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走进修仙 > 第二章 你是天道请来打我们脸的逗比吗?

第二章 你是天道请来打我们脸的逗比吗?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

    真阐子最终还是将大罗混沌天经练气篇的术法部分传与王崎。

    王崎对这个结果分外满意。要知道,在刚刚开始修炼的时候,真阐子的脸可与茅坑里的石头无甚分别,不仅表情臭,还硬的油盐不进。王崎算是生生用了几年的时间将真阐子炮制成茅坑里的大粪——臭是臭,但至少不硬。若是在几年前,真阐子是万万没可能改变主意的。

    过了三日,在确认王崎已经将状态调至圆满且已经熟记大罗混沌天经练气部分后,真阐子开始指点王崎破关。

    第三天夜里,王崎走进了一个早就布好的小型法阵,五心朝天盘坐于法阵中央,全力运转大罗混沌天经。

    这阵法是在真阐子的指点下布下的,并非是如何了不得的大阵,只是个简单的聚灵阵,能小幅度聚拢天地灵气,对于刚刚能感受到天地灵气的王崎而言刚好够用。

    由于聚灵阵的效果,王崎以闭眼就可以看到周围驳杂的灵气。据真阐子所说,普通功法要想吸纳这些灵气必然要经过提纯,吸纳其中一种或数种属性的灵气,而大罗混沌天经则来着不拒,能将任何灵气转化成适合的法力——应该说果然无愧于“泔水桶功法”之名吗?

    将一丝天地灵气永久性地夺-顶-点-小-说,入己身,炼成独属于自己的法力,这就是炼气期的第一步,也是夺天地造化的第一步。

    丝丝缕缕灵气自然流入王崎体内。不多时,王崎体内的灵气浓度就达到顶点。

    蓦地,王崎手诀变幻,仰起头长大嘴,如同吞天的蛤蟆一般,长吸一口气。这一口气,仿佛是将一斤冰镇过的烈酒吸入腹中,虽清凉提神,却有另种醇厚的力量散入全身!王崎心神归一,试图操纵这股灵气,同时一跃而起,如果演练过千百次般打起一套拳法。

    拳法不仅带动了王崎全身,更带动了体内引入的灵气,灵气在拳法的带动下,不情愿地在王崎的经脉里流转,一点点地被转化性质。渐渐的,灵气流开始服从王崎的指挥!

    一套拳打完,王崎对那灵气已经如指臂使,内视中灵气亦不复最初驳杂之色,而是纯透黑色。

    这就是法力!

    收工之后,王崎闭眼体味了一下身体变化。半晌,他睁眼,疑惑地问真阐子:“老头,我这算成功了?”

    “有何不妥?”

    “是不是太顺利了?”王崎挠着脑袋,有些疑惑。

    不是说小说主角破境一定会拼掉半条性命无数积蓄然后要在堪堪失败之际突然逆转最好还得有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巧合修成功法中的隐藏成就吗!

    破境这么容易,写成小说一定是仆街货!

    问明缘由后,真阐子险险气了个魂飞魄散。他在完全脑内大吼:“荒谬!荒谬!你居然还以市井谣言为道标来衡量自己修仙成就?破第一境尚且要拼命,这样的资质如何勘破那最后一关?你时至今日还把修仙当儿戏吗!”

    王崎摇头:“不是儿戏啊,游戏好么!游戏!这种集血腥暴力的东西分级上绝对得禁止让小孩子玩好么。”

    真阐子:“……罢,罢,你小子以后少与老夫讲话。”

    接下来,王崎又花了好三个时辰来调整破境后的状态,稳固修为。收功起身后,他突然想起一事。

    “对了老头,修仙者有没有什么好的隐藏气息和修为进境的法度?”

    “你要这个作甚?”

    王崎理所当然的说:“隐藏修为扮猪吃虎打脸可是爽点所在!”

    真阐子立马后悔了。他觉得同这个脑子有坑的小子较真实在是他两万年人生的一大污点:“这只戒指自带最最上等的敛息术,以你初入练气的层次虽不足以发挥其种种神异之处,但瞒过一般的练气筑基的小修绝对够了。”

    “那有刷钱的技能不?”

    “刷钱?”

    “什么凭空炼器啊,百分百成功率的炼丹术啊……”

    真阐子好近万年没体会想吐血的感觉了:“有这种技能老夫万年之前就统一仙道了!”

    “哈?”王崎撇撇嘴,语气中透出万分嫌弃:“真不给力。”

    真阐子沉默了一阵,无奈的说:“炼丹法炼器法我都给你了,自己学去。

    王崎满意地点点头:“也行,又满足一个爽点了。”

    “小子,你做这些事到底意义何在?”

    “为了有趣啊!”

    “修为顶天,君临仙道,万世敬仰,亦是一种趣味,怎不见你追求?”

    王崎本来已经开始收拾收拾家中器物为出门做准备。闻言,他停下手头活计,把戒指举到脸前:“万世?后世之事有岂是我在意就能改变的?后人再敬仰我可有一文钱的好处?再者。君临此世?老头,你不觉得,此间世界当真无聊吗?”

