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至高使命 > 第53章 魏发财和甄珂莲

第53章 魏发财和甄珂莲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李天逸怎么也没有想到,曾立祥竟然直接封死了自己所有的退路。

    只要魏财和甄珂莲再上访一次,就要把自己就地免职,这也太夸张了吧?要知道,对于这种上访户,就算是镇里都一点办法都没有,更何况自己才刚刚担任过山村村支书才这么短的时间?

    这绝对是公报私仇!但是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更让李天逸郁闷的是,此刻的魏财根本没有鸟自己的意思,依然在得意洋洋的向甄珂莲传播上访经验。

    魏财说道:“珂莲啊,我告诉你,你上访那就是破坏维稳,破坏维稳就会影响到相关官员的心情和政绩,那么你就影响到了他们的利益,那么你说,这个时候,那些人会不会搭理你?会不会想办法把你给弄回去?你的正常诉求能不能得到有效保证?”

    甄珂莲摇摇头:“不能。”

    魏财道:“这不就是了吗?我跟你说啊,这上访也是需要讲究技巧的,这是一门学问,也是一种谋生的方式,我可以传授你几条经验。这第一条吧,就是你不能按部就班的去走程序,因为有关部门早就人为制造了十分复杂的程序,通过太极推手的方式逐渐消磨你的意志,让你一次次的徒劳无功,最终耗光你去上访的意志。”

    甄珂莲苦涩的点点头:“如果不是魏哥你这次要去上访,我本来也不打算去了,因为我实在是耗不起了,这一次,恐怕是我最后一次上访了,我已经打算彻底放弃了,我已经彻底失望甚至绝望了。即便是这一次上访,我也清楚,没有任何人会为我主持一个公道的。魏哥,你说我不应该按照程序去上访,那我怎么去上访?不按照程序谁会搭理我?”

    魏财嘿嘿一笑:“珂莲啊,你知道为什么我上访的成功率高达百分之五十吗?就是因为我每次上访都是想办法去找有关部门的主要领导,尤其是一把手。这个才是关键,你找其他人是没有用的。只有找到他们的一把手,尤其是县里、市里的主要分管领导,他们烦不胜烦之下,就会帮你解决问题了。尤其是这一次,你跟着我去,虽然不敢保证你的目标一定能够达到,但是绝对会比你自己去要强。”

    “为什么呢?”甄珂莲有些不解的问道。

    “因为我们凤凰市招商引资洽谈会马上就要召开了。到时候,会有很多投资商和新闻媒体前来凤凰市的招商引资洽谈会,我们选择在这个时候前去,直接找相关的领导,他们就会对我们有所顾忌,我们也不说,也不闹,就天天的等在市政府门前等着他,这样做我们不违法,但是绝对会给他心理上的震慑,他就会担心我们是不是会去洽谈会现场闹事。

    如此一来,他就会想办法了解我们为什么要上访,就会想办法为我们解决问题。这一点就是我要告诉你的上访技巧之二——上访时机的问题。

    当然了,这上访技巧之三,也是我刚才重点强调的,那就是千万千万不能违法。法律的底线是不能突破的,因为你一旦突破了法律底线,那些官员们就会有无数的办法来修理你,到时候你就会从有理变成了无理,那样你就被动了……”

    李天逸就那样站在旁边静静的听着,观察着,越听他越感觉到有着心惊胆战的感觉。

    这个魏财不愧是资深的上访专业户啊,这上访理论、上访经验都已经开始系统后了,都开始教育学生了。

    李天逸把跟着自己一起来的王长水拉到旁边,问道:“老王啊,这个魏财和甄珂莲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为什么要上访呢?”

    王长水叹息一声说道:“这两人啊,绝对是我们农村里上访人员的两个典型代表。

    我先说说这个甄珂莲吧。她之所以要选择上访是被逼无奈,她就是现代版的杨三姐告状啊。前些年,这甄珂莲一家曾经经营着一家采石场,在我们青龙镇附近十里八村的都算得上是富户人家,但是6年前,镇政府以违规采石为由,让他停止经营,罚款1o万,然后,这个采石场交给了一个无赖经营,后来,3o1公路开始修建,这个采石场可谓是日进斗金,但是这却和甄珂莲一家没有任何关系了。

