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至高使命 > 第97章 偶遇高人

第97章 偶遇高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李天逸根本就不会打架,大学这么多年来,他从来没有和别人打过架,因为他是典型的学霸型人物,所以,上大学这四年期间,他几乎把所有精力全都放在了学习上,这才能用四年时间就拿到了研究生的硕士学位。

    不过,没有吃过猪肉还算是看过猪跑的,李天逸可是李小龙电影的忠实爱好者,再加上李天逸头脑灵活,所以,一上来,李天逸便采取了战略收缩的姿态。

    李天逸步步后退,姚天福步步急逼,志得意满,一边狂笑着,叫嚣着,一边追打着。

    “李天逸,孙子,有种你别跑,看哥不干翻你!”

    “李天逸,你跑啥,是爷们给我站住。咱俩硬碰硬!”

    李天逸撇撇嘴,直接无视了姚天福的垃圾话,依然不紧不慢的转动着。

    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

    现场所有人都认为李天逸是在跑,实际上,如果真正精通易经或者精通中国传统国学文化中的阴阳五行、八卦的内行人如果看到李天逸逃跑的路线就会十分震惊,因为李天逸所走的路线根本就是一个八卦图案,他虽然看似在逃跑,实际上,步伐之间却十分灵巧,十分有规律,乾坤震艮坎离巽兑,每一步就是一个方位,闪展腾挪之间,暗合序列。

    而相比于李天逸,姚天福就要累多了。一来是因为他长得胖,二来他平时缺乏锻炼,一开始的时候,他还能装腔作势的摆着雷母太极拳的架势追击李天逸,但是等到后来,光是端着一个架势就把他给累坏了,他也不端着架子了,干脆捋胳膊挽袖子撒丫子就追,在他看来,李天逸那小身板只要被自己够到,直接三拳两脚就搞定了。

    但他没有想到,李天逸的身法太灵活了,他追了半天,李天逸却一直在跟他兜圈子。

    “我靠,李天逸,你到底是打还是不打啊,光跑有个锤子的意思?”吴俊豪在旁边冷嘲热讽道。

    刘壮立刻回击道:“吴俊豪,你们还要不要脸?你们五个人对阵我们两个人,还不允许我们采取一些战术手段来规避危险吗?怎么着,非得跟你们硬拼才行吗?我们一开始约定了不允许采取游斗的战术了吗?没有吧?既然没有,就不要在这里瞎逼逼,要玩就往下看,不想玩直接滚蛋,我们哥俩不奉陪了。”

    “草,谁怕谁啊,继续继续,我还就不信了,李天逸能够打得过姚天福!老姚,加油!给兄弟们争口气!”

    “吴哥,放心吧,收拾李天逸这孙子我手拿把掐!”姚天福满脸不屑的气喘吁吁的说着。

    此刻,虽然他们选择的是一个偏僻的小树林,但这个小树林是一个小公园里的一角,这个时候有很多人在公园里遛弯,看到有人在约架,立刻有人围拢上来看热闹。甚至有人开始起哄了。

    “胖子,追啊,再快一点,追到他你就赢了。”

    “瘦子,跑什么跑,跟他硬碰硬,我看好你!”

    看热闹的人不怕事大。

    这时,人群中一个身穿白色练功服的须发皆白的老者练完之后,一边用毛巾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一边看着李天逸和姚天福之间的打斗。

    随即,眼睛立刻瞪大了起来。

    “咦?脚踩八卦?有点意思,这明显是自己瞎琢磨的啊,虽然有些稚嫩,却也暗合八卦之要义,看来,这是一个喜欢国学文化的年轻人啊。”

    老者满脸含笑的看着游斗中的两人,脸上露出若有若无的笑意。

    就在这个时候,异变陡升,李天逸带着姚天福跑了差不多五分钟左右之后,他自己累得满头大汗,而姚天福已经气喘吁吁了,追李天逸的脚步也慢了下来。

    这个时候,正在向前跑的李天逸脚步一滑,突然一个转身错位,变成了和姚天福面对面,姚天福措手不及,下意识的想要收住身体,然而,李天逸却伸出脚尖向后一带,姚天福站立不稳,立刻摔倒在地,随即,李天逸立刻欺身上前,一脚踩在姚天福的腰眼上让他无法动手,然后抡起拳头没头没脑的砸了下去。

    这一番动作其实并不快,李天逸也是第一次做,但是,李天逸的反应很快,所有动作的时间点拿捏的相当好。

    李天逸打了十多拳之后,姚天福便扯着嗓子大喊:“停停停,李天逸,我认输!”

