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网游之我是火枪手 > 第530章 荆棘女

第530章 荆棘女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茂密的灌木从之中混入了一根藤蔓确实不是什么显眼的事情,但是当这根藤蔓完全变成了血一样的红色,而且就像是一条毒蛇一般高高抬起头,做出进攻姿态的时候,那就算是慕一想要不发现都很困难了,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慕一现在也终于发现了身上的变化了,因为原本仅仅存在于背后的血色符文,此时此刻已经遍布了慕一的全身了,那原本甚至能够透过皮甲的光晕延伸到了裸露出来的手掌的时候,那光晕甚至都有些炫目了。

    随着时间沙漏流尽一个音量绝对超标的声音在慕一的耳边响起,系统自动根据慕一的体感帮慕一降低了系统音量,不过就这么一大一小之间,慕一却是完全没有能够听清楚这饱含着愤怒,怨毒,诅咒等等负面情绪的咆哮究竟在刚刚的一瞬间说了什么,而等慕一的听觉恢复了过来的时候,这句简短的咆哮已经结束了,其内容究竟是“卧槽!”“卧渠!”“卧擦咧!”还是“尼妹!”“尼玛!”“尼大爷!”就已经是不得而知的事情了。

    慕一皮肤上闪烁着血红色光晕的符文随着这一声刺耳的声音终于黯淡了下来,但是那一道道仿佛是被烧灼出来的符文痕迹却是留在了慕一的皮肤上,这种符文甚至还烧掉了自己身上的这套防具三十多点的耐久度,想一想修复这些装备那天价的价格,慕一就不得不一阵肉疼。

    不过这个时候慕一却是没有时间来关注自己身上的装备了,因为那高高抬起了在阳光的映照之下依稀闪烁着瓦蓝色光晕的荆棘藤尖端已经就好像是一条毒蛇一般地咬噬了过来,迅捷宛若闪电,而且荆棘可是根本就不需要计算闭口和射毒的反应时间,这藤蔓只要擦中慕一的身体,恐怕就是一个爆炸式的持续掉血效果了。

    瞬开移动技能侧身向右侧躲开,那血红色的藤蔓如同箭矢一般的攻击落空了,然后就仿佛是失去了全部的生命力一般地直接躺在了地面上不再活动了,就好像是之前毒蛇一般的藤蔓此时此刻已经变成了一根真正的藤蔓了,还是一根已经死掉了的藤蔓,从根茎的地方开始死掉了的一条藤蔓。

    这条荆棘藤蔓的确是出了一些问题,而问题也的确出现在这根藤蔓的根儿上,因为慕一此时已经发现了,这根死蛇一样的藤蔓的尽头连接到了泉水之中,而此时那原本虽然生灵繁盛但是却是很平静的泉眼仿佛是沸腾了起来,不过那也只不过是那向外喷涌的泉眼之中的气泡极端繁盛了而已,这泉水可并没有真的直接变成一锅既没有放盐也没有放其他什么调料的“杂货汤”,因为水并没有真的沸腾。

    随着水泡翻腾,一具几近赤裸的身体从泉水之中升起了,如果这句身体并不是全身都充满了绿色和叶片的脉络,那倒也算是香艳,不过这个时候在慕一的眼里,这句赤裸的女性的身体除了会让慕一感到一些反胃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任何感觉了,因为在慕一仔细观察之后才发现,这具身体上的叶片脉络并不是叶片脉络,而是一根根仿佛是游动的小蛇一般的细小荆棘组成的
娇女赋txt下载
身体,而此时此刻,这荆棘却是更像蚯蚓了,想到了蚯蚓,慕一反胃的感觉就更加严重了。

    由这样的东西组成的这样的一具身体,即使是有着蜂腰翘臀,巨乳长腿也实在是难以让人看出什么美感的,更何况这具身体完全是血一样的红色,由上而下,全都是跟之前的那条毒蛇一样的荆棘藤蔓一般的血红色,而这血红色的身体上却还是镀着一层蓝色的光晕,瓦蓝瓦蓝的光晕。

    “背弃了先祖的堕落者!你居然还敢来到这里饮用这圣洁的泉水!”

    血红色也是有区别的,而当量变引发质变的时候,血红色也会有不同的色差,所以这名全身血红的荆棘女睁开双眸耳朵时候,慕一满眼都被那两道晶亮的血色光晕充满了。

    慕一的种族天赋任务终于是变了,原本含糊的一句饮用一口生命之泉的泉水的任务提示变成了:击杀荆棘守卫者,获得真正的封印解放。看来自己跟面前的这个由血色荆棘组成的身材火爆的女人必须有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了。

    虽然明白了自己恐怕必须要打上一场之后才能够完成任务了,但是仍旧是准备为了能够不战而屈人之兵做出最后的一点点努力,慕一说:“就连精灵神都没有放弃他的孩子!你有什么资格禁止我饮用这神圣的生命之泉的泉水?”

    “精灵之神永远都是宽容的,但是堕落者背弃的是祖先的灵魂!落在他们身上的诅咒也来自那些远古的先辈!”

    “好吧!看来是诸神崇拜跟祖先崇拜的碰撞了!我说这个所谓的精灵神怎么会这么宽宏大量呢?原来是准备着拿我们这帮所谓的堕落精灵当炮灰来对抗那些祖先崇拜的纯血精灵呀!不过没想到堕落精灵这一帮人居然是如此地不中用,有了神的帮助还是没有能够成功地击败那些祖先崇拜的纯血精灵。哎呀?事情如果要是这么一想的话?那貌似自己这一帮堕落精灵才应该是正统吧?毕竟这世界上一切的最开始都是诸神造物才对吧?不过这个道理想要想明白也不是什么难事!这正义与邪恶本来就都是由成功者来书写的东西,失败者最多也就是以一个恶人的形象被写进史书,有些可怜的失败者连被写进史书的资格都没有。”

    听见了荆棘女这么直白的话,慕一哪里还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双方的矛盾已经不是能够靠着上嘴唇碰下嘴唇的几句话就能够解释地清楚的了,既然只有胜利者才能书写历史,那么两个人之间自然就得决出一个胜负了。

    慕一换上了自己正经用来打架的装备,盯着面前的这位虽然身材火爆,但是其实最关键的部位什么都没有的荆棘女。

    女人,露点,说白了露点露点也只不过是三点罢了。这位全身都是荆棘组成的姑娘虽然身材火爆,但是那本来应该露点的三个点却全都是光洁溜溜的,所以虽然这有着一副女人身段的荆棘身材不赖,但是却也实在不会让人升起什么旖旎的念头,所以慕一盯着荆棘女看,丝毫也不避讳。

    战斗,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