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魔神乐园 > 1062 制造

1062 制造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能够操纵天地之力,普通的武器一出现,恐怕就被转化甚至直接控制了。

    需要更强大一点,更完善一点,最好能有我百分之一以上出力的……

    无数强大、神秘的科技武器被方星剑一一排除,其中大部分是过去的神帝也没能造出来的。

    终于,一件科技造物出现在了方星剑的面前,那是一件当初的平行地球上,连神帝都费尽心机想要打造,却又没能制造出来的终极兵器,拥有着无与伦比性能级造物。

    看着文档中的身影,方星剑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满意之色:人造人么……不错。

    足够对抗大道境强者了,甚至也不需要天罡境高手去装备。

    看着人造人的一项项性能,方星剑的脸上越来越满意。如果当初和神帝作战的时候,对方制造出了这个东西,恐怕他也很难击败对方了。

    不过以他现在的境界回过头来制造这人造人,却是高屋建瓴,没有太多困难,他甚至还可以把许多其他科技武器加载在这人造人身上。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一座座巨大的金属工厂在神京郊外拔地而起,吸引了无数人好奇的目光。

    三州之地内,更是有无数山川被凭空开采、搬动,大量的矿藏被方星剑直接挪移到了工厂之中进行武器制造。

    不需要生产线,也不需要工人,伴随着高维剑界向物质界打出一道道力量,各种物质干涉直接生,各种高温、低温、无菌、密封的环境直接生成。

    各种各样的矿藏凭空生了各种变化,被一股股无形的力量干涉,直接转化为了各种零件,最后被拼装在一起化为了各种武器。

    大量的电磁步枪、外骨骼装甲被连续生产出来,至于宇宙骑士系统,还有人造人,更是牵扯了方星剑更多的精力。

    方星剑直接在工厂下方打通了一个低下五十公里深的巨型建筑物,专门用于宇宙骑士和人造人的制造,光是各种零部件、加载武器的花费的资源,就足以在地球上造上几百艘航母了。

    与此同时,京州和幽州的基础设施建设也没有停止,这些对方星剑来说可比武器建设容易多了,各种汽车,水泥路,电路,下水道被打造出来,城市特别是神京中日新月异的样子,甚至让许许多多普通人都有些接受不过来。

    而就在方星剑在境内大搞基建和军备的时候,太子那边也即将完成北原州最后的征服。

    北原州府,镇北城外,一身白纱的太子凭虚而立。

    北方的寒风吹拂在她的身上,撩起她身上的白纱,配合她那一脸的清冷,将她映照得好似月宫的仙女下凡。

    虽然她的样子看上去人畜无害,甚至可以称得上优美动人,但是镇北城的城头上,众多军士却是一片如临大敌,看着太子的身影宛如在看什么灭世怪兽。

    实在是这段时间太子肆虐北原州,凶名太盛了。

    这段时间几乎信王残部之中几乎每天都有逃兵,本来信王出征,也就只留下数万士兵镇守北原州。

    到了现在,镇北城城头上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人数不过数百,而且一旦开战的话,他们恐怕也是立刻就投降了。

    而此刻的镇北城内,更是已
求胜之路笔趣阁
经因为太子的到来乱成一片。

    有打砸抢来闹事的,有想要逃出城池的,有想要开城门投降的,更多的平民百姓却是躲在自己家里瑟瑟抖。

    失去了军队的弹压,整个城池都已经变得一片混乱。

    信王王府之内,信王三子方涛正急的好像热锅上的蚂蚁行走在府内的长廊之中。作为信王的第三子,他从小就受到细心培养,一身修为也达到了地煞境界,练有足足三十个窍穴。

    他本人在士林和北原州官场之中也向来素有贤名,常年负责北原州中财政方面的问题。

    信王带领大军出征之后,便是他负责留守北原州。

    此刻方涛走到一半,却突然看到一名护院正抱着一大袋包裹向王府后门的方向跑去,他的脸上立刻闪过一丝杀意。

    “大胆!”伴随一道剑气从他指尖射出,直接洞穿了护院的小腿,那护院惨叫一声倒在地上,看到眼前的方涛,立刻大声求饶道:“少爷饶命,我是被猪油蒙了心,少爷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

    方涛不理会他,直接挑开了那包袱,立刻看到了大量的金银餐具,还有玉石古董。

    “狗奴才,你也敢叛我?”

    看着眼前愤怒的方涛,那护院似乎也知道此刻怎么辩解都没用了,直接大声叫骂道:“你们信王府造反,如今朝廷大军打来,接下来就是身死族灭的下场。

    我一个护院,什么都不知道,就被摊上这杀头的死罪,我难道还不能逃了?”

    “混账。”方涛只觉得心中怒气攻心,那最担忧的事情被对方说出来,更是让他眼中带起了一丝恐惧,只见他一指点出,呼啸的剑气撕裂长空,将眼前的护院斩成了无数碎肉。

    “不能再犹豫了。”看着地上的碎肉,方涛脚步一跨,快朝着后院走去,一路之上便看到了越来越多想要偷东西然后逃走的下人,甚至还有一些管事和管家也在其中。

    方涛连杀十几人之后,心情却从开始愤怒逐渐变得惶恐,对于未来的恐惧感好像是冬日的寒风一样吹拂在他的身上,让他从头到脚都只能感受到一片冰凉。

    人心散了……

    一种大势已去的感觉充斥着他的全身,也更加坚定了他逃离的打算。

    来到后院的一间屋子里,十多名妇人和小孩早已经齐聚一次,妇人们双眼殷红,一幅哭哭啼啼的样子,看得方涛心情更加烦躁。

    这些就是信王府的重要家眷了,普通的妾氏和庶出根本都没被通知,因为方涛知道一旦要逃走,人是越少越好。

    看到方涛的出现,众多妇人们立刻焦急地围了上来,叽叽喳喳响成了一片。

    “涛儿,怎么样了?”

    “那马丽真的打过来了么?”

    “城中兵马能不能挡住?”

    “呜呜呜,朝廷不会杀了我们么?我们怎么说也是方家的人啊!”

    “都闭嘴。”就在众多妇人吵闹成一团的时候,一名一头乌黑长高高盘起,拄着拐杖,穿着丝绸长袍的贵妇站了出来,恼怒道:“哭哭啼啼得像什么样子?现在这种关头,都给我住嘴。”

    这名威严浓重的贵妇,正是信王的妻子,王府之中的大妇,何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