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魔神乐园 > 第二百二十二章 观众神碑(1)

第二百二十二章 观众神碑(1)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50名考生在助理考官的代理下,来到了一座巨大的铜殿之内,这铜殿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打造的,完全每一丝每一寸都是由赤铜铸造出来,天衣无缝,一体成型。

    一进入铜殿大门,众多考生便感觉到了一种严肃,神圣的气息扑面而来。

    在他们的前方,是一座广阔无比,点满了蜡烛的大厅,整个大厅没有一根立柱,只有在立柱前方,站着一个痀偻着身体,白发苍苍,脸上的皱纹好似道道沟壑的老者。

    他看上去几乎比上两关的考官之一,学政卢克更要老,特别是他的衣服看上去一片腐朽,就好像是包裹在木乃伊身上的白布一样。

    直到所有考生进入大殿之内,老者仍旧看着自己的前方,看着自己身前的那一块灰扑扑的石碑,整个石碑是一块十米宽,十米高,十米长的正方体石碑,石碑的四面都是完全不同的图案,上下两面则是没有东西的。

    看着眼前这巨大无比的众神碑,每个人心中都是满满的肃穆之情。

    老者的眼睛死死盯着石碑,就好像是入迷了一样,直到众多考生靠近石碑30米内,他才缓缓开口说话。

    苍老、嘶哑的声音好像是锯子在锯木头,只听老者缓缓说道:“你们就是参加这一届州选的骑士吧?众神碑由我看守,德维特他们都不能随意进来,你们有12个小时可以参悟众神碑,12小时一到就出去吧,他们会在外面等你们。

    还有记住,只准看,不准摸。”

    “至于众神碑的奥秘,虽然考官和你们的老师恐怕都已经和你们说过了,但我这里按照规矩还是和你们再说一次。”

    “悲藏帝君当初在众神上留下了非常多的信息,用的是以太迷子中注入信息的方式,毕竟世间一切都是由以太迷子组成,悲藏帝君将自己的武学感悟留在了组成众神碑的以太迷子中也是理所当然。”

    “于是众神碑上留下了悲藏帝君的武学传承,每个人根据自己的领悟,都能领悟一套武学。”

    “但是领悟武学只是第一重领悟,更深入的有了第二重的领悟才会让技能进化,让你感悟的武学更完整。”

    “不同的感悟和解法将会领悟不同的武学,每一套武学的极限也不相同,有的领悟到第二重奥秘便能补完武学,有的却需要领悟到第三重奥秘才能领悟完整的武学,甚至还有第四重、第五重,当然能够领悟越多奥秘的武学,自然越厉害。不过现在的最高纪录,也就是德维特领悟的第四重。”

    “至于解法的选择和武学的选择,都看你们自己的理解了,每个人的理解都是不同的,理解出来的武功和极限也不相同。”

    说完后老者便不在说话了,全副心神放在了众神碑上,似乎眼里只有众神碑的奥秘。

    曼尼用减半力场小心震动空气,传音道:“这是上上届的学修大人,自从20年前便一直待在众神碑这里,寸步不离保护碑文。”

    方星剑点了点头,便看到其他人已经一一走了上去,用好奇,震惊,兴奋的目光看向众神碑。

    大卫第一个走了上去,顶着两个黑眼圈的他一脸激动地看着众神碑,开始努力参悟其中的奥秘。

    他看到了方星剑斩杀巨臂猩猿的表现之后,昨天一晚上都没能睡着,心中压力极度沉重。

    因为方星剑在前两关的表现给了他太过沉重的压力,明明不是封号骑士,却有了接近封号骑士的战斗力,这怎么可能不让他内心压力重重。

    更何况他已经和方星剑成了死敌,所以他非常用心,非常专注地看着众神碑上的图像,但越是如此,他却越觉得心烦意乱,满脑子都是方星剑,都是自己在百花宴会上出丑,都是方星剑粉碎钢柱,斩杀巨臂猩猿的画面。

