道路不合,但是……”

    “畏首畏尾,无趣。”算君摇摇头,直入主题:“你的师父最近研究到哪一步了?”

    何外尔表示不知:“师父最近没有让我参与到他们的研究之中,我并不清楚。不过克蛮师兄倒是透过口风,是算术方面的问题。”

    庞家莱冷笑:“巧了。”

    “什么巧了?”

    庞家莱取出一份论文,甩给何外尔:“若使用中立之人的眼光来看,我的论文和你师父的研究,哪一个价值更大?”

    何外尔皱眉:“前辈应当自有判断……”

    “你师父的道在我眼中与狗屎无异,他做出来的东西我看一眼都欠奉。”算君拂袖而去,只留下一句话:“你应该能理解你师父的道路吧,看完了就告诉我,省得我输个不明不白。”

    何外尔唯有摇头苦笑。看起来在算君心中,自己随便研究什么其价值都可以碾压自己师父,唯一值得担心的就是作为裁判的庸才不能理解自己而已。

    何外尔看了一眼论文,标题写的是论构造性计算。

    ps:第一章vip章节啊不知道首订多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