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帝临武侠 > 第005章:截教传承

第005章:截教传承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或许,先生你比较特殊吧!”

    白素素也觉得挺奇怪的,以前不管是谁喝了心酒,都会晕晕沉沉睡着,但眼前这人喝了一杯心酒,好像什么事都没有。

    “再来一杯。”

    白素素闻言笑了笑,再次调了一杯心酒,冯睿接过酒杯一饮而尽,但依然没有什么感觉。

    冯睿不禁摇了摇头,这酒或许对他真的无效吧!

    冯睿放下酒杯后,目光扫向白素素,见白素素面色憔悴,不由心生怜悯道。

    “你的情况似乎不怎么好,看样子快到天人五衰了,我或许能够帮到你……”

    “你能够帮我度过天人五衰?”

    白素素闻言娇躯一震,不可思议望着冯睿,如果能够活着谁又想死,关键是她要等的人还没有等到。

    冯睿本不想太过介入剧情,可是看着白素素微泛憔悴的面庞,鬼使神差地莫名心生怜悯。

    所谓的天人五衰,其实是指寿命将尽时,所表现之五种异像。

    只见冯睿取出一瓶丹药,这丹药名为造化丹,对冯睿来说并不算什么,但放在僵约位面,却是一等一的仙丹。

    按照洪荒丹药等级划分,仙丹可划分为九品,如太清圣人炼制的九转金丹,就是等级最高的九品仙丹。

    “此乃二品造化仙丹,相信能够帮你度过天人五衰之劫,说不定你的修为还能更进一步。”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帮我?”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帮你也是顺手为之,你不用放在心上,正好今晚我忘记带钱包,这瓶丹药就当是酒钱吧!”

    “你……”

    白素素还想再说什么,但冯睿身影已经消失不见,却是直接瞬移离开了。

    望着摆在桌上的玉瓶,白素素有些愣愣出神,但最终还是拿起了玉瓶,慎重把玉瓶收入怀中。

    “姐姐,刚才那人是谁?”

    “是一位有趣的客人……”

    见白素素不想多说,小青也没再多问,不过却是暗自记下了刚才那人。

    前往酒吧只是突发奇想,想尝一尝心酒的味道,帮助白素素也是临时起意,对冯睿来说只是顺手为之,他并不期望白素素回报什么。

    在离开酒吧之后,冯睿并没有返回嘉嘉大厦,而是漫无目的走在街上闲逛。

    “咦!”

    冯睿突然惊疑了一声,因为他注意到街道上,目光扫向不远处那名瘸腿老人。

    “原来是他啊……”

    冯睿仙识外放一扫,瞬间读取了老人的记忆,原来那老人不是别人,正是马小玲和况天佑曾多次提及过的求叔。

    在僵约位面有南毛北马两大驱魔家族,确切的说应该是南茅北马,南茅是指南方茅山派,而求叔何应求就是当代茅山传人。

    引起冯睿注意的,是何应求身上的气息,隐隐与截教有些关系,但仔细感应又有些似是而非。

    其实茅山道士来源于道教的茅山宗,茅山宗是以茅山为祖庭而形成的道教派别,它宗承上清派,而上清派却是截教的流派分支。

    “没想到僵约位面竟然还有截教传承……”

    虽然僵约位面的截
古武兵王在都市小说5200
教,与洪荒截教没什么关系,但毕竟都是截教。

    冯睿收回了目光,也没兴致继续逛下去,直接瞬移返回了佳佳大厦。

    …………

    “何应求,何应求……”

    当天夜里,夜深人静之时,何应求睡得迷迷糊糊间,隐约听到耳边有人在叫唤自己。

    何应求迷迷糊糊顺着声音而去,转眼间来到一座宫殿前。

    “碧游宫!”

    何应求抬头一看,只见宫殿门前挂着一牌匾,其上刻写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碧游宫

    一阵清风吹来,何应求猛然打了个激灵,瞬间清醒了过来。

    “这是什么地方?”

    何应求惊恐万分,四处张望,莫名其妙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换做是谁怕是都一样吧。

    须臾之间,云雾渐渐散去,碧游宫中显现出一道金色身形,那金衣人盘坐在空中,长长的头发随着清风飘扬。

    “何应求,见本君为何不跪?”

    “应求拜见仙人。”

    何应求立刻拜倒在地,此时他已经想起碧游宫是什么地方了。

    碧游宫不就是上清灵宝天尊,截教教主的道场吗,没想到他竟然有幸来到了碧游宫。

    传闻茅山宗宗承上清派,而上清派却是截教的流派分支,如此算来茅山也是继承了截教道统。

    “本君乃太上金阙九穹万道无为通明太玄教主,亦为截教代掌教,今日梦中特来授你一法,望你能重震截教威名,以众生安危为己任,守正辟邪,除魔卫道!”

    “弟子尊令!”

    默然坐在空中的冯睿,屈指一点,一道金光没入何应求脑海。

    冯睿传授他的并不是上清仙法,上清仙法修炼基本要求,必须要达到地仙期,何应求距离基本要求还差的远。

    传授何应求的法门,是冯睿随意自创的练气法门,能够修炼到地仙期,放在僵约位面也算是顶尖功法。

    “再赐你一瓶丹药吧,修为如此低下,怎能肩负起重震截教的大任。”

    “多谢祖师!”

    何应求闻言羞愧难当,他年轻时也是练气天才,可惜后来腿瘸了,心灰气冷之下不免有些自暴自弃。

    “去吧!”

    冯睿轻轻挥了挥手,下一瞬何应求便感到天旋地转,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家中。

    “原来是做梦……”

    何应求自嘲笑了笑,可突然间他神情一僵,因为他手中莫名多了一个玉瓶。

    并且稍微一回想,他发现自己脑海中,竟然多了一段记忆,那是一门高深莫测的练气法门,比他原本修炼的茅山法门,不知道高深了多少倍。

    “竟然是真的……”

    何应求惊喜跳了起来,打开玉瓶后,顿时一股异香弥漫开来。

    “好丹!”

    何应求不是不识货的人,丹药好坏他自然能够区分。

    何应求连忙爬起身来,不到半个小时雕刻好一块排位,把排位放在祖师灵堂最上方,只见排位上刻写着:太上金阙九穹万道无为通明太玄教主

    “祖师爷在上,弟子必将重震截教威名,以众生安危为己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