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网游之我是火枪手 > 第69章 变身美杜莎

第69章 变身美杜莎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克蕾尔身上的苍白皮肤竟然开始像蜕皮一般地开始片片龟裂脱落,而她的身体也好像承受着莫大的痛苦一般,全身都在剧烈地颤抖着。

    突然,克蕾尔的下半身竟然直接爆碎掉了,如同破烂棉絮一般的肢体碎片四处飘洒,而那些碎片尚且还在空中就已经腐朽变化成了一颗颗细小到难以察觉的微粒,一条漆黑的蛇尾直接从那已经破败的腰际伸了出来,重重地抽打在了地面上,那原本就已经破烂的纤纤细腰则是被那条长尾粗壮的根部直接撑得碎掉。

    克蕾尔的变化仍然在继续,修长粗壮的蛇尾用力的拍打着周围一切可以摧毁的东西,上身的龟裂程度更加剧烈了,似乎是力量积蓄到了一定的地步,克蕾尔的双手突然握紧,上身的碎片瞬间爆碎了开来,露出了被黑色鳞片包裹的火辣身体,除了被黑鳞包裹,那完全就是一个人类女人的上半身。

    应该是完成了这骇人的变身过程,克蕾尔摇动着那看上去纤细,实则极其粗壮的腰肢,摇摆着还挂在脸上的那层明显也已经脱落的人类皮肤,没有用克蕾尔拿手去将那“人皮”面具摘下去,克蕾尔脑后延伸出无数的细小蛇发,蛇发盘曲组成了两条大拇指粗细的小蛇,小蛇张口衔起那本来就应该脱落的人皮,露出了全身上下唯一没有被黑色鳞片包裹的妖娆面容。

    “长得还真是吓人呀!”在克蕾尔变身的时候,慕一就已经尝试过攻击了,杀掉的血量完全比不上变身是恢复的多,慕一也就停下了自己的攻击,开始换装备蓄力。

    等克蕾尔变身完成的时候,血量没有回满,但是也是恢复了超过五分之四的血量。

    克蕾尔怒视着慕一咆哮着,那尖锐的声音刺得人一阵耳膜发痛。

    慕一直接扣动了扳机,打得变身美杜莎的克蕾尔身形一抖。

    “既然你放出那么多怪物来试探我们!难道你不知道对对付体型较大的怪物我更在行吗?到底有没有长脑子呀?难道我杀掉了你的那个飞龙手下你不知道吗?”

    克蕾尔怒目注视着慕一,一道惨绿色的光线直射了过来。

    慕一快速跃起开枪击中了克蕾尔的左眼,却是没能打断克蕾尔的石化光线,但是已经快速躲闪开来,并没有像他原本站立的地方那样,变成了苍白的石灰岩。

    快速地移动之中,慕一不时地快速跃起、开枪、闪避开克蕾尔的石化光线,这只六七米高的巨大怪物除了石化光线竟然一时之间没有了其他的攻击方式。

    “发散你的思维呀!如果你只有这么简单的攻击方式的话,那么我可要不客气地跟你说再见了,因为仅仅只是在这种程度的攻击可是没有办法真正地击中我的。”

    慕一跑动之间还不忘开口嘲讽。

    “啊~~~~~~!”克蕾尔仰天长啸,满头的蛇发快速变长,直接刺入地下,慕一赶忙快速地向一旁闪躲,避开了那由无数只毒蛇组成的尖刺,克蕾尔显然是没有就这么放过慕一的打算,追着慕一快速闪避的身形,无数的锐利尖刺就好像雨后春笋的加速生长版一般快速地冒出了头来,慕一只是一个不小心被稍微蹭到了一下,伤害倒是不大,但是瞬间附加的流血、毒素跟石化属性确实惊人的强大,被擦到的右臂直接麻木了起来,竟然仅仅只是碰触了一下就被打入了伤残状态。慕一实在不想尝试被完全刺穿的感觉,快速地奔跑了起来,也不敢停下来继续攻击。

    “你不是很嚣张吗!你倒是停下来跟我战斗呀!”