    甄珂莲的老公曾经去镇里反映情况,但是镇领导却对此不予理睬,后来,甄珂莲老公在去镇里找镇领导讨要说法的时候,在镇政府门前,被一群无聊一顿狠揍,腿被打断了,人也因为那顿打而瘫痪在床,生
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sodu
活不能自理。然而,对于生在镇政府门前的这起违法案件,镇里视若无睹,没人理睬,虽然派出所立案,但是那些打人者至今依然逍遥法外。

    后来,甄珂莲得到消息,说是镇领导在这个采石场里有股份。现在,随着新3o1公路的修建,这个采石场又要大赚一笔,甄珂莲气不过,所以才准备上访的。”

    说道这里,王长水语气沉重的说道:“李书记,你是去过甄珂莲一家的,你是亲眼目睹了他们一家人生活的是多么艰辛,现在,他们一家人就靠着甄珂莲务农来维持生计,不仅要养活两个孩子,还要照顾两个老人和一个瘫痪在床的丈夫,她太不容易了。你知道为什么以前的时候她上访我从来不去拦她吗?因为她们一家太憋屈了,因为镇里的某些领导做得太过分了!这人心啊,都是肉长的啊!”

    李天逸听完了,脸色渐渐阴沉了下来,问道:“难道这样的事情县里也不管吗?”

    王长水冷笑道:“县里?县里谁愿意管?镇领导和县领导关系好得很,据说某些县领导也有采石场的干股,每年都分红,他们怎么会管这种事情?所以,甄珂莲的上访没有一次成功,不是被拦截回来就是上访无果。”

    李天逸的心情顿时变得沉重起来,心中似乎有一团怒火在燃烧,这一刻,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官太小太小了,一个村官,要想为老百姓谋取公平和正义实在是太难太难了。

    “那魏财是怎么回事?”李天逸勉强压下心中那股滔天的怒火,问道。

    王长水道:“这魏财啊,和甄珂莲恰恰相反。

    这个魏财因疾病、子女上学等原因而致经济困难,七八年前开始走上上访之路。

    他上访的原因有两条。一是他的父母曾经赡养过烈士的母亲,要求政府给予补偿。二是家里多人患病,要求大病救助。当时,县政府经过多方协调,由县民政局给他的父母分配了两个低保指标。尝到甜头之后,魏财的上访行动一不可收拾,屡屡通过上访获得各种好处。甚至在其儿子、女儿大学毕业成家,经济条件大为改观后,仍然继续上访为其在岗儿媳妇谋求低保。到现在为止,魏财已经通过反复上访获得了共计6个低保指标,包括3个城镇低保和2个农村低保。

    魏财先后去过县民政局、市民政局、县信访局、县人大、县政府、市“12345热线”办公室、区委宣传部和市委宣传部等十多个部门。他找过的各级领导干部已经不少于5o人,上至市委常委、县委书记下至基层科员无所不找。跟那些上访之路异常艰辛、所提诉求最后都不了了之的上访者相比,魏财的上访路可谓顺风顺水、高歌猛进,尽管有时会吃到闭门羹,但基本上都还能够达到预期目的。”

    听到王长水讲完魏财,李天逸彻底目瞪口呆。

    他没有想到,现实社会中,竟然还有这么一种靠上访家致富的人存在。

    这简直是视国法如无物,简直是死皮赖脸不要脸!

    但是,这魏财却偏偏懂得一些法律,他总是踩着法律的底线从不跨越,就算是你想要抓住他的把柄也很难,因为他从不跨越法律的底线。

    这或许就是小人物的智慧。

    看了一眼不远处一个虚心求教、一个得意洋洋认真教授的两人,李天逸忽然觉得,这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充满了矛盾。有的人利益受损却求告无门,有的人无中生有却偏偏屡屡获益。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为什么?为什么恶人总是得逞,善良的人却饱受苦难?

    “李书记,您说吧,对于他们两人我们该怎么办?”王长水看向李天逸问道。

    李天逸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反问道:“你认为我们应该怎么办?”

    王长水苦笑着说道:“从上级交给我们村委的任务角度看,我们应该阻止他们上访。但是,从个人感情上来讲,我非常希望这一次甄珂莲能够跟随魏财一起去上访,在魏财的带领下,拿回属于她们一家人应该有的权益。”

    李天逸轻轻点头。这个王长水倒也是性情中人,说话做事不做作。

    王长水说完之后,眼睛盯着李天逸,他非常清楚,现在李天逸是村支书,他的话才是真正具有决定性因素,也决定着魏财和甄珂莲一家人的命运。

    李天逸会做出何种决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