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网游之我是火枪手 > 第379章 交手

第379章 交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慕一深吸了一口气,不过这里的空气显然没有办法使用清新之类的词汇来形容。

    看着慕一熟练地挥动着自己的短剑,瞄准菊花靶问道:“你会使用近战职业的剑盾吗?”

    “不会!我其实是一个火枪手来的!这个你应该是知道的!”慕一轻呼出了一口气,开始缓缓移动了起来。

    这里是一处被无数的血雾包裹着的圆形的平台,平台的下方是翻滚这的深红色岩浆,慕一抽空扫了一眼稍微伸手感受了一下,温度逼人!

    “别掉下去!否则就算是你失败了!”瞄准菊花靶很是友好地提醒道。

    “是吗?那还真是谢谢提醒了!不过我突然发现我的血条不见了?”

    “当然!完全拟实的战斗!不过痛觉被削弱了!”随着慕一的移动,瞄准菊花靶也跟着移动了起来。

    “那么我是不是就可以尝试着杀掉你了!”

    “这里虽然有着自己的一套规则,但是这里相对来说还是很公平的,没有人是杀不死的!理论上来说你的确是可以杀死我的!”

    “那还真的是很公平的!”慕一作势就要挥剑前冲。

    瞄准菊花靶被慕一的这个动作吓得赶紧准备举盾防御。

    “淡定一点!别忘了,你才是那个拥有绝对优势的人呢?那么害怕我干什么?”慕一没有前冲,只是笑着看向脸色被熔岩映照地通红一片的瞄准菊花靶。

    瞄准菊花靶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怒火,他也明白,慕一这么做就是想要自己生气,因为愤怒往往会严重影响一个人的判断力,说:“呵呵先生这个名头无论如何都太有震慑力了!即使是把你逼迫到穷途末路的地步,也是要加倍小心的,更何况你现在还没有被逼到穷途末路,不是吗?”

    “的确没有,你的那位魔神大人至少还给了我一柄质量不错的短剑和一面轻便坚固的盾牌!虽然跟你的装备比起来简直简陋得有些拿不出手!但是~~~”慕一用手中的短剑轻轻地敲打了一下手中的盾牌,发出了一阵清脆的声音。

    “但是什么?”

    “但是我觉得这把剑应该是足够切开你的身体的!能够锋利到切碎骨骼的地步就不奢望了,只要能够切开皮肤我就已经相当满意了!”

    “是吗?那么你已经可以满意了!我之前就说过,这里是相对很公平的,魔神大人自然是不会发一把连我的皮肤都切不开的武器给你的!”

    “是吗?真好!”慕一微笑着看向瞄准菊花靶!

    “看来你已经找到能够让你胜利的办法了!”

    “没错!但是我现在想要实验一下!”慕一点了点头,脚下一直没有停下来的步伐骤然停顿了下来,然后又瞬间加速前冲,进入了邪灵祭坛之后,不光是慕一身上的装备,就连技能也一同被限制了,所以失去了加速技能的慕一此时的移动并不是如何地迅速。

    “我本来以为你还得跟我周旋一阵的,没想到你居然一上来就准
海贼王之功夫之王笔趣阁
备跟我正面对攻了?”瞄准菊花靶哪里会不应战,挥动着盾剑也向着慕一冲了过来。

    “原本是想要试探一下的,不过突然发现越观察越觉得自己不是对手,所以至少在彻底丧失斗志之前还是需要正面对攻一下的!没准儿就能发现一些破绽呢?”慕一没有丝毫的退缩,迎着瞄准菊花靶就冲了上去。

    两个人快速地交战到了一起,瞄准菊花靶左手盾牌上伸出的剑刃直直地刺向慕一的身体,根据那剑刃的大小,如果被刺中的话,慕一丝毫都不怀疑自己会被对方直接秒杀。

    骤停,提盾,慕一没有直接去格挡对方的盾剑,就凭自己现在的这个小身板儿,被直接戳飞都是轻的,要是对方的攻击准确一些的话,估计连盾带人都得被捅一个透心儿凉。

    盾剑将要接触到慕一的盾牌的时候,慕一将盾牌向侧面歪了一个弧度,那宽长的剑刃就直接摩擦着盾牌的表面被慕一挡到了身体的左侧,仅仅带出一串火星和刺耳的摩擦声,但是要知道的是盾剑是瞄准菊花靶的左手握持的,因此此时瞄准菊花靶的整个身体都是一个很尴尬的姿态,左腿撑地,右腿前冲抬起,左手向着自己的右侧伸过去去,直接挡住了右手的方向,而慕一借着对方的力量一推,瞄准菊花靶巨大的身体就直接倒在了地上。

    慕一顺势右手挥剑刺下,没有丝毫的停滞,瞄准菊花靶的话没错,这位魔神大人的确给了自己一把足够跟对方对抗的武器,慕一的短剑直接顺着花岗岩肌肉侧面那细小的缝隙插进了对方的后背之中。

    “握草!”瞄准菊花靶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咒骂,直接摔倒在地,慕一顺势拔出了自己的短剑,刚想要继续追击的时候突然发现,对方背后的翅膀竟然真的像一把巨爪一样向着自己拍了过来,没有丝毫的犹豫,慕一直接拔出了自己的短剑抬起了盾牌,即使是这样慕一也被对方直接拍飞了出去。

    “你的剑盾攻击还真是出乎意料地强大呀!”瞄准菊花靶迅速站了起来看向正在擦拭嘴角血渍的慕一。

    “你的优势之明显倒是丝毫都没有出乎我的意料!”慕一就是简单地被对方的翅膀拍了一下,甚至被拍飞之前还使用盾牌格挡了一下,还是被拍得手臂一阵剧痛。

    慕一手中的虽然是短剑,但是还是穿透了瞄准菊花靶的胸膛,从背后刺入,从胸口刺出,因为角度的原因慕一刺入的是对方的右侧胸口,瞄准菊花靶用手指轻轻地抚摸了一下被慕一刺出来的伤口。

    “你没有流血!”慕一看着对方轻轻拂过自己的伤口,那伤口竟然就那么复原了。

    “说的好像你流血了似的?”

    慕一伸出了自己之前擦血的右手,上面还有殷红的一片血渍。

    “哦!我忘记了!你还在血腥竞技场还没有获得过一场胜利呢!”瞄准菊花靶看了一眼慕一手上的血渍,苦笑着意识到这个刚刚差点儿直接要了自己性命的男人在这片自己熟悉的竞技场之中只是一个初来乍到的新手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