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网游之我是火枪手 > 第516章 水到渠成

第516章 水到渠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近来随着距离光明阵营的距离越来越近,所以有仇家上门,却又不能出手杀人的情况日渐增多,金蝉脱壳的招数用着已经有些上瘾手滑了。

    “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果然才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慕一闲庭信步地走进了灰矮人商会,再不理会身后的那些一个个仿佛要变身雷达一般却是完全没有发现自己的身影的血刀堂玩家。

    快步走上了罗兰度号飞艇,慕一这才感觉自己暂时是安全了。

    “慕一!”

    “嗯?”

    陆果的通讯?直接叫自己的名字?

    “我有点儿饿了!”

    “嗯?”

    饿了?刚吃完饭呀?

    “我想吃点而宵夜!”

    “嗯?”

    陆果什么时候有吃宵夜的习惯了?

    她不是说本来搬过来之后就不锻炼了,能少吃就少吃一些的吗?

    有些女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喜欢用物质上的丰富来满足自己,比如买包,买鞋,买衣服;有些女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喜欢用形象上的美丽来满足自己,比如美容,比如美发,比如美甲;有些女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喜欢用胃部来满足自己,就像陆果这样的,喜欢吃东西,暴饮暴食的那种吃东西。

    “你想吃什么?”

    “现炸的薯片!”

    “这个?”

    “你可以现学现卖!我不着急!”

    “好!”

    慕一苦笑着正准备下线,安慰一下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而不开心的陆果的胃,龙翔三百斤却是在这个时候给慕一发来了通讯。

    龙翔三百斤没有任何戏谑,直奔主题,显然是觉得他接下来要告诉慕一的这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说:“血玫瑰骑士团与天堂武力之间持续了小半个月的工会大战终于随着阿比忒大陆第一届竞技场天梯战的结束而告一段落了!你们家奴隶主输了!呵呵先生你最好小心一点儿!”

    “哦!我说怎么突然叫我下线去给她做宵夜呢?”

    “嗯!女人吗!有点儿不过分的小脾气你一个大男人多少忍着点儿,自家的女人吗?遇上了不开心的事情不回家找自家男人发泄,难道出去找别的男人?”

    “额!这个我懂!”

    “你懂就行!不过我这里还有你应该不懂的!”

    “我不懂的?什么我不懂的?”

    “你看!你果然不懂!”

    “什么我不懂的?”

    “你们两个准备什么时候迈出最后的那一步呀?”

    “哪一步?”

    “少装傻!”

    “哦!”

    慕一一愣,随即就反应了过来龙翔三百斤说的最后一步是哪一步。

    “什么时候?”

    “就在今晚呀!你这平时聪明过人的家伙这种时候怎的这般迟钝?”

    “哦!哦!哦!懂了!”

    “懂了?”

    “懂了!”

    “那就好!加油!最好明天别上线了!”

    “额!这个不好吧!这不是趁虚而入吗?”

    “放屁!臭屁!什么趁虚而入!你怎么就知道人家姑娘在你面前表现出虚就不是为了让你入?人家怎么就不在别人面前表现出虚?这个时候睡了就是禽兽!不睡那就是禽兽不如!你自己选!你个二货不用选了!我用大脚趾头猜也能猜到你选禽兽不如!我给你选!是个男人就应该做个禽兽!而不是禽兽不如!”

    “额!”

    “别额了!赶紧下线去!等着你的好消息!”

    “好!那个!谢了!”

    “不客气!我们家馒头和饺子就等着
鸩巢无弹窗
小弟弟或者是小妹妹呢!”

    “额!这个太早了吧?”

    “你有毛病?”

    “当然没有!”

    “你们家奴隶主有?”

    “当然也没有!”

    “那有什么早了的!快滚!”

    有了损友的怂恿,慕一怀着奇怪的心情下线去了。

    禽兽?禽兽不如?这就不是个事儿!禽兽就禽兽!

    慕一快步走下了楼,陆果正抱着慕二狗坐在沙发上,听见了慕一快步下楼的声音,转过头来看着慕一。

    “你稍等一会儿,我马上就学!”

    “我不着急!”

    慕二狗安静地躺在陆果的怀里,没有像往常的时候那样轻松地挣脱女主人的怀抱去找主人。

    置锅,起火,热油。

    薯片?说白了就是油炸薄土豆片然后撒盐,慕一的刀工自然是丝毫都没有问题的,只不过家里的土豆不多了,不知道能不能满足陆果此时此刻的心情。

    熟练地刮去土豆皮,然后切出蝉翼薄片。

    突然一双小手顺着慕一的腰间环抱了上来,慕一的背后也贴上了两团柔软,陆果将脸贴在慕一的后背上,不说话,也不动,就仿佛是已经睡着了,嗅着慕一身上那熟悉的味道,似是准备安然入睡。

    慕一轻轻地拍了拍陆果叠放在自己腹肌上还不时很不老实地搔弄两下的小手,说:“别抱了!”

    “?”陆果没有说话,但是疑惑,恼怒,羞赧等等混杂的情绪却是通过轻微颤抖的身体表露无遗。

    慕一微笑着解释道:“土豆片就要下锅了!要是不小心被溅起来的油点崩到可是会留下疤痕的!”

    (龙翔三百斤:混蛋!蠢货!斯丢匹德!老子就没有见过你这么蠢的家伙!玛德人家叫你做现炸的薯片你居然真就只是来做薯片的是吗?哪轻哪重都看不出来吗?老子有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陆果放开了环抱着慕一的手臂,慕一拉着她的手将她稍微带远了一点,将一块手巾递到了陆果的手中。

    “这干嘛?”

    “挡着一点儿!小心被溅到!”

    “这么远了!就算是喷过来了!也就是一小点儿了吧?”

    “一点儿点儿我也心疼!”

    陆果低头不语,绯红由脸颊直到脖颈,甚至从前那豪迈的“奴隶主”此时此刻都不敢抬头看一眼自家的“奴隶”。

    (龙翔三百斤:小子行呀!这套路用的!)

    慕一的刀工精湛,所以蝉翼土豆片才刚刚下锅就变成了金黄色,慕一拿过抄手将薯片捞了出来,不过第一次的尝试有些失败,因为慕一切出的土豆片太过纤薄了,甚至用抄手捞起来都会碎掉。

    “看来得再来一次了!”

    “我不着急!”陆果轻轻地咬了咬下嘴唇。

    洗土豆,削皮,切片,下锅,抄起。

    这一次的薯片有稍微有些厚了,表皮炸得已经有些坚硬了。

    “看来又得再来一次了!”

    “我不着急!”陆果重重地咬了咬下嘴唇。

    洗土豆,削皮,切片,下锅,抄起。

    这一次刚刚好,慕一端着薯片微笑着看着陆果。

    “这一次不用重来了!”

    “老娘我很着急的!你这个混蛋!”陆果夺过慕一手中的薯片扔到了一旁,跃起抱住了慕一的脖颈,整个人都像一只树袋熊一般地挂在了慕一的身上,直接吻住了慕一的嘴唇。

    慕一忘了,还有些女人不高兴的时候喜欢找她们所钟爱的那个男人来满足自己。

    情不知所处故一往而情深,渠不知所筑故水到而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