万界武神全文阅读


    “不愧是二百岁的老妖精呀!竟然这么快就学会垃圾话攻击了?”慕一很淡定地瞄准了克蕾尔的头部开了一枪,因为在说话的时候,克蕾尔深入那坚硬地面的蛇发就已经再次收回了自己的蛇发。

    克蕾尔原本还算明亮的人类眼眸直接变成了碧绿的竖瞳,那妖异的竖瞳快速地收缩成了一根细小到几乎难以察觉的线,如果不仔细看的话,克蕾尔的眼睛就好像是一块通透碧绿的纯色宝石。

    一道凝实的碧绿射线直接命中了快速闪避开的慕一的肩膀。

    “卧渠!怎么这么快!”连续移动中的慕一首次惊讶出声“原来还是普通弓弩的箭矢飞行速度,为毛瞬间就改成了火枪的弹药飞行速度了?”

    “如果你没有办法闪避的话,那么接下来就是蛇之地狱了!”克蕾尔的声音悠然响起,直视着慕一的眼睛快速地发射出凝实的石化射线,而那妖异的蛇发也同时深深地刺入地下。

    “竟然换了一个美瞳就变得如此强大了?实在是让人十分费解呀!”慕一微笑着活动了一下自己那脱离了石化状态的肩膀,站立着等待那穿刺过来的蛇刺逼真的光影穿身而过,慕一脸上的笑容更胜,微笑着说:“果然是这样!已经那么强大的怪物还能增强,这只是一个四人副本而已呀!能够躲闪的超强技能无所谓,要是闪避不了的那就是摧残玩家了!如今可早就不是卖游戏困难度,虐玩家的时代了!吓人的手法到还算是很精明的,不过闪动的光影设计是行业顶尖的!怎么会有实体物没有物品阴影,这样的纰漏出现?”

    慕一连续快速地扣动了扳机,数颗狙击弹被激发出去,弹头陆续命中了克蕾尔的眼睛,那伤害终于恢复到了慕一的心理高度。

    “竟然被发现了!你的观察力果然是相当敏锐呀!”克蕾尔瞳孔散开,快速地回复到了眼睛原本的形象,而那伤害也再次恢复到了低劣的状态,克蕾尔那唯一没有被蛇鳞遍布的脸上挂上一抹邪魅的微笑,说:“不如我们来赌一把吧!石化射线还是蛇发穿刺!其中有一个是真的!不如赌一赌你到底能不能躲避过我的真实攻击呢?”

    “你示弱了!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企图诱导我跟你硬碰硬!老女人!你终于拿起本来的那种老妖精的面目来了!你已经输了!”慕一吐槽着面前这位老奶奶的浅薄心机,却完全地忘记了自己居然在和一组数据模型谈论心机智谋和厚黑学。

    “你觉得你可以靠着你那孱弱的身体击败我吗?你看你那粗陋的器官组成和战斗系统的结构!”克蕾尔盘圈起身体盯视着慕一的眼见。

    “仅仅靠我这孱弱的身体自然是不可能击败你的,不过你父亲的研究其实是走上了进化上的歧途!放弃大脑对于工具运用的优秀思考能力转而开发自己对于自身力量的进化。这样的进化方向虽然自身实力强大,不过一个人的爆发式进化注定难以达成完美,所以你的父亲就开始运用移植其他物种肢体的方法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克蕾尔的双目已经变得血红,咆哮道:“我不允许你侮辱我父亲的伟大实验!”

    “我没有侮辱他!但是非自然进化的弊端你的父亲应该已经开始明白了,工具使用性的大脑指挥肉体使用性的身体,这两种不同物种之间的这种进化等级上冲突从你身上的错误改造就能够看得出来!这是可怜的父亲呀!努力复活了自己的女儿之后却发现普通人类的身体竟然已经承受不了她的强大灵魂了!”

    “你给我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