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网游之我是火枪手 > 第643章 事实

第643章 事实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闷骚!”磕了对慕一没有告诉对方自己呵呵先生的身份给出了一个恰到好处的评价。

    慕一只装作什么也没有听见,径直向着旗场走了过去。

    街头对决·赌斗

    赌注(一汪浊汤):五千万金币+元素之书(水之书页)

    赌注(呵呵先生):暂无

    插旗最开始的称呼就是街头对决,当然这也是闪动官方对于插旗决斗的正统称呼,是一种用来解决玩家之间恩怨的战斗方式。而插旗这个词的由来是因为街头对决开始的时候旗场长边的两侧会各竖起一面互不相同的旗帜,而输掉的一方的旗帜就会随之消失,这才是插旗这个词的来历。

    魔法师原来叫一汪浊汤,看名字应该是个水系法师,而他拿出的那份元素之书也证明了这一点,所谓的元素之书就和传说之中的《韩国天然美女图鉴》一样,其实一共也没有几页,一种元素一页,这件特殊装备与杀人书类似,但是又大有不同,杀人书每杀掉一个人才会激活一层的效果,而元素之书只要装备增幅就持续存在,所以如果在仅计算单独一页的增幅数值盒效果的话,杀人书可以说是完败。

    而且两者的获取方式也不近相同,杀人书是在无主之城杀掉玩家之后随机掉落,而元素之书则需要完成相应元素圣殿的任务才能够从任务获得的宝箱之中随机获得,当然两者都是可以无限刷的。

    不过阿比忒大6目前除了元素神殿的相关职业之外还没有能够掌握全元素技能的魔法师,而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一名玩家就职元素神殿的任何职业,所以元素之书也就成了阿比忒大6之中一个有可能实现,但是却又难以实现的传说了。

    对方既然划下了道儿来,慕一自然是直接接招,将右手上的戴德撒旦的锁魂链卸了下来,加上五千万金币放了进去。

    系统判定赌注等价。

    当然若是将这两件装备放出来出售的话,锁魂链的价格足够买五张以上的顶配属性的水之书页,但是按照系统那死板的计算方式的话,两者等价,慕一有自信自己一定会赢,这个时候也不在乎自己的赌注其实是远远高于对方的。

    交了赌注,进入旗场,双方站定。

    一汪浊汤这个时候也看见了自己面前的这个火枪手的id了。

    呵呵先生!

    一汪浊汤的心情先是一凉,这个一身西装革履的家伙居然就是那个凶名赫赫的黑暗阵营第一火枪手,但是随即就又是一热,无论这家伙之前的名声是怎样的煊赫,现在火枪手都已经是下水道职业,而自己若是能够杀掉这个呵呵先生,不但是自己可以赚到一笔树木不小的金币和装备,还能够得到一个击败曾经大神的名声,虽然这名声的含金量低到了铁镀铜的级别,但是这毕竟是名声。


抗日之特战兵王小说5200
    一汪浊汤正在丫丫着自己战胜了面前的这位火枪手之后的场景,战斗却是开始了,慕一当然不知道一汪浊汤在想什么,直接抬手举枪,扣动扳机,攻击的效率端地是摧枯拉朽一般,就算是知道了也智慧让攻击更加伶俐几分。

    慕一没有立刻使用迷你炮台和恶魔诏令,他就想要看看在没有任何增幅的情况下火枪手的装备输出究竟在怎样的一个层次上了。射出的弹药不偏不倚地命中了一汪浊汤的脑门,布甲水系法师,看着对方头顶飞起的那个伤害值,慕一满意地点了点头,不高不低的六位数,一名正统的魔法师三分之一的血量了,不过一汪浊汤显然并不是一位正统的魔法师,仅仅掉落了不到四分之一的血量,这中间相差的可是接近百分之十的数值。

    一汪浊汤在慕一手中的火枪声音响起的时候就从丫丫之中反应过来了,但是却是已经来不及闪避了,正中眉心的这又疼又屈辱的一枪偏偏伤害值还高得可怕,一汪浊汤的心中不禁难以自信地咆哮道:“这特么是什么伤害!这家伙不是火枪手吗?不是都说火枪手的枪械硬伤害被削弱了整整百分之三十五吗?而弱点伤害更加是减少了整整百分之一百的增幅!这是削弱之后的增幅?”

    枪械的伤害削弱是确实存在的,但是就职了枪炮掌控者的慕一对于弱点的暴击伤害却是不减反增,两相消磨之下,慕一使用武器攻击的伤害值虽然大不如前,但是只要攻击命中对方的弱点所造成的伤害还是相差不多的,配合着恶魔诏令的削弱效果,勉强可以和之前的五段蓄力的凝神一击相比。跌落神坛已经是必然的了,不过却没有虎落平阳,也更加不是犬辈可欺的。

    有了之前出神儿丫丫而被先手攻击了的教训,一汪浊汤此时虽然心中满是对于对面的这名火枪手那丝毫不差的伤害数值的震惊,但是手中的操作却是一点儿都没有慢下来,快地撑起了魔法盾,对自己的脚下释放了一个泥沼术,为了保守起见又给自己加了一个法杖上附加的水盾术。

    防御妥当,这才抬头看着正在装填弹药的对手,一汪浊汤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看呵呵先生这个装填弹药的模样,火枪手的攻击度被大幅度削弱的事情应该是事实了,怪不得这家伙的输出这么高,要知道一件武器的攻击度越低相应的其伤害值就越高,这家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淘换出一杆只有一弹容量的火枪,拥有这样的伤害倒也是无可厚非。

    一汪浊汤当然是在扯淡,就算是拥有单火枪的火枪手打出这样的伤害值也是有很多可以厚非的一件事情的,但是这个时候他正是要给自己找信心,就算是疑点众多,也只愿意相信自己心中的那个解释。人们往往只愿意相信他们认为是事实的事实才是真正的事实,而忽略了那个他们不愿意相信是事实的事实才是真正事实,而这句话本身就是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