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网游之我是火枪手 > 第148章 心锁

第148章 心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你真行!”

    “过奖了!”

    “你这会在我们营地那里估计得单次悬赏上百万了!”

    “那不是很好嘛?快点弄死我吧!”

    “啊?”

    “快点!我还得得下线给老婆做饭去了!”

    “啥?鄙视你!”

    专打高手也不是矫情的人,直接将慕一送回了索拉城移动军需处,慕一快速下线。

    等慕一用百米冲刺的速度来到楼下的时候,陆果围着围裙正在炒动着一锅不明物体,电视连接着电脑里面正放着一些奇怪的东西,慕一下来的时候正放到一处高潮。

    “第两千二百七十三个!下一个会是谁呢?”

    “下一个是谁!?”

    慕一尴尬地挠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陆果转过头来,微笑着开口问:“玩嗨了?”

    慕一尴尬地挠着头,说:“那个!以后不会有这种情况了!”

    “身上的东西都玩光了吧?”陆果将火关小,温柔地走了过来,用右手抚摸着慕一那棱角分明的脸庞。。

    慕一被陆果的动作弄得一阵头晕,刚刚编出来的说辞全都忘记了,如是招供道:“弹药还有一些,红蓝药见底了,状态药全都用光了!为了修装备用石祖的炽炎之心把身上能碎的东西都碎了,砍掉任务和悬赏奖励的金币里里外外算一下大概还搭了五千多万进去!”

    “你是玩嗨了!老娘五个月的房租就这样赔出去了?你个败家老爷们!”陆果抚摸脸庞的手直接揪住了慕一的耳朵把慕一扯到了客厅,慕二狗相当明智地没有过来凑热闹。

    “这不是爽起来了没收住吗!以后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慕一忍着耳朵上的疼痛老实认错。

    陆果扯着慕一的耳朵将慕一推在沙发上,分开双腿跨坐在慕一的腿上,用小臂将慕一按在沙发上。

    “你!你老人家要干嘛?”慕一感觉自己的心脏快要炸开了,说话都有些结巴。

    陆果盯视着慕一的眼睛,用鼻尖轻轻触碰了一下慕一的鼻尖,说:“我们公会的那帮骚蹄子一个个都要疯了!我得想点办法把你的心锁住!要不然太危险了!”

    “啊!那个,嗯!”慕一脸色通红,完全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

    “嗯!”蓦地,陆果感觉到身下有什么东西顶了自己一下,下意识就问出了一句:”什么东西“不过女王大人也不是那种清纯如纸的年纪了,立刻就意识到是什么顶着自己了,脸色瞬间羞得通红。

    好像被火烫到了一般,陆果跳了起来,快速地跑向了厨房,不敢再和慕一呆在一块,边跑边喊喊道:“你那东西怎么那么长?”

    慕一瞬间就萎蔫了下来,遍体鳞伤地软倒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一脸了无生趣的表情,说:“你杀了我算了!居然还有嫌弃大的?”

    陆果已经回到了厨房,手中拎着厨刀,幽幽地说道:“你要是再敢废话!老娘就把慕小一截到老娘喜欢的长度”

    “女王饶命!”慕一赶紧求饶,没了刺激源,慕小一也很快萎蔫了下来,慕一刚站起身准备去帮忙,就看见陆果放下了厨刀,又走了过来,轻轻地在自己的嘴唇上吻了一下。

    “锁住了吗?”陆果窃笑着小声问
容后传小说5200
道。

    慕一久久没有回答。

    陆果奇怪地抬头看去,只见慕一鼻孔之间两道血线流淌而下。

    陆果一边赶紧拿纸帮慕一擦血,一边哭笑不得地问:“我说你被红颜社的那帮女流氓非礼的时候都没事!老娘就亲你一下!你至于的吗?”

    “我又不喜欢她们!哎?你老人家是怎么知道我被那帮女流氓非礼的?”听见陆果的这句话慕一原本上冲的血气瞬间冷却。

    “我家男人在一帮女人组成的公会混饭吃?我要不看着点还不被人家吃个干净?”陆果淡定地宣誓主权。

    这句话说得慕一一阵傻笑。

    “你现在这幅德行晚上还能上线吗?”陆果动了动鼻子,赶紧回到厨房。

    “玩是玩得嗨了,不过身体已经不如刚二十岁那会儿了!好累!晚上我还是不上线了!话说你老人家做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呀?”慕一废了好大的劲才止住鼻孔流出的鲜血。

    “咖喱牛肉呀!我还煲了米饭!”

    “哦~~~~!”慕二狗此时老实地爬上沙发,老实地躺在慕一地大腿上,满眼祈求地看着慕一。

    慕一伸手指向市中心的区域,说“你又不用吃!晚上带你出去吃好的!”

    “汪~~~”原本还满脸怨妇相的慕二狗直接一脸傻笑地摇起了尾巴。

    慕一安慰好了慕二狗,自己嗅着那诡异的咖喱牛肉的味道,已经遇见到自己得鼓起多大的勇气才能吃下果女王亲手制作的咖喱牛肉盖饭了。

    慕一正躺在沙发上做着自我催眠,陆果却走过来拍了拍慕一的肩膀,微笑着说:“咱们还是出去吃吧!”

    轻轻地动了动那已经有些麻痹了的鼻子,慕一苦笑着起身,说:“还是先把您老人家的实验室清理一下吧!”说罢,就起身走向了厨房。

    两个人收拾了厨房,这才领着慕二狗出了门。

    这座城市的一处大多数人都不被允许进入的地方,两名老者正在下棋,棋盘是某种不知名但是仅看卖相就极其名贵的木头制作的,不过相比之下两个人用的棋子就显得寒酸了许多。

    那象棋是泥土制作的,甚至有些位置因为风干不当而有了众多的裂口。

    这两位自然就是慕、陆两家的大家长慕珏和陆明羽了。

    陆明羽飞了一个炮,嘴角含笑地开口问:“你们家老大今年回去挨骂了吗?”

    “没有!说得就像你们家的那朵花回去了一样?”慕珏棋盘上的攻势不停,嘴上的攻势同样犀利。

    “嘿嘿!我们家老姑娘找到了一个好归宿!回不回来我都放心!没准明年就领着我家的重外孙回来了!不像有些人!吓得自己家的大孙子连家都不敢回!”陆明羽说到这里脸上的笑容更盛,甚至毫不顾及地笑出声来。

    “哼!”对于陆明羽的这句话,慕珏实在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陆明羽脸上的笑容渐渐消退,恨铁不成钢地开口问:“你就准备一直这样下去?”

    “老大要是真的领着重孙子到你这来!帮我拍张照片!”

    “我不管!”陆明羽直接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却是没拍棋盘,似是生怕把棋子拍坏。

    “算我求你了!”

    “你!”陆明羽一时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