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网游之我是火枪手 > 第24章 尿泥象棋

第24章 尿泥象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慕一跟着陆果走向庄园里,一路上沿着黑色鹅卵石铺成的小路绕过庄园中心的高大四层城堡。两个人没有和那些来参加聚会的人一起走那更适合走高跟鞋、皮鞋的宽阔主道,而是走那建这座庄园之初就有的这条鹅卵石小道,那是因为他们和沿着铺有红地毯的客人们有着不同的目的地。

    两个人沿着鹅卵石小路一直走,走了不到十分钟,绕过了城堡,来到了城堡后面那一处被一片树林环绕的临湖的二层别墅。

    陆果蹦蹦跳跳地跑了进去,喊道:“老陆!出来接客了!”

    “小祖宗!给爷爷留点面子!”一楼一处沿湖而建的木质平台上,一位须发黑白相间,精神矍铄的老者放下了手中的鱼竿,呵呵笑着站起了身,中气十足地喊道。

    “嘿嘿!爷爷!”陆果赶紧迎了上去,挽住了老者的手臂。

    “陆爷!”慕一一脸嬉笑地也问候了一句。

    “哟喝!你个小王八蛋舍得来见你陆爷了!”老者看见慕一,并没有惊讶于和自己孙女一块来的会是慕一。像他们这样的家庭,如何敢让自家的子弟真的就那么“散放散养”,说不好听的那就是个私生子,也是自家的血脉,不许接回是一会事儿,那孩子长大后家里也得帮着谋一个好出路,大家族自然有大家族的难处。

    “哪来的这说法?陆爷,咱可得凭良心说,我哪年不来一趟!”慕一赶紧给自己翻案。

    老者轻轻拍着陆果的手,微笑着看着慕一,一脸明媚的温煦笑容。

    “陆明羽!你个老东西!还不出来迎接老子!md!你个老东西怎么这个时候过生日,想见孙女有啥不好意思的!”就在三个人微笑着谈论着近来的生活的时候,别墅外传来一个响亮的声音,慕一的脸色瞬间就苦了下来。

    陆爷一脸苦笑,拍了拍陆果的手,指了指慕一,说:“行啦!果儿我也看见了,本来还想再问问近来过得如何,慕珏这个老混蛋又来捣乱!行了,你俩回去吧。要让慕珏看见慕一和你一块,说不定又要动手了!”

    慕一赶紧将手中的一盒东西交到了陆明羽的手中。

    陆明羽一愣,仔细的看了看手里木制盒子里装的灰白色圆形泥质规则圆块,随即一脸古怪笑容地问道:“这是你和我家老二弄出来的那副象棋?”

    “是!”慕一嘿嘿笑着拉起一脸疑惑的陆果,往另一侧小跑了过去。

    陆明羽看着那一盒东西,微笑着摇了摇头。

    就在慕一和陆果消失在回廊尽头的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走进了别墅,那是个满头白发的老者,腰板挺直没有普通老者那样的颓态,如果仅从精神状态来看,就是正值壮年的人也就是如此不过了。

    “走了?”老者迈步进来,四下里看了看,似在寻找却又不想找到,轻声问道。

    “走了!慕珏你个老混蛋!大儿子不认了,大孙子也能不认?”陆明羽一脸不屑地说道。

    慕珏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忍,却是没有后悔的情感流露出来,轻呼出一口气,说:“老大不懂我!老大懂我!”

    “放屁!”陆明羽的语气一时间有些愠怒“生活问题我说了算!我告诉你慕三炮!要不是看着慕一是个好孩子,你当我会管你家那个破事儿?”

    “你会的!”慕珏很平静地走了过来,坐在了实木的椅子上,说道。

    陆明羽一滞,
火影之阴阳眼吧
一脸哭笑不得,也坐了下来,叹道:“老子就是贱地!”

    “政委不许骂人!”慕珏轻声纠正,想了想又补充说:“那是咱俩感情好!”

    陆明羽又叹了口气,倚在了椅背上,看着那昔日的老战友说:“慕珏呀!慕珏!你个老货!混蛋了一辈子了!”

    慕珏没有接陆明羽的这句话,看了看被陆明羽放在桌子上的一盒象棋,嘴角浮起一抹微笑,问:“老大送你的?”

    陆明羽挥了挥手,一名身穿迷彩作训服的中校警卫员将一块黑质红线的棋盘放在了桌子上。

    “就是当年俩小子撒尿和泥做的那副!”

    “两个小王八蛋!”

    “送我的礼物!陪我下一盘,嬴了我送你半副!”

    “好!”

    一盘拼杀,慕珏还真赢了。

    两名警卫很诧异,从老警卫那里听说,两位首长在当团长的时候就下棋,团长就从来没赢过政委,今天竟然赢了一回,好生诧异呀!

    “谢谢了!”慕珏紧紧握着一枚兵,轻声说道。

    “死要面子活受罪!”陆明羽狠狠地道。

    慕一自然是不知道临湖别墅里发生了什么,此时他正和陆果走在回家的路上。

    “汪汪!汪?哦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哦哦~~~~~~~~~~~”

    当两个人回到家的时候,趴在门口的慕二狗高兴地叫了两声,又看到两个人的手中没有想象中的东西,马上又拉长了脖子幽怨地叫了起来。

    “好了!我俩自己还没吃呢!给你带啥?”陆果轻轻跑上前去轻揉着慕二狗的大脸,道。

    慕一也走近拍了拍慕二狗的头,说:“回家!咱自己做!”

    “汪汪!”慕二狗摇着尾巴推开了门进屋。

    慕一和陆果相视一笑,也跟着进了屋。

    慕一做饭总是快的让人无话可说,但是他会做的菜式却不能说太附和同龄人的口味,慕一做饭的手艺是和为数不多的几个制得住爷爷的人里的一个学的,那就是慕一的奶奶。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慕一会做的菜式大多更符合“奶奶的私房菜”这样的口味。

    慕二狗啃骨头总是让人放心地干净。已经七岁的二狗同学按照狗龄来计算已经是不年轻了,但似乎从这货三岁起就是这么一副“逆生长”的德行,如果有需求,比如二狗同学很饿,这个吃货甚至仍然可以想一岁大时将猪大腿骨嚼碎吃掉,但显然今天二狗同学并不想做那种“没有风度和气派”的事情,对于主人无数言论中,这是慕二狗最喜欢照做的几点之一。慕二狗啃光了肉,咬断了骨头,吸干了骨髓,还不忘打出一个满足的饱嗝。

    慕二狗不会洗碗,并不是说慕二狗没有学会洗碗的智力,而是就算慕二狗有这样的能力,慕一也不指望那种生理构造的“手”可以完成将碗洗干净还学会擦干净手的复杂运用。慕二狗吃过饭之后很潇洒地返回它位于大厅电视对面的沙发了。

    “你或许可以训练它收拾碗筷!”陆果笑着说。

    慕一撇撇嘴,说:“它懂!这货明白我在他摔坏盘子之后就不会再让它干这种事了!我可不想天天都要去买碗筷!来给它摔。”

    “真是聪明到混蛋呀!”

    “汪汪!”

    “这个它也懂!”

    “果然很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