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网游之我是火枪手 > 第683章 历史的尘埃

第683章 历史的尘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慕一正想着怎样回答队友们的问题,这处山洞之中白色的光晕一闪,蝴蝶刀这位可怜的人族盗贼入瓮。

    事情发展到了如今的状况,恐怕身处洞穴之中的众多玩家心里也都有了一个心照不宣的计谋——别告诉还在上面的那些人!凭啥咱们上当了他们就能够幸免?都下来跟咱哥几个做伴儿!或许从往前走不回头那里这个心照不宣的想法就开始了,大家全都默认地没人提醒,没人揭破。

    人性的丑恶在游戏之中被撕扯地鲜血淋漓地暴露在阳光下,当着这事儿连丑恶的事情都算不上。

    蝴蝶刀经过了和慕一类似的情绪变化,接下来是铸剑师,鲁蛋,九点似乎是这帮家伙约定的上线时间,这个小团队在这幽幽昏暗的地下再次聚齐了。

    慕一没有理会众人对于往前走不回头的斥责,向着山洞的石壁走了过去,一来尽量远离任何一名慕一还不能够完全给予信任的玩家,而山洞之中目前来看没有任何一个玩家是慕一所信任的;二来长久待在这里也的确不是好办法,昨天陆果已经跟自己说明了,最少也得刷到三百万的战场贡献度才能将所有的技能都照顾到,而且慕一的装备上还有一堆技能需要提升呢,时间就是贡献度,一颗也耽误不得!

    石壁上那用血液描绘的简笔画所陈述的是一场战斗,一场算不上可歌可泣,更算不上传奇史诗的战斗,画上描绘的是三名乍看上去很普通的食人魔与五十名同样很普通的人族之间的一场早就埋没在了历史的洪流之中的战斗。

    尖牙儿,大眼儿,木腿儿是三个的食人魔。

    画上的这仨哥们儿象征着脑袋的位置分别是一对儿极其显眼的獠牙,第二个代表头颅的圆圈上牙齿略小但是却又一个巨大的眼球,最后的一个则是上身正常但是下体却有一条腿是纤细的假肢,看见了这样的三个形象之后慕一干脆就将这三只食人魔命名为尖牙儿,大眼儿,木腿儿。

    蛮荒平原水草丰美,足够供养整个阿比忒大陆的短毛猛犸,三只食人魔所在的部落跟随着短毛猛犸的迁徙的路线逐水草而居,过着还算是富足的日子,偶尔从经过的商队抓来的细皮嫩肉的人类,那就是一顿盛宴了,日子恬淡而娴静。

    慕一苦笑着摇头,心想:我自己就是个人类!我不太能够接受吃人是一件类似于开小灶加餐的想法!不过我也不打算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去评判你们!

    直到那一年,丰美的牧场牧草不再生长,喝下了那原本甘甜可口的泉水之后的短毛猛犸就仿佛是横断山脉的雪崩一般地倾倒了下去,所有食用了因此死亡的短毛猛犸的族人全都像短毛猛犸一样回归了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魔神的怀抱。

    当然这位神灵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原因是慕一自己并不知道这位神灵是谁,并不是说这是个无名氏。壁画很粗糙,慕一需要大范围地发挥想象力才能够理解出来,倒是那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魔神愿意为此次事件负责的古怪态度让慕一有些好奇,倒是把那个魔神的图腾的模样牢牢地记在了心里。

    这
迪迦之重生怪兽最新章节
是战争的开始,这意味着魔神之王的召唤,整个部落之中的壮年全都需要响应魔神的征召,前往那片荣耀的战场。

    慕一摇了摇头,你们tm在搞笑吗?切断了你们赖以生计的短毛猛犸,杀掉了你们的族人,结果你告诉我这是召唤你们去帮助他战斗?这难道不应该是意味着宣战吗?这位魔神可以的,这思政工作做的!洗脑级别的呀!

    三名食人魔与他们的族人一同响应了魔神的征召,前往战场。

    这副壁画是总数超过三十名的兽人膜拜那个图腾的样子,这只是一个部落派出的战士。

    战争是残酷的,牺牲是必须的。

    壁画简单地让慕一刚刚看见的时候居然一时之间都没能看明白,但是看了看之前那三十个兽人,又看见了那一根根的小学算术一样的棍儿,慕一思虑了许久,这才算是明白了壁画的真正含义——一共经历了四场战斗,第一场损失了五名食人魔,三十根棍儿里被用间隔的长短划分出了一个五人的群体,每根棍儿上都有一个斜道,象征着这根棍儿断掉了,这名食人魔死亡了;第二场七人;第三场五人,第四场的时候就只剩下尖牙儿,大眼儿,木腿儿三个人了,那也是他们的最后一场战斗,一场同归于尽了的战斗。

    魔神许诺,只要他们战胜那些羸弱的敌人,水草与泉眼就将再次回归美丽的兽人平原,他们的部落也将再次兴旺!那是魔神的许诺!为了部落的兴旺,为了从前那安逸而娴静的生活,三个人愿意用自己全部的生命来换取。但是他们却是完全忘了,对于魔神来说他们的生命并不值这个价格,只有他们获得的胜利才值这个价格,但是胜利?谈何容易,他们只有三个人了。

    这是承诺?这种说话的方式叫做威胁好吗!可怜的娃!麻蛋!我为毛还有些同情这帮真的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罪过罪过!这可是吃人的怪物!

    接下来就是对于这场战斗的具体描写了。

    三名食人魔与那五十名人族士兵相遇了。

    人族士兵被用棍儿代替了,这让慕一很不爽,至少画一个火柴人也是那么回事儿吧?这光不出溜的一根棍儿算什么?

    兽人们敏锐的直觉告诉他们这些孱弱的敌人似乎与之前的那些孱弱的敌人并不是完全相同的。不同的不是他们身上的那些看起来完全不如皮肤实用的东西,也不是他们手中那些仅能造成轻微刺痛的东西,不同的是他们眼中的那种眼神,三名食人魔熟悉那种眼神儿,那是祭司大人在于魔神沟通的时候才会有的眼神,祭司大人称那是恐惧的力量,但是那些孱弱的敌人似乎称其为信仰。

    不得不说这副壁画的画风就没有之前的那么细腻了,相比于之前的线条描绘要粗糙了很多,而且似乎画画的人的思维都有了一些混乱,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那种直观和形象了,慕一尽力发散了自己的想象力来理解这画的内容,还好这段话最后的“信仰”两个字居然是用大陆通用文字书写出来的,这就让理解变得通顺了,但这也是最让慕一惊讶的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