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走进修仙 > 第五十六章 七月流火

第五十六章 七月流火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

    苏君宇又教给了王崎两种计算方法,神州称之为“白泽展法”和“立业展法”。

    看着苏君宇写下的式子,王崎一时有些感慨。这正是他前世所熟悉的拉普拉斯展开和傅里叶展开,都是化繁为简的不二法门。

    自己这样算不算“死了也不会忘记做题”?

    王崎在心里自嘲。

    教完白泽展法和立业展法之后,苏君宇又交给王崎一块天木芯,并把之前算出的混赤铜灵气本征变天式还给他,让他简化一下混赤铜的式子,然后再把天木芯的灵气本征变天式求出来。

    其间,苏君宇特地强调,立业展法是重中之重,日后在计算法力的本征式时,有大用。

    立业展法,即王崎熟悉的傅里叶级数展开,是用来简化带有周期性的函数。而任何修行法门或要求搬运周天,或要求吐纳有度,修出的法力必然带有周期性。熟悉立业展法,在斗法时就能迅速窥破对手法门奥妙,把握战斗的节奏。

    没过多久,王崎就将两个式子交给苏君宇。

    苏君宇看了一眼,满脸惊讶:“我说你小子,以前学过?”

    王崎摇头否认。苏君宇眼中惊色更甚。他赞叹道:“你果然是我见识过的天分最高的那批人之一…顶…点…小…说,。”

    王崎刚要带着得意的表情谦虚两句装一装,苏君宇又感叹了一句:“可惜了,你是在今年入门。”

    王崎嘴一歪,顿时就不爱跟苏君宇说话了。

    “如果是往年,我兴许会高兴的说咱万法门又收一个天才啦,然后咱哥俩就在万法门一起吃喝玩乐。”苏君宇接着说道:“只可惜你心高气傲,非真传不可。缥缈宫……你就了真传就免不了要面对那个可怕的妖孽啊!想想你的前途还真是惨淡。”

    “那个妖孽”,缥缈宫现任首席真传弟子,这一代修士中最最出色的一人。王崎光听别人对那个人的议论耳朵就要生老茧了。

    王崎认真的对苏君宇说道:“此乃吾之道,吾之乐,改不得也没法改。”

    苏君宇也没指望说服王崎。这时,毛梓淼捧着习题簿走到苏君宇面前,眼角带泪:“好难……”

    苏君宇想了想,没有看毛梓淼的习题集,而是把它直接塞到王崎手里:“交给你了。”

    “啊?”王崎疑道:“为什么是我?”

    苏君宇一本正经的回答:“指导他人的过程于你而言也是巩固基础,别推辞。”

    说完,他伸出手,将半空中的琉璃灯收回,说道:“今天就到这儿。有问题明天再来问我。”

    毛梓淼很有礼貌的告别:“苏师兄再见喵。”

    苏君宇头也不回的挥挥手:“师兄只能帮你到这了。”

    这句话落到二人耳中意思截然不同。

    王崎不满的哼了一声:“其实就是想偷懒?呸,说好了要指点就做到底啊!”

    毛梓淼则双颊泛红,耳朵不住的抖动。试炼中,王崎救过她一命,这让她对王
从最强,开始帖吧
崎好感大增。而那误打误撞的“触电般的感觉”以及王崎为了满足自己恶趣味的一抱,都让半妖少女心中的某些东西萌动了。

    可偏偏王崎做事情不怎么过脑子,只要有趣就会去做,所以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完全没有意识,更不可能知道毛梓淼在想什么。

    毛梓淼的少女心,也就无可奈何的变成了某种一厢情愿的思恋。刚刚苏君宇点破他的心思,现在有留下那样一句话,她怎么听不出其中的内涵?

    王崎竖起左手食指,指尖放出金光,右手则翻看起毛梓淼的习题簿。看了一会,他就摇头:“这不全都是错的吗。”

    毛梓淼撅起嘴:“小崎你欺负人啊。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的。”

    王崎道:“所以说啊,你老老实实学生灵之道不就好了吗,半妖体质的限制,你的计算能力得到筑基期才和人族一样?”

    毛梓淼甩甩尾巴,不理王崎了。

    “好好,你是要我现在就跟你讲解还是明天抽空讲解?”

    毛梓淼想了想,说道:“现在喵!”

    随着修为的增进,王崎对睡眠的需求越来越少。毛梓淼身上有猫妖血统,夜晚精力不弱于白天。王崎想来,自己应该还有很多时间给毛梓淼讲解题目。

    王崎又思考起另外一个问题:“去哪儿好呢?”

    毛梓淼本来想提议去自己房间。但现在天色已晚,自己贸然领着王崎进自己房间,只怕第二天风言风语就会传遍整个仙院。同理,王崎的房间也不大可能。

    王崎突然说道:“对了,我倒是知道一个好去处!”

    “喵?”

    “我带你去。”

    说完,王崎就迈开脚步,毛梓淼只好跟上。

    这一天又是一个朔日,月亮完全被阴影盖住。没有月光的影响,漫天星斗显得无比璀璨。

    毛梓淼突然说道:“快要七月啦喵。”

    王崎点点头:“是啊,七月了。”

    虽然辛岳仙城有流云宗法度调节气候,但空气中还是多了一丝暑气。王崎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衣,毛梓淼也换上了一身夏装,半截小臂露在外面,尾巴则在身后摆来摆去。

    “小崎,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们就应该在各自的宗门里了。”

    “前提是考得上。”

    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边说边走。毛梓淼突然觉得有些开心。夜色遮住了她脸色的变化,王崎也没有察觉到什么异状。

    二人一直走到仙院的礼堂。王崎展开身法,跳到礼堂屋顶,然后招呼毛梓淼:“梓喵,上来。”

    “喵?”毛梓淼奇道:“好地方就是指礼堂屋顶?为什么喵?”

    王崎微笑着伸出大拇指:“这叫情怀!”

    ——————————————————————————————————

    你们的支持就是贫道的动力!

    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

    再次安利本友群277648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