    “你真的认输?”李天逸拳头不停,嘴里大声问道。

    “我认输?”姚天福连忙说道。

    李天逸这才抬起脚来,松开了姚天福。

    却不料,姚天福刚刚起身,便向着李天逸扑了过来,嘴里大声喊道:“李天逸,兵不厌诈,看我弄不死你!”

    李天逸冷哼一声,脚步一滑,闪开姚天福这一扑,同时脚下又是一带,姚天福扑得过猛,直接再次摔在在地,这一次,李天逸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拳打脚踢。

    姚天福再次嗷嗷嗷的叫着认输,但是这一次,李天逸没有停止。

    到最后,吴俊豪实在看不过去了,冷冷的说道:“好了,李天逸,别打了,我们认输!”

    李天逸这才停手。

    吴俊豪过去把姚天福扶了起来。此刻的姚天福鼻青脸肿,嘴角上还有着血迹。

    李天逸虽然没有打过架,但是动手还是有分寸的,他知道,约架本身就属于违规行为,所以,动手只往皮糙肉厚的地方招呼,做到让姚天福疼痛却不会有重伤。

    姚天福怒视着李天逸咬牙切齿的说道:“李天逸,你太卑鄙了,竟然玩阴的。”

    李天逸不屑一笑:“败军之将,何敢言勇?”

    姚天福有些不爽的说道:“不是我不行,是太极拳实在是太垃圾了。”

    李天逸冷冷的说道:“姚天福,我看你简直胡说八道,我告诉你,真正的太极拳、真正的中华武术是征战沙场用的,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要人命的。只不过随着和平年代的到来,以太极拳为代表的很多中华武术都已经演变成了健身、体育项目,适合全民锻炼身体,对于那些真正练武的人来说,他们的功夫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像你这种摆着架势打架只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而已,你自己拜了一个所谓的雷母太极门派被别人给忽悠了,竟然还说太极拳没用,我看是你没用才对啊!”

    姚天福老脸一红,默默的低下头去,退回队伍内。

    此刻,吴俊豪有些坐蜡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他认为最为稳妥的第二局竟然输了。

    如此一来,他们这边可就要被逼到墙角了,约定五局三胜,现在他们已经输不起了。

    本来还想耍个无赖,但是现在周边这么多围观看热闹的人,想要耍赖的话肯定会被众人鄙视的。

    这时,赵金波在吴俊豪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吴俊豪闻言点点头,随即转身看向李天逸说道:“李天逸,今天算你们哥俩好运,因为今天围观的人太多,如果咱们继续将约架进行下去,会产生不
武道阴阳师sodu
好的社会影响,因此,我们这边决定,今天的约架就此作罢,赌注不再成立,不过,你小子给我记住,最好今后不要落在我们哥几个的手中,否则的话,哥几个玩死你丫的!”

    说完,吴俊豪大手一挥,几个人转身灰溜溜的走了。

    李天逸冷笑着看了吴俊豪等人一眼,走到刘壮身边,掏出纸巾帮刘壮擦去嘴角上的血迹,问道:“胖子,有事没有?去医院看看吧。”

    胖子摇摇头:“不用,就是一点皮外伤,不碍事,不过老大,吴俊豪这几个人也太无耻一点了吧,看着要输了,竟然溜之大吉了。”

    李天逸笑笑:“吴俊豪这些人平时就喜欢研究个厚黑学什么的,那个姚天福平时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叫无厚黑,不成活。你说吧,平时光研究脸皮厚心黑的人,做出这种事情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他们讲究的是利益至上。”

    刘壮充满鄙夷的看了一眼吴俊豪等人离去的背影,撇撇嘴道:“就他们这样的人,在官场上肯定走不远的。”

    “谁知道呢。走,咱们哥们喝酒去。”李天逸搂住刘壮的肩膀,兄弟两人转身向着人群外面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之前在外面看热闹的那个穿着白色练功服的老者笑着说道:“年轻人,请留步,我有话说。”

    李天逸站住脚步,看向老者。老者鹤发童颜,满面红光,一看就是身体十分健康之人。尤其是老人说话声音洪亮,走路之间,姿态飘逸稳健,看起来,应该不是俗人。

    “老先生,您是在喊我吗?”李天逸笑着问道。

    “是的,就是喊你,小伙子,你刚才和那个胖子打斗时走的步伐你跟谁学的?”老者问道。

    “自己瞎琢磨的。”李天逸得意的笑着说道。

    这还真是他自己瞎琢磨出来的。小的时候,他看老爸没事就抱着《易经》在那里读,而他也已经在老爸的严格要求把,把《易经》全部背诵下来了。所以,他没事的时候,便开始研究八卦等各种东西,还组织小伙伴们按照八卦的方位玩各种游戏,久而久之他就发现,八卦还是挺好玩的。

