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至高使命 > 第3章 捂盖子

第3章 捂盖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青龙镇,镇委会议室内。

    李天逸坐在靠墙边最后面的座位上。扫视着一个个表情严峻的镇里的头头们,心中充满诧异。

    他没有想到,自己刚刚到青龙镇还不到一天呢,竟然赶上了青龙镇扩大会议。看样子,似乎是青龙镇有大事情发生了,否则的话,怎么可能进来的头头们全都表情如此严肃呢?

    杜海波很有心眼,在通知李天逸等人的时候,并没有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通知他们到这里来开会。

    李天逸对面,杜海波满脸阴险的看着傻乎乎的坐在那里的李天逸,心中暗暗得意:孙子,你等着吧,也许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过了十多分钟的时间,镇长闫成峰和镇委书记曾立祥先后来到办公室内,会议正式开始。

    曾立祥主持会议。

    坐在主持席上,曾立祥满脸严肃的说道:“同志们,我刚刚接到消息,现在我们青龙镇过山村爆发严重甲肝疫情,情况已经十分危急了,下过山村已经有30多人感染疫情,其中有2人在住院期间死亡,现在,镇医院已经实施严格的封闭措施,只准入不准出。大家说说,这个事情我们该怎么处理。”

    “我认为,这个事情我们必须要先压下来,不能让这件事情传播出去,以免造成民众恐慌。”副镇长廖成义义正词严的说道。

    “我认为这样做不妥!”镇委副书记张旭东使劲的摇着头说道:“甲肝是具有传染性的,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把事情公开,逐个筛查近期到过过山村的人以及与过山村之人有过接触的人,以防止疫情扩大,这是我们当务之急。至于说把事情压下去,这样做会耽误事的。

    张旭东话音刚落,组织委员杜文昌立刻说道:“我不赞同张书记的意见,我认为,廖成义作为分管卫生系统的副镇长,他对出现在卫生系统的事情是最有发言权的,而且在这种事情面前,稳定民众的情绪是重中之重,而且曾书记也说过了,目前,镇医院已经采取了封锁措施,只要我们后续的筛查工作做到位,根本没有必要把这件事情搞得满城风雨,让县领导以为我们青龙镇的领导什么事情都做不好。”

    随后,其他人纷纷表态,不过11名镇委委员,有6名全都支持廖成义的说法,只有武装部部长张勇表示弃权。

    曾立祥目光看向镇长闫成峰:“闫镇长,对于廖成义同志的提议,这事情你怎么看?”

    “我不同意!”镇长闫成峰冷着脸语气中带着怒火大声说道:“曾书记,同志们,现在可是甲肝疫情,现在过山村已经有30多人传染了,这事情可不是小事,如果想要捂盖子,一旦出事,责任重大,我们必须要及时汇报。必须要想尽一切办法防止事情扩大化!”

    廖成义抬起头来笑着说道:“闫镇长,你误解我的意思了,我只是说要防止事情大范围扩散造成群众恐慌,而没有说要捂盖子,这盖子捂是捂不住的,我们还是要通过某些渠道向上级领导反映的,但是,怎么汇报,如何措辞,是需要进行斟酌的,尤其是这件事情我们不能闹得尽人皆知,我是这个意思。”

    闫成峰冷笑着说道:“我看不是吧,你只向领导汇报,不向群众广而告之,这就是捂盖子。群众不知道此事,就没有防备,没有防备就面临着被传染的风险,捂盖子和不让群众知道是一回事,你不能把他们割裂开来算。”

    “你……简直是强词夺理!”廖成义充满愤怒的说道。

    虽然廖成义只是副镇长,闫成峰是镇长,但是廖成义今年已经五十多岁了,而闫成峰才三十多岁,所以,他对闫成峰,并不是特别尊重。

    “好了,这件事情既然闫成峰同志有不同意见,我看还是举手投票,民主表决吧,同意闫成峰同志意见的请举手。”曾立祥扫视全场一眼,淡淡的说道。

    闫成峰和张旭东举起手来。其他人一片沉寂。

    闫成峰脸色铁青,深深叹息了一声,无奈的摇摇头。

    这些动作全都被曾立祥看在眼中,嘴角上露出一丝淡淡笑意,接着说道:“同意廖成义同志意见的请举手。”

    刷刷刷,7个人同时举起手来!

    曾立祥没有举手,点了一下人数,说道:“好了,现在有7个人同意廖成义同志的意见,闫镇长可以有不同意见,但我们还是以多数同志的意见为主,这事情就按照廖成义同志的意见去操作吧。下面,我们再讨论一下过山村的问题。现在过山村那边村支书和村长全都染病住院,村支书已经住进icu病房了,基本上很难康复了,就算是康复了也很难再继续工作,现在过山村群龙无首,需要有一个有能力、身体素质好的人去负责过山村的工作,大家看谁合适啊。”

    曾立祥这话一说出来,常委会上立刻就安静了下来,刚才还慷慨陈词的各位委员们大部分全都低头不语。

    按照一般惯例,这个时候,应该至少有一名镇委委员带队亲自前往过山村坐镇处理整个事件,以策万全。作为镇委、镇政府的一把手事情繁多,自然不需要亲自过去,一般由一个镇委委员、副镇长去是最合适的。既能够代表镇委镇政府,又能够及时作出决策。而分管卫生的副镇长是最合适的。

    众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却纷纷把目光看向了刚才慷慨陈词提出建议的副镇长
贞观唐钱小说5200
廖成义。

