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至高使命 > 第69章 再次做局

第69章 再次做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凤凰市市委会议室内,随着时间的推移,众人聊天的声音越来越小。

    凤凰市几乎所有的常委们此刻心中都充满了震惊,谁都没有想到,市长刘晓宁竟然如此胆大包天,竟然敢如此在省委领导面前托大,竟然让常务副省长等了他那么长时间。

    就在这个时候,会议室的房门突然被人推开了,刘晓宁气喘吁吁满头大汗的跑了进来。

    进门之后,他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主持席上的常务副省长朱云成。

    此刻,朱云成正在和市委书记贾连庆聊着天,看起来表情十分平静。

    他连忙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大口大口的喘气,嘴里同时说道:“朱省长您好,非常抱歉啊,我这次开会的时候没有料到回来的路上在38中学门前堵了半个多小时,所以虽然我提前2o分钟结束了开区的会议,但是回来的还是有些晚了,让您和各位同志们久等了。”

    刘晓宁走上前去,主动向朱云成伸出手来。

    朱云成站起身来和刘晓宁握了握,看看他那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模样,他知道,刘晓宁虽然迟到了,但是,他明显是一路小跑上来的,由此可见他对今天的这个会议还是比较重视的,尤其是他能够提前2o分钟就结束那边的会议,说明他对今天自己开的这个会议还是比较重视的。

    虽然刘晓宁的这番话很简单,但是他的行为配合他的言辞,基本上化解了朱云成心中的那一丝丝不满。

    握了握手,朱云成笑着说道:“好了,你先坐下歇会儿吧,看你跑得,满头大汗的。”

    刘晓宁听朱云成这么一说,便彻底放下心来。

    对于这位朱云成常务副省长,刘晓宁还是有所耳闻的,这是一位才华横溢、能力强但也极其有个性的领导,他上任常务副省长三年多的时间,白云省的经济已经比之从前提高了5o%左右。

    不要小看这百分之五十。要知道,白云省这些年来的经济已经有所起色,经济总量还是比较庞大的,而能够在这样的基础上让白云省的经济以每年17%的度递增,他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

    不过这位副省长同样也是个性鲜明,做事果决,曾经有一位地级市分管建设的副市长自从八项规定出台之后,他也不贪了,晚上也不喝酒了,但是平时也不做事了,因此,上班的时候他往往是几份报纸,一杯浓茶,浑上一整天,结果,该市建设系统接连出了几次事故,这位副市长根本就没有把这些事情放在眼中,在他看来,只要自己不贪不腐就不会出事。

    然而,这位副省长朱云成在前往该市调研了两天之后,回来就在省委常委会提议就地免去此人副市长的职务,直接调到了省报社,当了一位副总编,而且还是没有实权的副总编。

    对于这样性格特点十分鲜明的人,刘晓宁还是比较尊敬的。

    李天逸也跟着刘晓宁进来了,他很明智的找了一个最不易被人觉察的角色,拿出了笔记本做好了记录的准备。

    会议的过程很平淡,按照流程进行汇报就可以了。

    李天逸的注意力焦点一直放在贾连庆和市政府秘书长施明强的身上。

    他注意到,在刘晓宁市长气喘吁吁的向朱云成道歉的时候,贾连庆曾经和施明强之间有眼神上的交流。

    李天逸立刻就明白了。这施明强绝对是贾连庆的人。尤其是他看到贾连庆在看到刘晓宁的那一刹那,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李天逸心中不由得暗暗感叹,这市里的斗争还是比较激烈的嘛,不过这种层次的斗争往往是悄无声息之间就将对手斩落马下。

    好在刘晓宁市长还是很机智的。其实,他们到市政府大楼下的时候,距离开会还有1o分钟的时间,如果他们是乘坐电梯上去的话,可能一两分钟就到会议室了。

    但是,刘晓宁却拉着李天逸直接走得楼梯,而且是一路跑上去的。因此,他们到的时候,距离正式开会时间还有两分钟的时间。

    但是,他们到了之后全都气喘吁吁、满头大汗了。

    通过这个细节,李天逸又学到了很多东西。与领导相处,最关键的是要让领导看到你尊重他的行为和态度。

    中午的午饭是在市委机关食堂吃的。全都是自助餐。

    这是朱云成副省长的要求。他说得非常明确,观察落实中央的八项规定、三严三实必须要领导以身作则!

