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网游之我是火枪手 > 第260章 因为爱情

第260章 因为爱情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新掉落?是什么东西竟然能够吸引你去刷那种一般都只有缺图纸的生活类职业玩家和一些大公会缺材料才会去刷的副本?你这两样东西似乎都不缺吧?”慕一疑惑地看着龙翔三百斤。

    “鲁格之锤!”龙翔三百斤只说出了一件装备的名字,四个字。

    “没听说过!”慕一的回答同样直接,一句话,四个字。

    “那你这个一个整整礼拜都干什么去了?”龙翔三百斤鄙视地看着慕一。

    “我说我不记得了,这个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慕一笑着看着龙翔三百斤。

    “我本来以为你会说你被外形人抓走了!”龙翔三百斤转身,对着众人说:“走吧!絮叨半天了,中午下线之前争取刷完两次副本吧!”

    “嗯!事实上其实我不记得了和被外星人抓走了其实可以是同一件事情的!”慕一笑着再次打断了龙翔三百斤的话。

    闲聊着这七天里面慕一没有经历的事情,六个人走向了赫顿城的副本。

    “嘿!老大你绝对想不到我们这七天到底是怎么过来的?”首阳山山鬼走上去跟着慕一,笑着问道。

    首阳山山鬼这样地上来跟自己聊天,慕一自然也不好意思就用一句“做觉醒任务?刷副本?还是闲着发呆?又或者是一身传奇装备站在街上接受菜鸟们瞻仰的目光?”来打发掉仅仅是因为崇拜慕一的运气而成为自己小弟,帮自己在和龙翔三百斤的口水仗中帮忙的朋友。

    “没有我的日子里你们都是怎么过来的?”所以慕一简单地扯出了一句很能够引发话题的废话。

    “我们才没有过得很痛苦呢!即使是没有你的情况下!”龙翔三百斤站在领队的位置回头看向慕一,满脸的嫌弃,不过那仿佛此地无银一般的废话实在是直戳笑点。

    “过得很好?”

    “很好!”龙翔三百斤完全就是一副典型的因为某些事情做得比自己最好的朋友不好而赌气的孩子模样。

    “很好?那可就太好了,至少我不用听你们跟我谈论有关于你们没了我之后过得到底有多惨的事情!那么这段对话至少能够减少六成的话题,真是太棒了!”慕一笑着搂住了身边首阳山山鬼。

    首阳山山鬼几乎是立刻就推开了慕一的手,说:“老大,事实上就这个问题我跟龙翔是一伙的!”

    “嗯?对不起!”慕一立刻道歉,对于这样的问题,三个朋友,因为一个无足轻重的问题发生分歧,慕一的解决方法向来就是被分离出来的那个人不论对错向那个两个人的联盟道歉,并试图缓解双方的关系,不过如果不想要继续维持这段友情的话,那就算是掏出刀枪生死决斗也没有什么关系。

    “这个道歉来得真快!真是一点儿都不走心呀!说一些走心的话不好吗?”连初来乍到的浴盐都不禁吐槽道。

    “但是你就是听不出他语气里面丝毫的没有诚意!”月色如歌笑着拆自家姐妹的台。

    浴盐有些讶异地看着慕一,说:“月儿从来都没有给男人说过这样的好话的,连钻石都没有过!虽然那个家伙的确是个混蛋!”

    “嘿!姑娘!”月色如歌很是嫌弃地看着浴盐,却是没有丝毫生气地意思,只是假装怒气冲冲地说:“你就是个个大嘴巴!”,不过这也足见两个人的友谊深厚。

    “真是相当让人喜欢的夸奖呀!”慕一自然不敢在这样尴尬地情况下插话,因为所有有脑子有老婆的男人在其它异性对自己表达对比式的夸奖的时候,都会选择沉默,因为任何的回答都会引起不当的误会,所以这话是一直被慕一语言压制的龙翔三百斤说出来的,出乎意料地一针见血,强势反击。


