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走进修仙 > 第一章 我是个穿越者,有个戒指老爷爷

第一章 我是个穿越者,有个戒指老爷爷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

    “哇哈哈哈哈哈!”

    一阵张狂的笑声传遍整个大白村。枝头的几只雀子受惊,吓得扑棱起翅膀。几个坐在村口择菜的农妇摇摇头,说道:“老王家造的业哟。”

    大白村是神州大地上最最平凡不过的村子,特异之处大概也就萝卜生得好些,但只是闻名乡里的层次。村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民风倒也淳朴。

    王家算是村里的大户,好几代吃喝不愁。但十四年前,王家就祸事不断。最开始,王家媳妇难产大出血,产婆手艺生,没止住血,去了。王家媳妇产的那个孩子是个男的,取名王崎。王家几代就这一根独苗,自然得宠。但无论祖父和父亲再怎么宠,那小子都止不住哭,而且常常哭得毫无征兆,且兼哭起来就必定嘶声力竭。渐渐的,“王家孩儿脑壳有病”就成了村民茶余饭后的笑料。村民未必存了什么坏心,但在孩儿父亲耳中却是截然不同。男人本就为妻子难过,孩儿的事又日日夜夜压在心里,日子长了,竟有些呆了。王崎四岁那年,男人出门,不甚跌入江中,竟不幸淹死。自此,王家就剩祖孙二人相依为命。说也奇怪,父亲去世后,王崎竟似开了10顶10点10小10说,窍一般,不哭不闹了。

    再过几年,王老汉也不幸去世。由于害怕痴傻孙子守不住家业,王老汉索性将家中田地分了一些与村中长者,托他们看护王崎。王老汉虽富却是厚道之人,村里人对王崎倒也照顾有加。

    本来村民以为亲人接连去世能让王崎开一开窍,不料,没过多久,王崎就染上了大笑的毛病。好像为了补回幼年光哭不笑似的,王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跟疯子似的突然爆发出一阵狂笑。

    故而,每当王崎狂笑时,村民总会不住摇头。

    但是,在当事人眼中,事情却完全不一样。

    “哇哈哈哈哈!老头,我大罗混沌天经第一重已经练成了!还有,修为也到达辟谷期巅峰了,快点教我下一步修法。”

    在自家宅子里,王崎对着手中戒指说道。

    若是旁人看到,大概也就认为王崎的疯病又恶化了。但事实并非如此。王崎手上那一枚带着古意的黑色玉戒微不可查的震动了两下,一个苍老的声音直接出现在王崎脑海。

    “咦?这么快?”

    “哇哈哈哈当然了小爷可是绝世天才!”

    戒指沉默片刻:“我告诉你多少遍了你的修行速度放到我们那个时代,虽然也是一流却远远算不得顶尖。”

    王崎满不在乎地挥挥手:“放心放心!那些修炼得比我快的绝对没我持久!”

    戒指被噎得说不出话来,许久才问:“你究竟哪来的自信……”

    ——因为穿越者!

    王崎在心里说着,表面上却保持着笑嘻嘻的表情。

    穿越者,这是王崎十多年来一直压在心底的秘密。

    王崎前世本是一个叫地球的世界的普通人,刚毕业,在一家普通研究机构实习.。若是不出意外,王崎本应抱着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计划带点小激动地过完平凡的一生。

    但是,他前世的人生里出了个“但是”。于是,神州大陆的王崎出生了。

    王崎手中的戒指则是他父亲去世那年他从山里捡回来的。本以为是个古物,打算拿去卖钱,不料将戒指捡回家的当天晚上,他就做了个梦。梦里,他与一个黑袍老人相对而坐。

    “你说,你叫真阐子,是古时一个宗门的掌门,在一次灭门之祸中身躯元婴俱灭,残魂躲在这戒指中苟延残喘,现在要收我入门。以期有朝一日我能助你重铸身躯?”

    王崎当时问这句话的时候一脸的难以置信。黑袍老者很满意王崎的表情,殊不知,王崎在意的与他所想的根本就是两回事。

    卧槽这是穿越者标配之一的戒指老爷爷不是说最近几年都不流行了吗这到底是哪个扑街作者设计的狗血情节……

    这几句话在王崎心里翻腾了好久。

    仙道之说在世间流传甚广,就连王家村这样相对闭塞的山野小村都有几句练气歌诀。王崎在祖父死后本也有几分外出求仙的想法,但却未曾想过有朝一日能获得龙傲天标志之一的戒指老爷爷!