    吃过午饭之后,是领导的休息时间,朱云成被安排在市委招待所休息。

    下午2点半,贾连庆、刘晓宁亲自陪同朱副省长上了汽车之后,原定是前往凤凰市开区去看看的,但是,朱云成突然说道:“你们安排的地方就不要去了,我这次既然是调研,就随即选地方吧,咱们直接去凤凰市、青丘县、东莱村进行考察,那里是出生的地方。我已经有好多年没有回去过了。”

    听到这里,不管是贾连庆也好,刘晓宁也罢,全都有些傻眼了。
仙界归来sodu


    因为他们对于这个情况也并没有了解多少。因为根据他们了解的情况,朱云成是省会辽源市的人。他的档案资料也是这样写的。

    似乎看出了凤凰市两位主要领导的疑惑,朱云成笑着解释道:“小的时候,我父母在凤凰市东莱村插队,他们在那里相识、相知、相爱,并结婚生了我,我是小学3年级以后才随着父母返城的。所以,我小学三年级以前,一直都是在东莱村长大的。”

    贾连庆和刘晓宁这才恍然大悟。

    不过既然朱省长提出来了,他们也不敢违背,只能硬着头皮安排车队一路前往青丘县、东莱村。

    凤凰市到青丘县的公路还是不错的,但是,出了县城,进入通往东莱村的道路的时候,贾连庆和刘晓宁全都傻眼了。

    他们谁都没有想到,前往东莱村的山路那么颠簸,一路上到处都坑坑洼洼的,正好前两天刚刚下了一场雨,水坑里全是水,而这条路也是通往东莱村唯一的一条路,因此,来往的车辆行人比较多,往往车稍微快一些,坑里的泥水便会喷溅出来,喷洒到旁边行人的身上,引来一阵怒骂。

    车上,朱云成望着外面那有些陌生、有些熟悉的山山水水,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回忆和一丝伤感。

    这里,曾经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已经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从这山路、这房子来看,这里依然是白云省比较贫穷的地方。

    尤其是这条通往东莱村的道路,依然像以前那样颠簸。

    朱云成皱着眉头看向旁边的贾连庆说道:“贾连庆同志啊,你们凤凰市的工作做得不到位啊,省里不是几年前就已经搞了村村通工程了吗?为什么这东莱村的道路这么破也没有修整过?”

    贾连庆连忙说道:“朱省长,其实这个事情我们早就注意到了,前些天刚刚开过了书记办公会,曾经研究过青丘县的情况,作为国家级贫困县的青丘县由于各种各样的因素,很多地方并没有完全达到村村通的标准,因此,我们市委市政府决定拿出2ooo万的专项资金来解决东莱村的道路问题。朱省长请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快解决这些问题的。这些事情是刘晓宁同志亲自负责主抓的。”

    刘晓宁听完了,差点没有气死。这贾连庆太坑人了。

    的确,之前他曾经向市委提交过关于解决青丘县一些乡村村村通工程的建议,不过那个时候,贾连庆以资金不足给否决了。

    然而,今天,贾连庆竟然舔着脸说召开书记办公会研究确定了方案,这也太能吹了。

    他完全可以选择现在把贾连庆的话揭穿,但是转念一想,如果自己现在揭穿了,不仅在省委领导面前表现出了他和贾连庆之间的不团结,更会影响到今后这条路的修建工作。

    不过,他也不甘心被贾连庆给坑了,所以,他立刻笑着说道:“是啊,朱省长,我们之前的确商量过此事,不过当时说的是要一同把东莱村以及周边几个道路状况不好的村庄道路问题一并解决。这个事情我亲自负责,请领导放心。”

    贾连庆笑了,他自然看出了刘晓宁的不爽,但是他不得不亲自往自己设计好的坑里跳。

    现在,既然刘晓宁承认了这个事情,那么后面,就有他头疼的了。2ooo万资金啊,这笔钱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凤凰市的财政是肯定拿不出来的。

    这时,已经进了村子。

    村里人很是诧异和疑惑的看着这群开着轿车而来的西装革履的众人,一脸的不解。

    他们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一群人来到他们的村子。

    直到朱云成下车之后,看到围观的人群中有一个自己熟悉的人立刻上前打招呼,热情的交谈之后,东莱村的众人这才恍然大悟。

    等朱云成考察调研结束之后,刘晓宁的头已经变得头大如斗。

    因为他又多了一项新的任务,亲自主抓如何帮助东莱村脱贫致富。这同样是贾连庆为他挖的一个坑。

    送走朱云成,刘晓宁第一时间来到市委书记贾连庆的办公室。

    “贾书记,您让我修路没有任何问题,我非常愿意,但问题是,这修路至少需要2ooo万的修路资金,这问题您得给我解决啊。”刘晓宁一针见血的指出了问题的关键。

    贾连庆立刻板起脸来说道:“刘晓宁同志啊,组织为什么要把我们这些人放在书记、市长的位置上,就是因为我们有能力,有魄力,对于凤凰市的财政状况咱们都是清楚的,我们手中并没有这笔资金,但是没有资金就能够成为不办事的理由吗?这是绝对不行的。你身为凤凰市的市长,就必须承担起责任来,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把这件事情做好。你我都很清楚,朱云成同志身为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他的支持对我们凤凰市的展十分重要,如果我们连为朱云成同志从小长大的家乡修一条公路都做不到,我们又如何有脸面去请朱省长支持我们凤凰市的工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