赶尸世家最新章节


    “你们别误会!”此时的月色如歌竟然祭出这种低劣的解释。

    “嘿!姑娘,你不觉得越描越黑吗?你要是解释的话,这事儿就没完了,这帮人大概会一整天甚至一整月去寻找某些不存在的事实真相的!什么都不说最好,大概到副本接待处之前这帮家伙就会忘掉这件事情的!”慕一适时地制止了月色如歌装备继续说出的会引发未知效果的话。

    “你们两个人的事情先放下不说,先说说那位钻石的故事吧?”首阳山山鬼倒是一本正经地开口问道,那说话的诡异语气简直,简直酸透了。

    慕一笑着搂过首阳山山鬼,以便月色如歌没有办法看见首阳山山鬼脸上那很难让任何女生升起喜欢感觉的典型的吃醋的表情,至少女生不会对自己还不喜欢的男人脸上那种自己的东西被别人占有的诡异表情表示喜欢,如果有的话,那慕一就只能说“姑娘,差不多得了,公交车不好当!”。

    “嘿!猴子!你跟她们相处了这么多天,应该意识到如果你知道关于她的这件事情之后的后果了吧!”虽然岔开了首阳山山鬼,但是慕一又不能让众人冷场,只好扯出这种解释的机会相当充足的废话来暂时解释。

    “你是单身?”切换到三个人的频道,慕一惊讶地问道。

    “二十七年的单身狗!他跟你同岁,而且还比你大两个月!”龙翔三百斤自然也能听到慕一的问话。

    “我只不过是想要寻找爱情!这有什么不对?难道过了二十五岁就应该快点儿找一个自己连喜欢都算不上的女人就那样凑合着过一辈子吗?有或者是生完孩子再离婚?”首阳山山鬼低声地咆哮道。

    这个跟慕一不打不相识,后来又因为折服于慕一逆天的运气而投靠的男人第一次歇斯底里地冲着两个人咆哮,即使是低声地,这也是第一次,甚至在跟慕一打那场高低攻坚战的时候都没有过。

    对于这样的言论一般人应该很直接地笑话首阳山山鬼的幼稚,一个二十七岁的老男人了,竟然还会相信爱情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

    但是一个二十三岁还在上大学的时候就从全国最好的大学退学毅然娶了老婆生了孩子的男人和另外一个只认准了一个女人现在已经拖到了二十七岁最近两个月内才刚刚看见光明的老男人又有什么资格嘲笑一个同样相信着爱情这个不知道是那个贱人编织的谎言而愿意被称呼“二十七年的单身狗”的男人呢?

    两个已经坚持并且得到了结果的男人难道可以嘲笑一个还在坚持却没有成功的男人吗?像自己在坚持的时候嘲笑自己的那些人一样?

    宁缺毋滥这样的词汇不一定就是女人的信条,男人有些时候也会去坚守这个傻瓜的信条,即使他们因为这个所谓的信条而活得并不开心。

    “我们帮你!”没有任何的犹豫,慕一跟龙翔三百斤几乎同时开口说道。

    “额!虽然打断三位有些不好,但是三位单独的聊天内容已经开始引起我们两位女性的注意了!”月色如歌笑着插话道。

    (丫鸟:嘿嘿!大前天病就差不多好了,偷了两天懒,今天开始恢复固定两更,某些时候三更,这个某些时候丫鸟太喜欢了,简直就好像本xx最终解释权归主办方所有一样地不要脸!嗯?抱歉,说漏了。关于懒癌这个问题前面丫鸟已经具体说过了,好得但是不好治,就像丫鸟这次的低烧一样,一夜北风寒,花掉四百三,玛德!发个低烧呀!丫鸟花了四百三十六块治病!?所以季节交替提醒各位读者大大多穿衣服,别看什么风度不风度的,治病省下来的钱够买不少新衣服,那个更有风度!最后还是感谢丫鸟单更的日子里仍旧支持懒鸟的读者大大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