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网游之我是火枪手 > 第447章 一人一马,有酒有剑

第447章 一人一马,有酒有剑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本来以为遇上的也就是一个整天满世界转悠等着用自己的祖传秘籍换别人刚烤好的土鸡的乞丐老大爷,没想到居然在当庙里当清洁工的老和尚!”旅行者跟在慕一的身后,小声地嘀咕着。

    穿过宽阔的防空洞,两个人来到了地面上,简单确定了一下方向。

    慕一第一次召唤出了自己购买的那只双足草食龙,跟正常的深绿色拥有黑色头冠的草食龙相比,慕一的这一只相对来说要小上一号,换来的是大概高出二十点左右的速度加成,而之所以慕一的这一只双足草食龙除了腹部意外全都是黑色的原因就是这只草食龙的身上附加了一个隐身的技能。

    这个隐身自然不是潜行那么牛掰的技能,否则也不会只卖区区十万金币,慕一这只双足草食龙的身上附加的是一个光照强度3级以下怪物仇恨范围降低五十米的被动技能,可别小看这五十米,实际上阿比忒大陆之中八成怪物的无伤仇恨范围甚至还不到五十米,也就是说只要慕一不犯贱主动攻击别人,野图的怪物看不见慕一从自己的身边走过。

    “喂!你就准备真么一路骑着这哥们过去!”看见慕一熟练地翻身上龙,旅行者也召唤出了自己的那只冰晶魔蛛。

    “一人,一马,有酒有剑有知己!这不就是小时候的梦想了吗,虽然对于这个知己我不是太满意,但是还好是个红颜知己,也算是聊以慰藉了!”慕一七分玩笑,三分当真地笑道,哪个男孩子小的时候没有玩过木剑,哪个男孩子没有一边畏惧着自家大人“骑狗烂裤裆”的恫吓死皮赖脸地骑着狗喊着“驾”。

    西方的小孩子心中大多揣着一个英雄梦,想象着有一天可以拥有超能力,拯救世界,这是西方的浪漫,东方的孩子心中揣着的却是一个武侠梦,想象着有一天能有一匹骏马,一把长剑,几两碎银,还有一片浩荡江湖,这是东方的浪漫,只不过时间煮熟了眼中的泪水,现实磨碎了心中的浪漫而已。

    “那这个是冰晶魔蛛?”慕一愣愣地看着旅行者召唤出来的这只“工艺品”。

    确切地说旅行者召唤出来的并不是一只生物,有棱有角的身体,有棱有角的四肢,这是一只完全由多边形的单纯几何结构组成的,这可是绝对不应该出现在正常的生物的身上,这完全就像是一只用冰块雕刻而成的工艺品。

    “否则呢?”旅行者坐上了自己的冰晶魔蛛。

    “我算是明白了你为什么会不讨厌这只怪奇的生物了!”

    说实话看见了这只冰晶魔蛛的造型,应该没有任何的的女孩子能够抵挡这种璀璨的宛若钻石一般的东西。

    旅行者安静地赶上了慕一,不过她的蜘蛛因为身体结构的原因,自动将慕一挤到了整条大路的侧面。

    慕一没有说话,也没有反驳旅行者的意思。

    温柔地扶着手中细皮条扭成的缰绳。

    “呵呵先生!话说你游戏玩得这么好?你现实里面究竟是干什么的?是现役的职业游戏玩家?还是游戏主播?又或者是某个已经退役的前职业大神?”旅行者走着走着突然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慕一先是一愣,然后就实
次元末世之完美融合全文阅读
话实说了,说:“没工作!啃老!仗着有个好妈,一天天地混吃等死!”

    旅行者认真地看了看慕一的眼睛,问道:“不开玩笑!说实话!”

    慕一笑了笑,看着盯着自己猛看的旅行者,问:“没开玩笑,是实话!怎么?我看起来就那么像是一个充满了正能量的人吗?”

    “像!你就是那种无论说什么话,做什么事情,都能让人看出可怜和可爱的男人!你别误会!我从男女感情方面对你没有任何特殊的想法,就是陈述一个事实!”旅行者仍旧是很认真地看着慕一。

    “那可真是太谢谢你这么高的评价了!”

    “看在我评价这么高的面子上上不是先给我讲述一下你的额故事呢?”

    “你怎么会突然对我的故事感兴趣?”

    “我对大部分言谈有趣,作风有趣,但是能够从眼神之中品味出深刻痛苦的人都感兴趣!可能是我个人童年经历的原因吧!既然你不愿意直接跟我说你的故事!拿我就先跟你讲讲我的故事!故事我准备好了!你呢?”

    慕一微笑着拿出了一瓶酒和两个杯子,说:“虽然不可能真的像究竟那样去麻痹神经,但是味道还是不错的!”

    旅行者微笑着看向慕一手中的酒,问:“闪动不是号称绝对神经模拟吗?”

    慕一摇了摇手中的酒瓶,解释道:“酒精属于类兴奋性物质神经元模拟,跟毒品一样,都是属于神经元模拟器之中禁止模拟的a级禁止感觉!闪动哪里来得这么大的胆子敢模拟这个?”

    慕一伸手将一个杯子抛给了旅行者。

    “喂!你就这么扔给我!这又不是电影,我绝对会接到!要是脱手了怎么办?”旅行者有些手忙脚乱地接过了慕一扔过去的杯子。

    慕一翻了翻白眼,说:“这的确不是电影!但是这是游戏!你点一下确定交易就算是掉到了地上也会原封不动地回到你的手里的!”

    然后慕一有用同样的方式将酒瓶子扔了出去。

    “喂!咱们两个这个样子会不会有点儿傻呀!”

    两个人骑着坐骑,端着酒杯,看起来的确有点儿傻!

    慕一被气乐了,直接收起了手中的酒杯,说:“你想要跟我喝酒讲故事,我这氛围都给你创造好了,你回过头来就给我这么一句?不喝了!”

    本来一本正经地聊天,慕一身上知己好友耐心倾听的的范儿都起来了,转身旅行者来了这么一句,慕一一口老血憋在心里,绝对是严重的内伤。

    “别呀!我这故事在心里都酝酿好了,都已经准备哭了!你别不听了呀!”旅行者干净笑着阻拦道。

    “不喝了!”

    “那算了吧!”

    慕一不可能跟旅行者讲述自己的故事,而旅行者明白就算自己跟慕一说了自己的故事也不可能换到慕一的故事,所以大家既然不愿意交换,那到是不如就这样闹剧收场,彼此留一份情面。

    (丫鸟:今天无聊,听刀郎的歌,从小听到大的旋律听着听着就哭了。笑点越来越高,泪点却越来越低,时间真是有趣的东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