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网游之我是火枪手 > 第626章 榜眼

第626章 榜眼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慕一现在身上什么装备都不缺,当然还有几个特殊装备的栏目是空着的,但是指望着这种boss能够掉落顶级的特殊装备这无异于是指望着刷小怪能够掉落银色装备一样,概率是有,但是又有几个人真的遇上过?

    一丝不苟地将弹药再次装填到了狂怒星辰之中,这杆火枪什么都好,就是装填度完全取决于玩家的熟练程度,遇上突的情况就会很尴尬了,因为手炮的副武器栏已经被迷你炮台取代了,慕一的火枪之中若是没有弹药的话,一时之间还真是很难脱困的。

    旅行者一脸古怪的笑容看着慕一,说:“呵呵先生!你真是可以的呀!我现在都在怀疑你究竟是不是火枪手了!”

    其余几人也全都眼神锐利地看着慕一。

    烟酒糖茶率先开口,说:“我现在已经开始不相信了!”

    至于烟酒糖茶究竟不相信什么,她没有说,但是慕一却是猜得出来,她当然是不相信慕一之前所说的那句:“我现在说我不是那个火枪手你相信吗?”当时两个人在讨论安度因拦截的那位接受了隐藏转职任务的火枪手究竟是不是慕一的问题,烟酒糖茶原本是相信慕一不是的,但是这下子却是又不相信了。

    慕一有些不明觉厉地挠了挠自己的头,问道:“什么意思?”

    “你自己看看输出榜单!”旅行者阴阳怪气地说道,说着就将一张截图给了慕一。

    像是这样的大型团队刷大型boss的活动之中自然都是有相关的输出榜单来计算玩家之间不同的输出贡献度的,慕一虽然并没有过多地关注这个,但是却不能让别人也跟自己一样,显然烟酒糖茶和旅行者两个人就都是相当关注贡献度相关榜单的玩家,或者说这个团队之中除了慕一这个心宽的家伙之外都对输出榜单很是关注。

    贡献度榜单的第一名是一个叫做皮卡丘不丘的玩家,看这个名字和这个输出能力应该是一位雷电系的魔法师;第二名出乎所有人包括慕一自己的意料之外,居然是呵呵先生四个大字,慕一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插科打诨的攻击居然给自己赚了一个输出贡献榜单的榜眼位置,而且瞧那个趋势恐怕自己若是后来没有往迷你炮台之中装填魔晶的话恐怕还有角逐第一名的可能;第三名也是熟人,老王的隔壁这位武器大师当仁不让;烟酒糖茶同为武器大师抢了一个第五名;焦灼因为火焰法师被水系怪物克制的原因甚至都没能进入前五名,可怜巴巴地拿了一个第七;倒是旅行者这位满世界旅游的盗贼输出能力果然不差。居然拿了一个第九名;楚扛鼎作为盾骑只能是吊车尾,慕一甚至都没有看见他。

    慕一只是粗略地扫了一眼前十名,看见了自己的几个熟人就没有继续往下看了,能够造成这种输出伤害的原因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慕一实在是太低估了将迷你炮台的弹药机匣改装为魔晶机匣之后对于迷你炮台的攻击力的增幅了,魔晶能量武器对于这种生物身上的蛋白质防御力几乎是百分之一百无视的,
君为聘txt下载
那面板上的伤害数值虽然平平,但是真的打到了身上之后的伤害值可是没有丝毫打折的百分百无视防御力的攻击!

    “迷你炮台是魔晶弹药!魔晶弹药的隐藏属性效果你们应该是知道的吧?”慕一这个时候自然是不会将注意力引导向自己的职业了。

    迷你炮台再强力毕竟也只是个辅助攻击的物品而已,况且迷你炮台的攻击还是熔岩弹属性,被水系怪物克制,所以慕一手中的主要输出还是狂怒星辰这杆火枪,不过若仅仅只是单凭这这杆狂怒星辰的话,最多能够抢一个前十名的位置也就是顶天的了,却绝对不会有这般风光地做了这雷电系法师之下的第一人。

    当然慕一现在面临的局面说是风光自然可以,但是说是招摇也不是不行,若不是招摇的话也不至于被这加个人这看怪物一般的眼神儿直勾勾地盯着了,而一名火枪手玩家生生抢了武器大师,盗贼,魔法师这样标准的输出职业的名头也绝对不能说不是一件极其招摇的事情。

    这一会众人反而是默认了慕一的这个说法,寒暄了几句之后就各自离开了。

    旅行者留了下来。

    慕一凭栏而望,喃喃道:“都是一片浩荡的瀚海,怎的这魔幻世界之中的海水偏偏就是少了那一分悠然从容的闲适!”这话慕一是说给自己听的,自然别人全都听不见,只是在感叹为什么火枪手做出了这样的攻击伤害,别人为什么就这么不能理解呢?

    旅行者站在了慕一的身边,笑着说:“他们之前看你的那种虚伪的眼神儿和刚刚那尊敬畏惧你的眼神儿对比起来看着真爽!特别是那个叫焦灼的家伙!”

    慕一呵呵一笑,说:“假话全不说,真话不全说,全说全不说,总归是要说!焦灼那种人才是在任何一个时代都能够混得开的人!人吗?总是要说些什么东西,与其说一些招人嫉恨的实话,难道说两句上人见喜的假话不是更好吗?千样穿万样穿,马屁总归不会穿!不然你让人家怎么样?直接开口言明我这个火枪手就是个下水道?”

    旅行者也知道慕一这话没有错,却仍旧是皱着眉头说:“但是我就是不喜欢这种假惺惺的表情!”

    慕一笑了笑,没有说话。像旅行者这样的人的确是很难理解焦灼的那种为人处世的作风的,如何能够让一个有理想并且有经济基础的实现理想的人去理解那些根本就没有资格谈论理想的人为人处世的方法呢?这是一个飞展的时代,太多的这个时代的年轻人被时代抓了壮丁,放弃了本身的理想,投入了那所谓的时代展之中,这是一种必然,慕一是幸运的,旅行者更加是幸运的,但是又能够有多少人像他们两个这么幸运呢?

    凤毛麟角!

    慕一耸了耸肩,没有再将这问题向更加深入的地方思考,因为那样慕一就会不得不开始质疑自己的信仰,是什么导致了这一切?

    时代吗?那时代又是由什么带动的呢?

    是那些人民公仆带动了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