    感受到四周火辣辣的目光,廖成义先是一声长叹,说道:“本来这件事情我去是最合适的,但是最近这段时间,我的痔疮又犯了,坐卧不安,两个星期前刚刚检查出心脏病,医生要我多休息,不能太过于操劳,唉,真是对不起领导对不起群众啊。”

    没有了刚才慷慨陈词,只有长吁短叹,但有限的言辞中,却很干净利索的将自己从整个事件中摘了出来。

    这就是老油条的本事啊。

    听到这里,副镇长郭桂荣连忙说道:“我老伴最近身体不好,儿女又不再身边,我得照顾她,离不开身啊。”

    眨眼之间,两位最应该上阵的副镇长全部临阵脱逃。貌似理由充分。

    他们都怕死啊。那可是甲肝,虽然是可以治愈的,但是一旦被传染,就有死亡的几率,这个时候,没有人愿意为了些许的前途去搏一把。对他们而言,把利益留给自己,把风险留给他人才是最合适的。

    此刻,就连曾立祥都心中暗骂廖成义和郭桂荣没有骨气。但是,作为他们的后台老大,这个时候,他还真不能说他们什么,毕竟,这是他们个人的选择。

    曾立祥只能扫视一下全场其他人:“有谁愿意去?”

    镇委副书记张旭东很想站出来表态自己去,但是他的身体最近这些年一直不怎么好,而家里还有八十多岁的母亲需要照顾,所以,他只能保持沉默,脸上写满愧疚之色。

    镇长闫成峰看到众人低头不语,直接站出来说道:“都不愿意去,我去吧。我比较年轻,身体素质比较好,我也是一镇之长,这事情我去处理也是理所应当。”

    曾立祥摇摇头:“这事情你去不合适,你是镇长,镇政府必须要由你来坐镇。你不能去。”

    曾立祥可不敢让闫成峰去,毕竟闫成峰是从凤凰市市委那边空降下来的,虽然不知道这家伙有什么背景,为什么要空降到青龙镇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但是,他不愿意把闫成峰得罪得太过,更何况万一要是闫成峰出现什么健康问题,他真没有办法向市里交代。

    说完之后,曾立祥立刻向赵华义使了一个眼色。

    镇委委员、党政办主任赵华义便笑着说道:“书记镇长,我倒是有一个建议,大家可以先听一听。”

    “华义同志有什么好的建议尽管说,我们一切都是为了把工作做好嘛。”曾立祥立刻配合说道。

    “我认为闫镇长亲自出马肯定是不成的,但是呢,李天逸同志却可以代表闫镇长前去,原因有三点:

    第一,李天逸同志是镇长助理,代替镇长、为镇长分忧前去理所应当。而且作为镇长助理,前往过山村去坐镇,有什么事情可以及时和闫镇长进行沟通,方便快捷,提高办事效率。

    第二,李天逸同志人年轻,身体素质好,免疫力比我们这些老头子要强得多。

    这第三点,李天逸同志是选调生,省里把他们这些选调生派到我们基层来就是来锻炼他们的,他们都是党的后备干部,将来是要走上更高领导岗位的,越是局势复杂的地方,越是艰苦的地方越能锻炼人才,而且据我所知李天逸同志可是我们省这一届选调生培训考核时分数最高的,他之所以最终选择到我们青龙镇来工作,就是为了锻炼自己。

    综合以上三点,我认为,派李天逸同志去过山村担任村支书并代理村长职务是最合适的。”

    赵华义这个意见一说完,立刻会议室内一片赞同认可之声。

    尤其是廖成义和郭桂荣,更是大声表示支持,并罕见的表扬了李天逸几句。

    李天逸坐在最后面的位置上,听到这里,眼睛瞪得大大的,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镇委领导们争来争去,最终这个位置竟然落在了自己的头上。

    杜海波此刻脸上一片喜色,看向李天逸的目光充满了怨毒和幸灾乐祸。心中暗道:李天逸啊李天逸,你最好直接死在过山村。

    程诗琪听到这里,则是满脸忧色。她对赵华义的提议十分不满,在她看来,这么重要的事情,应该至少由镇委委员们来出面才合适。但是她在这里没有话语权。只能忍着。

    闫成峰听完赵华义的提议之后,眉头微皱,以他的智慧,自然能够猜到赵华义提出这个建议背后必有深意,绝对一箭双雕。既可以化解廖成义、郭桂荣等人的尴尬处境,卖个人情,又可以把自己刚刚网罗到的可以凑合使用的一个人才从自己身边支走,让自己再次成为光杆司令。

    高招!这绝对是一记高招。

    虽然对赵华义此举充满了鄙夷,但是,闫成峰知道,这个事情,自己必须要有所表态,因为自己亲自去肯定不合适,毕竟去过山村是要担任村支书并代理村长的,所以,赵华义的这个提议还是具有其合理性的一面的。

    想到此处,闫成峰的目光落在李天逸的脸上,表情严肃的说道:“李天逸,赵主任的提议你怎么看?这事情你不用为难,你选择去与不去都很正常。没有人能指责你。”

    说话的时候,闫成峰给李天逸留下了退路。

    李天逸看了赵华义一眼,又看了对面一直冲着自己表达怨气和幸灾乐祸的杜海波一眼,站起身来挺直了腰杆大声说道:“闫镇长,我愿意去。”

    一句话,全场寂静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