    谈话结束后,戒指老爷爷在他脑海里留下了一篇功法。

    随后,王崎自然而然的踏上了修仙之路。

    修仙伊始,王崎就越来越怀疑自己是扑街作品的主角。

    修仙境界划分由低至高依次是旋照、开光、辟谷、练气、筑基、结单、元婴、分神、合体、大乘、其中,旋照开光辟谷三境合
凤棲梧sodu
称“灵身”,乃是改变身基,为修行铺路的一步。

    灵身阶段最是能甄别人类天赋。天赋稍差,需借丹药之力才能提升上去,再次者若无长辈灌顶相助须得花数十年水磨工夫。

    可王崎呢?从修炼开始就未曾嗑过一颗丹药,修为竟能与真阐子口中上古大派真传弟子相媲美。

    难道现在已经不流行凡人修仙流了吗?如果我自身天赋逆天而且还有个戒指老爷爷,那么现在怎么想也应该有个未婚妻打上门退婚才对啊!

    但自从自己出生,王家就每况愈下,加上自己自小就恶名在外,想来也不会有哪个有点身家的二流家族大小姐和自己定亲。指腹为婚?呵呵,自己没见过面的母亲就是买来的童养媳,怎么可能有好到可以一起出卖后代未来的好姬友?

    但不管王崎怎么腹谤自己俗套且毫无新意的人生,他的修仙路就这么顺风顺水的开始了。

    由于灵身阶段的修行主宰在于打熬身子,并不会产生任何神异之处,如果炼气期修仙者发生冲突那就妥妥是个死,而且真阐子也言明,灵身境界的修持最好靠自己一步步走,不要借助任何丹药,故而王崎一直没有外出寻觅所谓的“机缘”。

    不过只要进入炼气期,一切都不一样了。炼气期修士可以凭借灵身修持打下的身基,夺取天地间一丝灵气,炼化为法力。

    而法力,乃万法之基。可以说,进入炼气期,有了法力,才能算一个真正的修仙者。之前的修持最多只能算修仙online这个大型网游的试玩版或体验版。

    “好,老夫这就传你大罗混沌天经的练气篇!”

    一股凉意从戒指中涌出,顺着王崎手臂涌入王崎脑海,然后,一段文字凭空出现在他的脑海。

    真阐子虽然已经陨落万年,只余下一缕残魂,但据他自己说,他万年前乃是大派掌门,天下有数的高手,修为更是早已臻至大乘期巅峰,只要度过天劫就能飞仙天外,逍遥宇宙间。此时纵是只余一缕残魂,力量不再,也有种种不可思议之能。

    “有何不懂之处?”

    传功之后,真阐子声音有些疲惫。

    王崎闭眼默诵了几遍经文,,挑出几处晦涩之处向真阐子发问,真阐子意义解答。半晌,王崎若有所思:“原来这大罗混沌天经竟是要把各种属性灵气尽数吸纳进体内混成混沌之态吗?也就是说,这功法修到最后,就是要把自己修成一个泔水桶?”

    闻言,玉戒巨震,真阐子险些魂飞魄散。如果他还有法力,只怕会立刻走火入魔而死:“小子,有这么说自己的吗!要放在我真身还在的时候,有你好果子吃的!!”

    “那……是修成一只火锅?这个火锅好吃,总没问题了——话说老头你生前吃过火锅不?”

    真阐子实在无法理解这小子的思维,也不想陪他插科打诨,干脆闭嘴不谈。

    “所以说啊,老头你活得真真无趣。对了,大罗混沌天经练气篇的诸般法术剑法炼器炼丹符篆也一并交出来。”

    真阐子沉默了一下:“原本给你也是无妨,但初入练气,还是心无旁骛的好——而且,我很疑惑,以你的智慧,未必看不出,所谓术法,不过小道,最终修为强大才是最重要的。但自我引你入道以来,你对这些奇技淫巧的兴趣就远远大过了修持功法……”

    “所以说啊,老头你活得真真无趣。”王崎打断道:“所谓练气,说白了也就是为了长生不得不做的日常任务,只做日常哪来的游戏性?”

    “……你究竟把修仙当成什么了?”

    “名字叫修仙的大型多人在线游戏。”

    王崎回答得斩钉截铁。

    “真不知道你那些奇奇怪怪的词汇是怎么生拼出来的……说到底,你的人生不过是一场游戏?”

    “所以说啊,老头你活得真真无趣……”

    “真真无趣这句话有必要出现三遍吗!”真阐子终于忍无可忍地回击。

    “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三遍。”

    真阐子呆了几秒钟才适应了王崎诡异的逻辑:“那你说说,老夫究竟如何无趣了?”

    “我问你啊老头,你活着是为了什么?你为什么非要重铸身躯?”

    “避死延生乃天经地义之事,何须问缘由?”

    王崎得意地笑了:“看看,你拼了一辈子,最后竟只活出个天经地义?要我说,吃顿饱饭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生老病死不是天经地义?你修了一辈子仙意义何在?”

    “那你说,你活着是为了什么?”

    “这还用问吗?”王崎望着天,笑道:“活着,可不就要图个精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