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至高使命 > 第6章 峰回路转

第6章 峰回路转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李天逸纹丝不动,白净整洁的脸庞上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惧怕,只是平静的站住那里。

    “嘎吱!”一声急刹车!

    汽车稳稳地停住,车头距离李天逸的身体只有不到2厘米的距离!

    孙大拿胸口起伏不定的喘息着,刚才那一刻当真是惊心动魄啊!他真没有想到,这个白面书生村支书竟然真的不怕死,一点闪避退缩的意思都没有!

    这是他混迹社会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看到这种人。好在他虽然开车撞向李天逸,貌似速度很快,实则他的脚下一直踩着刹车,速度也并没有完全起来,他不傻,他自然知道撞死人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拉住手刹,孙大拿把头伸出车窗,怒视着李天逸吼道:“你小子不要命了,不知道躲一下啊。”

    李天逸苦笑着摇摇头说道:“镇里派我到过山村来担任村支书,就是要我守护好这一方百姓的安危,我今天如果闪开了,你们走了,那么不仅你们会有危险,其他村子的百姓也会有危险,那是我的失职,一个不能守护一方百姓的村支书,还有什么用?与其这样,还不如让你撞死算了!”

    李天逸说得轻描淡写,但是听在众人的耳中,却多少有些意外。

    这是很多人第一次听一个村支书说他的责任是要守护一方百姓的安危!

    孙大拿的目光一直紧紧盯着李天逸的眼睛,他看得出来,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应该并没有说谎,他心中应该就是这样想得。

    看硬的玩不转,孙大拿再次打开车门,走到李天逸面前:“李书记,今天你不拦着我们要走,你拦着我们也要走。我们不想在这里坐以待毙。不信你看看我身后的这些人,既有七八十岁的老爷子老太太,也有嗷嗷待哺的孩童,你难道忍心看着乡亲们全都在这里等死吗?如果大家离开这里,至少还有一条生路啊。你说你要守护我们一方百姓的安危,你放我们离开,也算是守护我们的安危了啊。”

    不得不说,孙大拿这个大能人的嘴皮子还是相当利索的。

    不过非常可惜,他遇到了李天逸,这位可是清华的学生会主席,更是当年清华大学辩论团队的一辩和二辩最犀利的人选,在全国大学生电视辩论大赛上,那可是当年的风云人物。

    听到孙大拿这番话之后,李天逸十分真诚的看着孙大拿说道:“你说得貌似有道理,实则是一种狡辩。”

    说道这里,李天逸看向众人大声说道:“乡亲们,我明白大家心中是怎么想的,你们想的是离开这里求得安全,但是你们想过没有,如果因为你们的离开而导致整个镇子里甲肝疫情流行,那么你们是什么?你们是全镇的罪人!到那个时候,你们不仅坑了自己的亲人,坑了周边的朋友,还坑了更多无辜的人。你们认为,到那个时候,你们还能够有脸面去面对那些因为你们一己之私而失去亲人、朋友的乡亲们吗?你们好意思吗?”

    说道这里,李天逸的声音又提高了几度:“乡亲们,我李天逸,今天之所以不惧生死来到这里,就是要和大家同甘共苦的,就是和大家共度难关的,我知道,我自己年轻,大家看不起我,但是我想要请大家相信我一次,从现在开始,谁家的疫情最严重,我愿意住在他家,生与死,我愿意陪着大家一起渡过,我只求在座的大爷大妈、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看在苍天无情人有情的份上,为自己的亲人朋友留一条活路,为我们整个青龙镇疫情不至于扩散做出自己的一份努力。

    或许我们之间还会有人因为传染而死亡,但是请大家相信我,我敢保证,只要我们能够渡过这次疫情,我会带着咱们整个过山村的人一起走向致富之路。”

    说道这里,李天逸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起来:“各位乡亲们,我李天逸也是从农村长大的孩子,从我记事起我的父亲就成天的上山采药维持家里的生计,直到有一天,我的父亲为了给我筹集学费冒着大雨上山采药滑落悬崖,从那个时候起我便失去了父亲,后来,我13岁时又失去了母亲,那个时候,是村里的乡亲们你一毛我一毛的凑钱供我上学!一直供我考上清华大学,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下定决心,要帮助我家乡的乡亲们走出贫困落后的状态。

    这次选调生分配,我被分配到了青龙镇,分配到了过山村,从那个时候起,我就把大家当成了我家乡的乡亲,当成了我的亲人,或许有人觉得我说话浮夸,但是我想要告诉大家的是,当我看从镇里一路走来,走了三个多小时才到达镇里的时候,我就已经下定决心,等我们度过这次疫情,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修路!把咱们过山村通往镇里的那段路修通了,到那个时候,我们村子里漫山遍野的水果就可以销售到外面,到那个时候,我们乡亲们的生活就会变得富裕起来。到那个时候,咱们村子里的孩子们都可以上大学!”

