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走进修仙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研究路线

第一百一十二章 研究路线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

    辰风的回答很简单。,

    “人心”,这就是他的研究对象。

    但王崎对这个结论很不满意:“你糊弄谁呢,这么大个项目是你一个人研究得过来的吗?现在又不是学科刚刚建立的时候。说具体点。”

    随着研究的深入,学科的分化会越来越细。以地球历史来举例。在伽利略的时代,一个强一点的科学家就可以研究完所有能研究的物理。但是到了二十世纪初,就算是爱因斯坦也没办法研究完物理学的全部领域。

    辰风说“人心”,就显得太笼统了。按照王崎前世的科研方法,人类大脑的一个功能区就够养活成千上万的研究者了。

    “具体点说,就算人心的形成。”辰风问道:“三清之说知道吗?”

    王崎点点头:“人心三分,最根底的部分为血脉本能,曰元始,曰玉清。制约元始着,为道德,曰太清。本心所能把握的本分,称之为灵宝,曰上清。”

    辰风点点头:“这套理论其实漏洞不少,非常原始简陋,但给了我很多的思路。”

    “我跟你说过,我在做两条线的研究,一条是研究脑、魂魄和思维的关系,另一条就是研究人道和人心。前面那一条就是玉清元始,后面那一条就是太清道德。”

    人心是什么?意识是什么?

    从不从的角度去看,就有不同的答案,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在王崎这个物理学家投胎的家伙眼中,人的意识就是信息以负熵的形式组织起来后形成的存在,并且有可能在物理体系里占有特殊地位。而对于大部分生物学家来说,意识就没那么玄乎了,它只不过是人脑的机能,是大量神经元运算的结果。

    辰风显然是属于后者的。他主要研究的,就是这个“结果”是怎么形成的。

    “东家你这思路有点奇葩啊。”王崎皱眉:“这个项目的两边联系性真的不大。”

    按照他的理解,前者是神经科学,后者是社会科学,差别很大。

    辰风摇头:“我并不研究道德具体是什么,也不研究什么道德符合伦理。我只研究道德是如何产生,又是如何与元始发生作用的。同理,我也不研究某个本能反应有什么用,是什么机理,如何产生,我只研究这众多的反应是如何形成那庞大的元始,元始又是如何与道德相互作用形成灵宝。”

    王崎再次提问:“那么为什么要涉及人道这个大题目?”

    “想要搞清楚道德就必须得知道它是怎么来的。”面对王崎尖锐的提问,辰风胸有成竹:“你知道什么是伪社会性生灵吗?”

    王崎摇头。他只知道“社会性生物”,比如蚂蚁、蜜蜂一类的。至于“伪社会性”,他还真不清楚。

    “这个概念在灵兽山也是很偏门的说法,你不知道才正常。”辰风正色道:“这个词,其实是专指人族的。”

    人类与典型的社会性生物不一样。蚂蚁和蜜蜂的社会性都根植于本能,而人类的社会性则并不是基于遗传的。若是
煮妇成长记吧
一个婴儿一出生就被隔离于人群之外,他长大后必定不会说话,不懂思考,不会体现出半点社会性。

    在这一点上,人族甚至不如狼。

    但是,单独的人远离群体却又很难生存下去。而人群聚合在一起后发挥出的力量,也远比各自为战强大。

    这又是典型的社会性生物。

    这种奇怪的现象,辰风称之为“伪社会性”。

    “人的道德既然不是来自血脉,那么就一定来自于人道。”

    “而人道则是来自于人心的汇聚。”

    “这二者,实际上还是一体的。”

    “不得不承认,我有些佩服你了东家。”王崎忍不住鼓掌:“思路很不错。那么你的目标是什么?”

    辰风敲敲桌子,笑道:“人道这条线路的目标其实并不大,但是呢,按照我们的合同,我还不能告诉你那么多。所以这一点请容许我保密。”

    这就是现代的科研团队。除了实验项目的领导者之外,下面的做实验的学徒既不必知道实验的整体计划,也不必知道实验的最终目标——当然,也不排除他们根本就看不懂实验数据。

    倒是辰风那讳莫如深的表情让王崎拔了个寒战。

    尼玛这货的目标不会是“全神州的修仙者联合起来”吧?还是“一个幽灵,一个红色的幽灵徘徊在神州大陆”?

    除了这个严格保密的目标,辰风其他的研究目标都很明确。他的研究其实和他的修行是一体的,而且还是一个完整的体系。

    首先,对于神经、魂魄的研究,目标就是加深他对阳神阁理论基础的理解。然后对心法微调,完成对金丹的构建,铺平通向元神的道路。

    而对人心、人类思维的研究,目标则是强化他幻术类法术的威力。只有对人心足够了解,才能把握人心。

    而这个计划还有一个子项目——后天意志,或者说人工智能。

    从无到有构建一个空白的意志,对于辰风理解精神的存在大有好处。而辰风对人心的研究,也可以不断补充进这个人工智能里。

    王崎惊诧道:“前面两个目标暂且不说,后面这个,你打算做多久?”

    “或许是几百年吧?”辰风笑着报出了一个地球科学家绝对不敢想象的研究周期:“总得有点长期规划。”

    好吧,我又忘了……对于地球科学家来说是好几代人才能完成的大工程,对于这个世界的修仙者来说就是一长期规划来着……

    “也就是说,我的任务就是专门搞最后那个?”王崎如有所悟:“后天意志是和算器、算学逻辑联系在一起的,我筑基的思路来自于算器理论算器构架。然后说道算学逻辑,同辈之中我绝对可以说是第一——没错吧?”

    “其实还有为人道算学建模的事情,不过这一块由嘉可以负责。”辰风很诚恳的说道:“当初我就说了,这个项目非你不可。”

    “就这?”

    “呃,合同上写了啊,处理数据一类的也是你的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