    “无聊?”

    “不过一潭死水。按你说的,八
龙城传奇之安国盛世全文阅读
万年前诞生第一个筑基修家,之后过了一万年出现了第一个飞升仙家。四万年前,仙道发展到极致,之后就因灵气枯竭资源减少而渐渐衰弱?”

    “不假。老夫身躯元神尽毁,以无法感应灵气。不过依万年前灵气衰弱速度,现在只怕早已进入末法时代,整个天地连个大乘宗师都看不到了……”

    “那么再过四万年,仙道岂不是必灭?手下管着一群注定要断子绝孙的家伙,想想都觉得没意思啊没意思。”

    真阐子沉默不语。他自身就是大乘境界的大修,自然比谁都明白仙道自身的弊端。修士修真,讲究的就是要夺天地造化铸就“真真之我”。一个修士夺的灵元之于整个天地固然是一瓢之于弱水三千,但天地再大也禁不住徒子徒孙无穷匮也的开采。

    “这个世界早晚被仙家采伐一空,我管不了天下,也不怎么想管——你也知道,我最讨厌麻烦事了。所以,天地怎样、别人怎样,统统与我无关,我但求精彩一世。”

    说完,王崎不再理会沉默中的真阐子,认真计算家里银钱。

    “既然算是一去不回,家里宅子田地都没用了……那就便宜点卖给乡亲们……嗯嗯,三亩地就算……老宅可以卖给……”

    突然,玉戒剧震。王崎简直觉得握住的是个开了震动的手机:“老头老头。这么突然调成震动了?”

    “有一道修者气息,筑基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路,快快把法力注入戒指中,我帮你藏好。”

    王崎没有半分犹豫,将全部法力注入到玉戒当中。一股凉意从玉戒中涌出,弥漫王崎全身。然后,王崎身体神采尽数内敛,如同枯木顽石。

    “等一下!老头你应该不知道当世仙道的任何信息?我觉得是不是问一问的好?”

    “现在还不是对方是好是歹,弱对方存了歹意,你贸然出去岂非送死?呆好了!”

    真阐子的声音居然有几分凝重。在他的灵识里,那道足有筑基期强度的法力气息本来是向着存中央飞去,然而三百丈之外却突然一折,飞向这边。

    三百丈,据真阐子所知,就是筑基期灵识范围的极限了,还得是那种专门修持过神念法度的。

    被发现了?不应该啊。真阐子虽然只是残魂,但探知法力的灵识还是能延伸十余里,对方一进入这个境界范围自己就发出示警,待到王崎启动戒指时对方还在二里开外。筑基期灵识延伸二里?这完全就是无视天理了!

    可是,筑基期就看破了这枚戒指自带的隐匿之法?决计不可能。在以前那个仙道昌盛的年代尚且不可能有人凭借高不到两个大境界就看破这戒指法术的修者,更何况是这末法时代?

    王崎只看见天边一道白色流光向自己这边飞来。真阐子沉声道:“先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由于忌惮迫近的修士,王崎没有向真阐子回话。

    “吸气……呼气……吸气……呼气……很好,不要紧张……保持微笑……防松面部肌肉,保证露出六颗牙齿……保持口气清新,额好这个貌似做不到。”

    王崎面向流光,露出了一个自以为迷人的标准微笑。

    “你究竟在干什么……”真阐子很是不解。

    “一个良好的第一印象。”王崎从齿缝里挤出这句话。

    “蠢材!这时候应该装作在干活!”

    “屁!院子里的聚灵阵都没收,什么都不知道才可疑!”

    就在这时,白色流光停驻在在王家老宅上方。刘洋散去,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显露出身形。少女生得极为俏丽,一袭红色衣裙,脚踩一柄紫色小剑。

    “御剑……”

    王崎露出一丝艳慕的神色。上辈子自己就曾无数次幻想过泽佳有一天能足踏仙剑遨游四方,这辈子虽然被人引入仙道,但是毕竟没到筑基,还不能御使器物。

    然而,少女下一句话就打碎了他的遐想。

    “下面那个,说你呢,刚刚突破练气期的古法修,跟我走一趟!”

    “诶诶诶!姑娘你在说什么我根本就不懂啊!”

    王崎矢口否认。

    少女露出轻蔑的笑容:“手上有件设计理念早就被淘汰的古宝就以为能够瞒过今时修家?你这种完全屏蔽灵犀的行为实在太显眼了好吗。还有,你的功法都过时几千年了。”

    啊?

    王崎目瞪口呆。

    卧槽剧本不对啊喂不是说好了末法时代吗不是说好了功法越古老越正宗吗修法还有过时一说卧槽卧槽卧槽……

    不仅王崎在心里翻江倒海,真阐子也淡定不能。

    “这小妮子究竟是什么人……甚少究竟带了何等可怕的异宝……”

    “不……我想我知道她是谁了……”王崎用着还不熟练的灵识对真阐子说道。

    “什么?”

    “她绝对是天道哥派来打我们脸的逗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