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走进修仙 > 第四十四章 我想长生

第四十四章 我想长生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

    在初夏的夜空下,王崎低声说道:“按照苏君宇的说法,我只知我之乐而不知我乐其乐啊。”

    所谓的“乐”,只是一种情绪,人人都有。吃好是乐,穿舒服是乐,赚钱是了,娶妻生子也是一乐。

    “乐其乐”,是指明白自己会因什么而快乐,为什么快乐。

    这就不是人人都明白的境界了。

    有些人自以为喜欢名,喜欢利,可得到名利,却又倍感空虚,哀叹“来世不生帝王家”一类话,否定自己的一生。

    若是这般心性修得长生,恐怕要么就是天地间多了一个皮囊苟且偷生,要么就是抵受不住长生之苦,或疯癫或沉眠或自我了断。

    修命不修性,此乃修行第一病。

    真阐子问道:“那么,你想明白了吗?你究竟爱什么?”

    王崎笑了。他的笑意里终于透出了一丝轻松:“我知道了。”

    早就知道了。

    其实,就在李子夜带我领略了今时法度的那一天,我就该知道了。

    我验证两个世界数学规律的时候。

    我对比两个世界的时候。

    我发现这个世界可以一步步解析的时候。

    那个时候,我就觉81,得,我其实可以继续做上辈子没做完的梦。

    “这个世界,很有意思。今法所求索的大道,此世的真理,非常有意思。”王崎像是在回答真阐子的问题,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不管是上一辈子还是这一辈子,王崎心底里的执念都没变过。

    前世的一幕幕划过王崎心头。

    一个人做实验时的孤独、处理计算时的烦躁……

    还没写完的论文……

    自己的理论得到其他人肯定时的喜悦……

    最重要的,是完成计算、导出结果的那一瞬间。

    上辈子王崎选择的专业是理论物理和数学。因为他觉得,那种苦苦求索后最终离世界真理更进一步的喜悦没有什么比得上。

    “老头。”

    王崎突然唤道。

    “嗯?”

    “我突然觉得,出生在这个仙道昌盛的世界,真的很不错。”

    “是吗。”

    “能长生,真是太好了。”

    真阐子不解:“世人皆晓长生好,你难道还要说长生不好?”

    王崎摇摇头,笑而不语。

    苏君宇讲述今法逍遥的故事时,他突然发现,神州仙道和地球科学界的一个不同之处。

    神州修士不是地球的科学家,他们是能长生的!

    地球数学家拉普拉斯到死都看不到建立一个他理想中的、不需要上帝第一推动力的科学理论出现。但是,他的异世界同位体,白泽神君却可以等到太一天尊构建一个不需要大道伟力的世界模型!

    地球数学家罗巴切夫斯基等不到地球数学家黎曼代他证明非欧几何,万法宗师罗切肤却等得到曲面天魔黎曼!

    地球数学家庞加莱生不逢时,错过了用自己的数理才华去探索物理前沿的机会。当爱因斯坦揭开物理学的新篇章、将更广阔的天地展现在人类面前时,庞加莱已经垂垂老矣,只能看着后辈去探索这块新天地。但是,神州逍遥,算君庞家莱却不会因为这个原因含恨而终!

    当上
革命吧女神全文阅读
辈子我以前辈事迹激励我自己时,我就在为这些事而感到遗憾。可是在神州,这种事绝对不会发生!

    每一个坚持真理的人,都有机会看到自己的大道传遍天下的时候!

    王崎轻轻的说道:“我想长生。”

    长生,才有机会求尽此世之道!

    “我想长生!”

    王崎握紧拳头,又说了一遍。

    我惟愿开开心心过一辈子,我独爱求索大道,我想长生。

    真我如一,初心不易!

    这八个字浮现在王崎的脑海时,王崎觉得自己全身一轻,仿佛身上带着的重重枷锁被一层又一层的剥离开去。

    “念头通达,心持已成!”真阐子声音透着一重欢喜:“虽然不知道今时法度有没有这个讲究,但是,恭喜。”

    念头通达,是指修士的心念神思与所修的功法完全契合,行功顺畅。修士到了这一步,只要不再遭逢变故道心沦丧,修行就再无关隘。

    王崎仔细体会自己体内的变化,悠然到:“今法还有一道天堑。金丹晋元神这一关,必须要对大道有一定领悟。”说课,王崎忍不住皱眉叹息:“可惜啊,这是一个论文流的世界,心持也就能让我在求道之路上走得更坚定。要是这里是心性流悟道流,我特么就该白日飞升了你信不?”

    “老夫刚要夸你终于有了几分修家样子,你就又……唉!”

    王崎哈哈怪笑:“认命老头!你的子侄辈就是这幅德性!”

    真阐子哼了一声,不再做声。

    王崎奇道:“老头,你好像不大高兴?”

    真阐子叹道:“你的心持找到了,老夫的心持快要丢了。”

    王崎大惊失色:“卧槽你不是要魂飞魄散!”

    真阐子道:“没那么夸张,有这件仙器护着,死不了。老夫只是见你找到自己的心持,想到自己初入修行的时候罢了。”

    老夫却是想不起,自己的初心是什么了。真阐子在心底默默叹道。

    古时的心持法门,简单粗暴。

    既然自己心念之中,有不符合功法的部分,那么斩破就好。

    斩念,明心。

    这样做的话,修士很简单就可以达到心持完善的地步。至少就真阐子所知,还没有哪个元婴期以上的古法修为心持问题困扰过

    今法修常常嘲笑这种修法只会修得性情越来越像功法创始者,但不得不承认,这种法门的确非常简单。

    万年前,真阐子落败身陨,残魂躲入戒指一睡万年。而他醒来之后,整个世界都变了。

    他所拥有的,早就都做了土;他的仇敌,已经被不相干的人灭得七七八八;而他所信的道,已经被一群后辈完全超越。

    这一切都让他无所适从。

    听了真阐子的话,王崎倒是笑得很开心:“老头,这对你来说未尝不是一个机会啊。”

    “怎么说?”

    “正好忘了那些古法。”

    说完后,王崎跳到地面上,然后随手拍了岩石一掌:“回去了。”

    但王崎还没转身,怪事就发生了。

    被他拍中的岩石居然碎了!

    王崎目瞪口呆:“卧槽!我明明没有用多大力啊!”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