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网游之我是火枪手 > 第227章 恶魔

第227章 恶魔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被小萝莉雪儿扯着头发指挥着方向,慕一快速地穿行在拥挤的人群之中。

    “你应该有赏金公会的随身任务簿吧?”两个人很快就来到了一个包间的门口。

    “有!”

    “高级的?”

    “嗯!”

    “有钱人真好!”雪儿感叹道。

    “这跟有钱人有什么关系呀?”

    “金币在你们玩家之中的购买力跟在我们npc之中的购买力可是不一样的!”不知道什么原因,雪儿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就显得流畅了许多了,但是仍旧没有谈笑的时候那么从容不迫。

    看着面前的门,慕一有些哭笑不得地开口问道:“你确定咱们要这么进去吗?”

    “当然了!你不会是打算拉着我这么可爱的小姑娘到大街上去杀小瘪三吧?话说我这个‘小瘪三’的发音对吗?”

    “相当标准!但是~~~~”

    “但是什么?”

    “你确定咱们两个可以进去?”

    “对!”雪儿轻轻地摆弄着慕一的头发,就好像慕一摆弄着慕二狗的尾巴一般,继续说:“如果你有办法在门外就干掉门里面的人的话,我是不介意在外面不进去的!”

    看着面前的这道不明金属物质制造的看起来就相当坚固的铁门和门上标准的恶魔语“私人领地,擅闯?那就请准备好交易你生命的交易品吧!毕竟恶魔是不太会杀人的!难道不是吗?”,慕一不由得一阵苦笑。

    恶魔语是阿比忒大陆中唯一的一种只能用血液才能书写出来并且自带滴血效果的文字,所以虽然字幕组没有标注金属门上的文字的具体来源,但是还是能够通过那明显的文化标志看出门上的文字来自那个比灰矮人还会做“生意”的经常被用来骂过分聪明的反派混蛋的种族,而游戏里也不怕是假的,因为如果是假的系统不负责翻译。

    “好吧!不过咱们没有交易品呀?”

    “交易品?你不会是真的想要跟恶魔做交易吧?我终于知道了!爷爷这哪里是让你好好照顾我呀?这是布莱克那个家伙求我爷爷让我照顾你呀!居然有人想要主动跟魔鬼做交易?你这种人活到现在果然是这个世界的bug呀!你们异界投影的智力似乎都不是十分正常呀?”雪儿稍微用力地扯动了一下慕一太阳穴旁边的头发。

    “痛!痛!痛!”随着雪儿扯动的方向,慕一偏过头去。

    “好了!敲门!”

    “敲门?”慕一这一次没等雪儿再次说出对自己智商的评价,下意识地问出了这句问题之后,赶快伸手轻轻地敲了三下面前的门。

    “你好!既然你敲响了这扇门,那么你应该是已经准备好了~~~~”

    此时正骑着慕一脖子,抱着慕一的脑袋的小萝莉雪儿直接掏出了腰后的手炮,指着那道发出声音的铁门,说:“抱歉!我们不是来做生意的!”

    “额!老板!又有人来砸~~~~”

    “嘭!”雪儿扣动扳机的速度甚至比慕一还要果断,那个威力就更加不是慕一可以比拟的了。

    铁门被瞬间轰开了,最让慕一惊讶地是,身后那喧闹的众人居然连铁门被轰开的那么一瞬间的安静都没有。

    被一把手炮直接轰开铁门的巨大声音,再这间酒吧之中产生的影响,就好像一个卖酒的姑娘(简称酒托)跟着一个富家公子离开一样地没有引起任何的波动。

    “喂!你这样还让我敲什么门呀?”

    “因为敲了门再进去就不是野狗了!”


主宰江山sodu
   “嗯!?”

    “怎么,小表弟难道不是这样说的吗?”雪儿微笑着拍了拍慕一的脑袋。

    “没错!小表弟的确是这样说的!”慕一笑着点了点头,迈步准备进去。

    “等一下!让我下去!”正在慕一想要走近这间已经被轰碎了大门的房间的时候,雪儿再次扯了扯慕一的头发。

    慕一老实地蹲低了身体,雪儿翻身跳了下去,慕一老实跟在了雪儿的身后。

    “找茬砸场子的人的我见得多了,还带着女儿出来混的这还是第一次!”

    金属门后是一个很大的空间,此时这个被红与黑充满的黑暗空间之中,只有一张不知道是沙发还是床的东西。

    一个穿着一身紧身燕尾服的男人,此时正托着一杯成分不明的红色的液体,葛优瘫在那张仅仅看起来就很是舒适的沙发床上,一双如同蓝水晶一般的眼眸正直直地盯视着跟在雪儿身后的慕一。

    慕一从来都没有见过长成这个模样的男人。

    修长健美的身体,极度俊美的脸庞,有如雕塑一般的线条,给人一种摸上去会划破手掌的感觉,这个男人用最放松的姿态躺在那里,甚至有那么一瞬间让慕一有了一种自己弯了的错觉,估计这样的男人也就只有游戏这种二次元世界中才存在了。

    “很抱歉!我并不是那个找茬的!”慕一立刻就找回了自己正常的性取向,轻轻地摊了摊手,表示自己不是主事儿的人,然后就有些防备地皱着眉头将手放在了自己的火枪上。

    “哦!?”男人有些吃惊地坐直了身体,摇动着手中的水晶杯,用那双有些妖异的蓝色眼眸透过因为摇晃而挂起红晕的杯子仔细地打量着一副小大人儿模样站着的雪儿。

    “是你来找茬的?”男人开口询问道。

    “我不可以吗?”雪儿低头打量着自己身上的衣服,抬头看向那已经坐起了的男人,微笑着问。

    “嗯!这个找茬倒是没有年龄的限制!但是~~~~”

    “如果你还想要和平地交流的话,最好收起你那拙劣的幻术!”雪儿微笑着注视着坐起身来的男人。

    “和平?你们轰开了我的门,打伤了我的门卫,然后现在要我跟你们和平交流?是吗?”男人满脸古怪的微笑,看着雪儿。

    “对!事实上我也觉得企图跟一只恶魔讨论和平这是一个相当让人奇怪的地方!”雪儿伸手轻轻地弹了一下男人手中的杯子,发出了一个清脆的声音,说:“你说是不是呢?恶魔先生?”

    “既然知道我是恶魔,你还敢打破我的门?难道你们已经准备好了在我这里换取你们性命的交易品了?”男人微笑着抿了一口手中杯子里面的液体。

    雪儿动了动玲珑的小鼻子,表情很是浮夸地惊讶问道:“龙血?”

    男人笑着点了点头,说:“是的!”

    雪儿再次动了动自己的鼻子,脸上的表情却是正常了起来,笑着说:“龙血的味道的确很是浓郁呀!但是糜烂的恶魔的血肉的味道好像更加浓郁呀!”

    “你准备好从我这里交换你自己生命的东西了吗?”恶魔的声音有些愠怒,连音调都有些拔高了,似乎所有的涵养都被雪儿的一句话击碎。

    “当然!我想这世界上对与你来说没有比你自己的生命更加有价值得东西了吧?”雪儿满脸天真无邪的笑容拔出了腰后的独角兽手炮,顶在了恶魔的头顶上。

    “当然有了!像亲情爱情!像父亲母亲!”

    “你自己相信吗?”

    “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