    越是如此,他越难以沉下心来感悟众神碑,只觉得胸口烦闷,什么都领悟不出来。

    可越是什么都领悟不出来,他的心情便越烦躁,转眼间已经满头大汗。

    另一边,曼尼慢悠悠地走到
鸳鸯神剑笔趣阁
众神碑前,他的表情悠闲,神态放松,毕竟他已经参悟过一次众神碑,知道第二重变化就基本是自己的极限了,所以也不打算太过强求。

    罗塔没有一上去就开始感悟众神碑,因为她感觉到自己第一次见众神碑,又是参加州选,心中实在太过激动,血液心脏都跳动太快。

    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越是大事重要的事情,越是要沉得住气,不能自乱阵脚。

    所以她知道越是重要的典籍,越是深奥的绝学,就越不能操之过急,不然反而是欲速则不达,心情浮躁更是参悟武学的大忌。

    所以看着那些急匆匆走上去的考生们,她笑着摇了摇头,盘腿坐下,闭目养神。

    她没有修炼,也没有复杂的思考,她只是要静心凝神,让自己能够定住心念,再开始认认真真、气定神闲、精神饱满地去感悟众神碑。

    不过比其他还要闭目养神,稳定心思的做法,安德森和霍尔特显然更高一筹。

    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紧张和激动。

    安德森是无可置疑的天才,能够就职帝国两百年来没人成功就职的阴影死神,他怎么可能不是天才?而过目不忘这是他的基本能力,他直接绕着众神碑走了一圈,便将上面所有的划痕,所有的图案,颜色都分毫不差地记忆了下来。

    然后他闭上眼睛,整个众神碑的四面图像被他在脑海中不断地拆解,组合,替换,甚至弯曲,就好像是计算机一样。

    霍尔特的眼神之中,却是前所未有的自信,在他的目光之中,碑文上的一切都是这么清晰。

    那一道道划痕是星辰的轨迹,那一个个点痕是最耀眼的星星,还有那些颜色是天外的各种罡风,罡气。

    ‘师傅说的果然没错,悲藏帝君的确是得到了我万星宫的传承,他的这一块众神碑,记载的是太古众星的星图。’

    ‘这一份众星图正好补足我的万星冥想法,踏入天人感应有望了。’

    霍尔特眼光灼灼地看着众神碑,就好像是如饥似渴一样,短短几分钟过去,他的脑海中便好似看到了无数星辰的撞击,光线的飙射,地磁之力的爆破,那是神级强者留在众神碑上的信息正在直接输入到他的脑海,好像虚拟实境一样让他观看宇宙星辰。

    逐渐的,一套名为星辰剑的心法在他的面板上逐渐形成。

    而在外人眼中,霍尔特浑身上下突然闪烁起了一点一点的微光,那正是感悟众神碑有成的标记。

    各种各样的光,代表着的是组成众神碑的以太迷子携带信息流入了修炼者的身体,说明的是他感悟有成。

    这是当年神级强者悲藏帝君留下的手段,以此区分出修炼者感悟的程度,只要感悟有成的话,一天之内都能施展这种异象。

    本来还沉浸在众神碑奥秘中的老者猛然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陷入感悟之中的霍尔特:‘这么快?这才几分钟?他竟然已经感悟到了众神碑中的奥秘?

    这众神碑蕴含无穷秘密,每一个人思考的角度,参悟的方法都不一样,但从没有哪一个能这么快领悟的,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就是不知道他是怎么解众神碑的,又用了什么样的方法,领悟了什么武学,能解到第几重?’

    所有看着霍尔特的选手,他们眼中都流露出了羡慕嫉妒恨,五分钟不到竟然就参悟出了众神碑上的奥秘,这是多么可怕的天赋?

    安德森看到这一幕,冷哼一声,只觉得那白光无比刺眼,他已经闭上眼睛,继续感悟脑海中的记忆了,种种信息被他不停排列组合,思索出各种各样的结果。

    大卫等人则在霍尔特的刺激下更加紧张和焦急起来,但越是紧张,越是脑袋里一片乱麻,分析不出什么东西。

    而过了半个小时后,踏入了天人感应的卫冷身上也是光点闪烁,通过天人感应的信息收集,他也直接从众神碑上感悟到了武学。

    而就在这时,看着众神碑的方星剑脑海里不断闪过一阵阵的熟悉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