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超级兵王 > 1098 什么是兄弟

1098 什么是兄弟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1098  什么是兄弟  由免费提供观看!

    ..  你可以说龙歌是叛徒,可以说他是混蛋,但是你绝对不能说他是坏人。因为,每一个心中有着爱的人,都是值得原谅的,值得尊敬的。为了心中的那个女人,龙歌孤孤单单的一辈子,当年惊才绝艳风流倜傥的少年,在岁月的洗礼下慢慢的变得苍老,黑发变成了白发,脸上也刻下了纵横交错的岁月痕迹,内心的深处忍受着无比的煎熬,他,是可怜的。

    每天,龙歌起床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上山,在那个心爱的女人墓前坐着,说着心里话,很平常的聊天。似乎只有这样,他才可以感觉到这个女人还活着,永远的活着。每一次,他都是醉倒在那个女人的墓前。

    谁又能想到,这样的一个老人,会是曾经叱咤风云的大人物呢?鬼狼白天槐清楚的记得龙歌临死前的表情,带着很浓的笑意,一种仿佛解脱般的笑容,口中喃喃自语的念叨着那个女人的名字。爱,就是那么的刻骨铭心,可以让一个人忘记自己的一切,甚至忘记自己是不是还活着。

    鬼狼白天槐的一句话,让唐靖南的身体如遭雷击一般的颤抖了一下。一个活了将近一百三十岁的老人,其实就算是死了,也应该算是白喜事了。可是,唐靖南却还是有点无法接受,刚刚见到鬼狼白天槐使出这招朝孔雀的时候,他以为自己可以见一见这位唐门曾经的风云人物,可是如今得到的消息,不由的有些让他颓然。

    深深的叹了口气,唐靖南说道:“龙爷的尸体埋在什么地方?他始终是我唐门的人,应该让他叶落归根。”

    鬼狼白天槐微微的点了点头,说道:“虽然龙爷一直都不说,其实我很清楚,他一直都很内疚,对唐门也一直充满了一种无比的渴望。我将他和他的女人埋在了一起,生不能同床,死亦同穴,希望他们在另一个世界,不再遭受那样的折磨,可以相亲相爱相守一辈子。”鬼狼白天槐没有说的很直接,不过话语之中的意思却也很明白,龙爷其实一直都是想回到唐门的,即使是死,他也是希望着自己的尸骨可以埋在唐门的墓群,自己的灵位可以摆放进唐门的祠堂。然而,龙歌却也很清楚自己当初犯下的罪孽,是如何的难以让人放下,他自己也遭受了内心的折磨一百年。他的心没有一刻的安宁过,无时不刻不再悔恨和内疚之中,在爱的煎熬吓,在内疚的折磨下,这个风云人物最终闭上了自己的眼睛,那一刻,他有的是轻松,一种解脱般的轻松。

    唐靖南微微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会把龙爷是尸骨和他的爱人一起迁回来,叶落归根,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唐家的人,不管他当年犯下了什么错,始终,都是唐门的人。”

    满意的点了点头,鬼狼白天槐从怀里掏出两本书,递了过去,说道:“这是龙爷当年从唐门带走的毒经,现在物归原主。还有这个,这是龙爷这么多年对暗器和毒药的心得,也一样物归原主。虽然龙爷没有说要把这个交给你,但是我看的出他的意思,他是希望我把这个交给唐门的。”

    唐靖南双手有些颤抖的接过,深深的叹了口气。毒经,一直都是唐门的至宝,自从百年前被龙歌抢走之后,唐门在用毒方面明显的差了许多,况且,当年的一战,唐门损失严重,很多的高手都在那一战之中死去,传承下来的都只是一些皮毛而已。还有龙歌这么多年对暗器和毒药的研究心得,一位唐门百年来最惊才绝艳的人物研究出来的,肯定是瑰宝。

    这或许,是龙歌临死前的一种忏悔吧。鬼狼白天槐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完成龙歌最后的心愿。

    唐靖南心情有些压抑,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我有点累了,想先休息一会。你们就再这里住几天吧,有人会负责安排。”接着又看了叶谦一眼,唐靖南说道:“你别再拒绝了,不然我真的不客气了。你和宇政的矛盾,改天我们再慢慢的说。你的脾气跟你妈简直一样,都是那么倔。”

    恍然间,叶谦似乎觉得眼前的这个老人瞬间的苍老了许多,离开的背影有些佝偻,不再是那么的挺拔。叶谦的心里不由的动了一下,微微的点了点头,暗暗的骂了自己一句,责怪自己刚才的冲动。

    鬼狼白天槐转头看了金伟豪一眼,暗暗的点了点头,说道:“你的选择是对的。”

    金伟豪不
诡影狂盗sodu
由的一愣,诧异的看着鬼狼白天槐,不明白他话语里的意思。不过,叶谦却是十分的清楚,这是鬼狼白天槐在暗示金伟豪投靠自己是一个很正确的选择,淡淡的笑了一下,叶谦说道:“天槐,这些日子你还好吗?”