    说道后来,李天逸的声音有些哽咽了,他不是做作,而是看到这里贫穷落后的面貌真的感觉到有些心中着急,看着眼前这些想要走出村子去争取一个生存下来的机会的村民感觉到心痛。但是,他不能让这些村民现在就离开这里。

    整个
除灵老师提不起劲无弹窗
现场鸦雀无声。所有人全都看着眼前这个白面书生,他身上的衣服是那样的整洁笔挺,与现场众人的穿着显得那样格格不入。但是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年轻人竟然也是从农村里走出去。

    人心都是肉长的。

    其实,就在李天逸宁死不退挡在车前任凭孙大拿往上撞的时候,很多村民就对自己是否应该离开产生了动摇。李天逸之前所说的那些话他们其实也听进去了,只是那个时候,还是心存侥幸,希望能够离开这里。

    但此时此刻,听完李天逸这番推心置腹的话之后,很多人全都犹豫了,彷徨了。

    他们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这个年轻的村支书。因为以前,也曾经有不少镇领导跟他们说要修路,甚至还收过大家的集资款说是要修路,但是最终,那条路还是没有修起来。

    这时,李天逸走到一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面前,伸手接过老太太怀里抱着的脏兮兮的小男孩说道:“奶奶,跟我回去吧,咱们不能为了一己之私,让更多的人也跟着咱们倒霉啊。”

    这个时候,小男孩的鼻子里流下了一串鼻涕,小男孩很娴熟的伸手抓住鼻涕,顺势抹在李天逸那崭新笔挺的西装上。

    李天逸脸色平静,没有任何的不满,只是笑着看向老奶奶。

    所有人全都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孙大拿也注意到了。

    孙大拿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否则的话,也不会成为过山村第一个开上汽车的人,哪怕是一辆二手吉普车。

    他眼珠转了转,大声说道:“乡亲们,走吧,咱们回去吧,李书记说得对,我们不能因为我们的一己之私就让我们的亲人和朋友们身处险境啊,而且就算是我们这个时候想要去投亲靠友,我们的亲人朋友们知道我们是从过山村出来的,他们愿意收留我们吗?就算他们碍于面子愿意收留我们,我们可以在亲戚朋友家住的心安理得吗?”

    说着,他上了汽车,倒车,向着村里的方向驶去。

    其他人一看孙大拿都回去了,尤其是看到李天逸帮助老王家的老太婆抱着脏兮兮的孙子往村子里走去的时候,很多人犹豫了一下,也纷纷跟着走了回去。

    这个时候,一直站在后面注视着这一幕的孙家山和王长水看到这里,全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立刻大声说道:“回去了回去了,大家都回去吧,李书记说得没错,这次危机,我们过山村必须上下齐心一起渡过。我们要选择相信李书记。”

    其实此刻,最紧张的并不是他们这边,而是村口外面负责封锁村子的镇上派出所的几个警察同志。他们真的担心这些村民不管不顾的冲出来,那样的话,他们可就要遭殃了。

    直到李天逸带着村民们返回村子之后,他们才长长出了一口气。

    满天的乌云终于散去了。

    回到村子之后,李天逸把老太太一家直接送回家,然后与等在外面的孙家山、王长水汇合到一起来到村委会。

    说是村委会,其实就是几间看起来显得有些破旧的房子,房间不大,但是院子很大。

    三人直接在院子里的石凳子上坐下,李天逸看向两人说道:“二位,不知道你们对我们接下来的工作有什么想法?”

    孙家山道:“还能有什么想法?想办法控制疫情继续扩大啊。”

    “怎么控制?”李天逸问道。

    “不知道。”孙家山摇摇头。

    李天逸又看向王长水。

    王长水叹息一声说道:“这次甲肝疫情来得太突然,没有任何征兆,传染面积极大,防控难度很大。李书记,你见多识广,你有什么好的办法就直接说吧。我们照办就是。”

    经过村口劝返众人那一幕,不管是王长水还是孙家山,对李天逸全都充满了钦佩。

    李天逸道:“这样吧,我研究过甲肝病毒的资料,这种病毒主要是通过食物和水进行传染,而且只要不是急性的,死亡率并不是很高,而且感染过甲肝病毒的人会获得持久免疫力,得过之后就不会再感染了。所以,我们现在要想控制疫情,首先就要想办法斩断感染途径。最近这几天,我们要挨家挨户的去普及防控常识,要劝大家吃饭喝水的时候,必须要喝烧开了的水,吃熟透了的食物。”

    听到李天逸这样说,王长水脸上露出为难之色,李天逸有些不解。

    孙家山解释道:“李书记,你可能不知道,咱们过山村的人历来就有喝生水的习惯,尤其是咱们这边山清水秀,水源清澈,喝起来还有一股甜味。尤其是现在天这么热,谁愿意喝开水啊。”

    李天逸闻言,表情有些凝重,沉声说道:“喝生水是绝对不行的,必须要想办法纠正乡亲们的这种习惯,否则的话,很难从根源上斩断甲肝病毒的传染途径。”

    孙家山和王长水全都露出苦涩笑容,在他们看来,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一会儿我先在大喇叭里广播一下,然后大家分头挨家挨户去劝说吧!”李天逸斩钉截铁的说道。

    然而,李天逸没有想到的是,他还是把农村工作想得太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