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走进修仙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与我何干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与我何干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

    粥摊摊主见王崎不爱吃青鱼粥,连忙端了一碗绿豆粥上来。王崎只啜了两口就又放下了。

    王崎今生出事的家庭算不算大富但衣食不缺,砂糖之类的佐料还是吃得到的。但这小摊本来只是供一些凡人工匠吃喝的地方,怎么会准备足量砂糖这么奢侈?王崎那禄豆粥放少了糖,王崎只吃出淡淡的豆腥味。

    毛梓淼看着王崎用筷子在青鱼粥里搅来搅去,皱眉训道:“不行哦小崎,不能挑食!”

    少年哼哼两声,从粥里拣出几块青鱼肉吃了。

    少女有些不满,脑袋上的猫耳抖动两下:“乖乖喝粥!”

    王崎像是没听到似的,继续用筷子搅粥玩。

    毛梓淼有些不满,觉得王崎不应该不理自己。可是她看向王崎的碗时,又想起前天看见这货在划拉炒饭的样子。女孩忍俊不禁,笑道:“真入迷呢喵!”

    听到毛梓淼的叹息声,王崎松了口气。他开始痛筷子搅粥只不过是习惯成自然。在船上,他就试图用存思法控制晕动症。可惜的是,他的晕动症是生理方面的,存思法效果有限。而在长时间观想炎火云气图81,之后,王崎已经习惯了随手勾勒图形。在王崎注意到自己的手在干什么之后,他就灵机一动,企图用这种方式逃避吃粥。

    仅从挑食一点来看,王大学霸倒和孩子无异。

    地球上有一种说法,说是认真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而仙道风俗便是尚深思。毛梓淼看着对面在粥里画图的王崎,心里觉得挺开心的。

    想一想,两个人这么安静的独处的机会,也挺少的啊喵!

    王崎感受到对面的目光,感觉有些骑虎难下——这是粥啊!是流食啊!再怎么搅也不能当草稿纸用啊!

    可是现在承认自己没有想问题——吃饭时对粥沉思思考流体力学是名士风范,自己承认是装逼那就叫装逼不成装成傻逼啊!

    我的画风,不是逗比!

    好在王崎的进退两难与毛梓淼的享受都没持续多久。

    “喂,不好……”远远地,吴凡的声音飘了过来。听脚步声,还有好几个人和他在一起。王崎心里默默对吴凡点赞,然后装作被打扰了思考,皱眉向吴凡那边。

    毛梓淼耳朵动了动,也听到吴凡的声音,少女迅速调整自己的表情,装作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小崎,看了吴凡遇到麻烦了呢喵!”

    王崎点点头:“嗯。”

    跟着吴凡过来的是三个辛岳仙院的新入弟子,王崎都认识,但不是很熟。与吴凡不同的是,三人都是哭丧着脸的。其中一人一见到王崎,就凑过来,扑倒桌子上大呼:“王师兄!你可得给兄弟们出一口气啊?”

    啊嘞?这是……小说里经典的打脸情节?

    王崎用疑惑
郭大炮的文娱生涯最新章节
的眼神看向吴凡。吴凡果然很有跟班的素质,立刻就理解王崎想要问什么,苦笑着解释:“我们和朗德仙院的弟子起冲突了。”

    原来,朗德仙院的新入弟子几乎是和辛岳仙院同时抵达駉里。朗德仙院的灵舟也停在这个空港,里辛岳仙院的灵舟只有几个船位。两个仙院的弟子在自由活动之后,不可避免的撞到一起。

    朗德民风彪悍,出身朗德的年轻人更是盛气凌人。这样一群修士,怎么会放过自己考试的对手?很快,朗德仙院就有人主动挑衅辛岳仙院。

    辛岳仙院的弟子开始忍了,但朗德弟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而且说的话一次比一次难听。终于,有辛岳弟子受不得激,与朗德弟子战了起来。

    王崎疑道:“駉里城内也可私斗?”

    “小崎你还真傻什么都不关心呢喵。”正毫无自觉向贤惠一词靠拢的毛梓淼无奈的解释:“朗德和辛岳规矩不同啦喵,有些街区是可以用来比试的。”

    王崎想了想,辛岳仙院的除去自己之后勉强称得上学霸的也只有两三人,其中自己的好友武诗琴又是执律者,没道理参加这种有违律嫌疑的私斗。想到这里,王崎问道:“怎么,吃亏了?”

    吴凡带来的三人当中,为首的那个点点头,说道:“文比的话,龙大哥和柳师姐都顶得住,武斗可真没人刹得住那群海夷。”

    今法修所谓文比,就是两人分切出相同数量的题目,然后去交换手中题目,来解对方出的难题。比斗双方要保证,自己出的题目自己可以给出完整解答过程。最先达完对手题目者获胜。

    在地球,这种决斗在科学家圈子里也一度流行过。不过随着十九、二十世纪学术制度的完善,科学家的决斗方式也变得和明星无二——比抢占杂志头条。唯一不同的是,科学家只抢学术期刊的头条。

    吴凡补充道:“然后他们就央着我来找你了。这颗不是我的注意,我拗不过他们。”

    辛岳第一学霸点点头,继续用筷子玩粥:“知道了,不去。”

    “太好了……啊?您说什么?”听到王崎前半句话,三人都露出小,想来是被朗德弟子打惨了,见王崎又动身的一项,大喜过望。可是,顽强的后半句话却击碎了他们的希望。

    “为什么?”三人中的一人急了:“这可事关辛岳仙院的名誉啊。”

    “关我屁事。”王崎淡淡说道:“我不跟他们打,就意味着他们强过我咯?”

    三人语气为之一顿,可另一人依旧不甘:“人家可是裸的打我们的脸啊……”

    王崎停下筷子,转而看向说话的那人:“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啊?”

    “我的脸就在这儿,要打脸的让他们过来打。”王崎表情严肃:“可是仙院的面子,与我何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