    “好不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做什么样的事情。”鬼狼白天槐的目光不由的飘向了外面,微微的仰头看着天空,喃喃自语的说道,“我以前都活在自己所构建的世界之中,不清楚自己到底坚持的是什么,未来又是什么。现在却是想通了,整个人似乎轻松了许多。”接着,鬼狼白天槐缓缓的转过头,看着叶谦,说道:“你的路比我选择的对,我相信你能做的很好,也只有你,才能带领狼牙真正的走上巅峰,我能做的,很少,不过,到时候希望你能接受。算是补偿也好,算是愧疚也好。看着龙爷死去的时候,我瞬间的明白了太多太多的东西。”

    叶谦不由微微的愣了一下,鬼狼白天槐的话里似乎是话中有话,有着更深层的意思。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身影,叶谦仿佛是找到了当年的那种感觉,似乎当年的鬼狼白天槐再次的回到了自己身边,心里不由的开心不已。

    “麻烦你把龙爷的坟墓地址告诉唐门主一声,我也该走了,还有其他的事情等着我去做。该做的事情我都已经做了,现在是该离开的时候了。”鬼狼白天槐将埋藏龙爷的地方说了出来,缓缓的站起身子。

    “天槐,你去哪?”叶谦慌忙的站了起来,问道。

    “去我该去的地方。”鬼狼白天槐说道。

    “狼牙的门随时向你打开着,随时欢迎你回来,每一个狼牙的兄弟都在等着你。”叶谦说道。

    鬼狼白天槐走动的脚步忽然的停了一下,微微的点了点头,始终还是没有回头,继续的朝前走去。

    “天槐……”叶谦叫道,“我们时候可以再见面?”

    “该见面的时候自然会见面。”鬼狼白天槐一如既往的冷漠,只是谁也没有察觉,此时的他,眼角挂满了泪珠。这么久以来,鬼狼白天槐将自己封闭自己自己的世界之中,没有一丝的温暖,只有无边的孤寂和冰冷。重新的感觉到那份感觉,鬼狼白天槐的内心不停的颤抖着,眼角的泪珠不停的滴落。落在地上,散开。

    叶谦清楚的看见,身子不由的颤抖着,想说些什么,最后却始终没有说出来,只有一句“珍重”。一句珍重,已然足够,很多时候,叶谦和鬼狼白天槐之间并不需要说太多,因为他们双方都知道对方的心思。看着鬼狼白天槐微微的点了点头离开的背影,叶谦的泪水悄然的滑落。

    一旁的金伟豪,清楚的将两个人的一切看在眼里,心里有着很大的震撼,到底是什么样的兄弟之情,可以让他们做到这样。或许,没有人可以了解,因为他们共生死过,同患难过,生死决斗过。

    没有经历过他们的事情的人,是无法理解他们之间的兄弟之情。不知道哪一天,他们再会相遇,但是叶谦相信,绝对不会再是像往日般的需要生死决斗。鬼狼白天槐真的是看开了,想通了,叶谦十分的欣慰。虽然他不清楚鬼狼白天槐要去做什么事情,但是叶谦相信,无论鬼狼白天槐做什么事情,都不会去损坏狼牙的利益。因为,在鬼狼白天槐的心里,有着一份刻骨铭心的感情,那就是对狼牙的一份牵挂和寄托。

    许久,当鬼狼白天槐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叶谦的视线内,叶谦方才缓缓的收回自己的目光。泪水已经消失不见,叶谦深深的吸了口气,将心中的那份抑郁压制下去,转头看了金伟豪一眼,微微的笑了笑,说道:“刚才我是不是很丢人?”

    金伟豪微微的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苦笑一声,叶谦说道:“昨天喝酒喝的太多了,还没有休息好,呵呵,我再去休息一会。你呢?要不要找人带你四处看看?”

    微微的摇了摇头,金伟豪说道:“不用了,我也想好好的休息休息。自从跟你在身边之后,每天都有点疲于奔命,呵呵,不过这样也好,可以忘却很多的事情,日子过的也很充实。”

    叶谦微微的点了点头,拍了拍金伟豪的肩膀,什么话也没用说,不过那眼神之中坚定的意思金伟豪看的明白..

    ..

    由免费提供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