    尤其是李天逸小时候比较喜欢读小说,当他看到小说里提到八卦游龙掌的时候,曾经提到到,该掌法讲究纵横交错,随走随变,其技法讲究随机应变,以变应变,八卦游龙掌以掌法变化为主,以行步和提、踩、摆、扣为主要步法,以腰胯转动,转圈为主要形式动作。

    所以,没事的时候,李天逸就自己在院子里按照八卦的方位走着玩,走着走着,熟能生巧,这一套步伐倒也像模像样的了。

    如果是平时,李天逸根本不可能想起这套步伐的,今天突然要和姚天福打架,突然之间就想起了小时候玩的这套步伐,便拿出来一试,没有想到,效果倒是还不错。

    “小伙子,看来你的国学造诣很深啊,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老者满脸含笑。

    “老先生,有什么问题您尽管问。”李天逸一向尊敬老人。

    “小伙子,你知道五行是如何相生相克的吗?”老者问道。

    “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李天逸回答得十分简洁。

    “听说过《伤寒杂病论》吗?”老者突然问道。

    “必须听说过啊,我没事就拿着这书研究,不过只看懂皮毛。”李天逸听老者提到《伤寒杂病论》立刻来了精神:“老人家,你懂《伤寒杂病论》吗?你知道到底应该如何诊脉吗?”李天逸只是随口一问。

    “必须懂啊。我就靠《伤寒杂病论》吃饭呢。诊脉是吃饭的家伙。怎么着,小伙子,你对中医很感兴趣吗?”老者有些意外了。

    李天逸点点头:“必须有兴趣啊,我人生的四大理想之一就是为为往圣继绝学,我认为,如今在我们华夏,中医势衰,然而在国外,正在蓬勃发展,作为一个华夏人,我深感痛心,所以,我没事的时候就喜欢自己钻研中医,希望有朝一日,我能够将我们华夏传统的中医发扬光大,让中医医术遍布世界各地,让世界真正的意识到我们华夏的中医的超高价值!”

    不知道为什么,李天逸今天突然很有谈兴,将自己心中深藏多年的想法当着老者的面说了出来。

    当年在过山村的时候,李天逸凭着二把刀的中医医术,弄了一点中药药水给村民们喝了,效果非常不错,当然了,那个时候,那些中药并不是他随便配的,而是翻遍了《伤寒杂病论》、《肘后备急方》、《太平惠民和剂局方》等好几本中医典籍这才找到的最适合甲肝疫情的普适性药方。

    当时也就是李天逸初出茅庐,什么都不怕,才敢凭借半吊子中医医术就拿出来献丑的。

    但是那个时候,他被封闭在过山村,还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

    不过经过那次实践之后,李天逸真正的意识到,一旦到了大灾大难有重大疫情的时候,要想消灭这样的疫情,中医往往能够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

    老者听到李天逸的说法,顿时眼前一亮。

    他很认真的看着李天逸的眼睛,发现李天逸的眼神明亮清澈,没有一丝杂念,很显然,李天逸所说的话是他内心深处的想法。

    老者满意的点点头:“小伙子,想不想学习中医医术?”

    “您会吗?”

    “会。”

    “不过我想找一位真正的中医大师拜师,我希望自己的起点高一些。”李天逸看到老者眼中的热度,还是说出了自己心中真正的想法。

    他虽然喜欢中医,但是也非常清楚,在没有遇到真正的中医大师之前,他宁愿自己学习,也不愿意随便拜一个二把刀的老师为师,因为现在,很多所谓的中医博士就敢妄称大师,实际上,实操水平非常有限,往往是先让病人用西医的各种检测设备去诊断病情,然后他在根据检测结果去开药方,甚至各种病症对应不同的药方都是现成的,也就说,这种做法已经程序化了,失去了中医应有的灵动,这种做法虽然稳妥,但同时,也让医生失去了中医赖以生存的技巧——诊脉!

    有些时候,有些医生诊脉往往就是装装样子!最终诊断靠的还是检测设备。

    李天逸不是医生,他想要做的是继承和发展中医,所以,他喜欢自己现在的学习可以抛开一切检测设备,直接从中医最精华却也是难度最高的诊脉开始学起。

    所以,他需要的是一位真正的中医大师。

    “哦,是吗?如果你真是这样想的话,那么你算是碰对人了,小伙子,过来拜师吧。”老者脸上露出得意之色。

    “您不是在开玩笑吧?”李天逸瞪大了眼睛。这还可以有人上赶着收徒弟?如果是真正的大师,会缺少徒弟吗?该不会遇到骗子了吧?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