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超级兵王 > 975 叶河

975 叶河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975  久沉积许久历史文化的城市,华夏第一个皇帝秦始皇便是定都于此。华夏自古以来,似乎都有着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似乎每一代王朝都是从北方打向你南方,然后一统华夏。秦始皇在华夏历史上有着不可磨灭的地位,不管史学家如何的去评判他,在叶谦的心里,他始终是最有魅力的一位皇帝。

    既然已经到了西京,叶谦觉得有时间的话一定要去欣赏一下兵马俑,这个华夏历史上伟大的工程。可惜,没有办法亲眼目睹秦始皇的风姿,有点遗憾。只因为,至今为止,秦始皇的墓穴仍旧没有找到。

    坐在飞机上,叶谦拿出从胡南建那里要来的关于李琪博士一家人的资料,详细的看了起来。既然是要保护李琪博士的女儿,自然也要对她们有一定的了解,虽然叶谦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这点还是明白的。看到照片上那个女孩子,叶谦的表情不由的愣了一下,似乎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但是却又想不起来。反正,这个女孩子似乎给自己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似曾相识。“陈思思?”叶谦不由喃喃的念了一句。

    将这些资料了熟于心之后,叶谦将资料收回怀里。下了飞机之后,叶谦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将资料全部的烧掉。之后,打了一辆的士,直奔西京大学。叶谦是轻车简装,只提了一个简单的行礼,里面装了两套换洗的衣服。司机问清楚叶谦要去的地方之后,回头打量了叶谦一眼,问道:“去西京大学找人啊?不得了啊,能进西京大学那可是非常了不起的,我家那孩子都复考了两年了,却还是考不进去,可愁死我了。”

    叶谦微微的愣了愣,接而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我是去西京大学读书。”司机的眼神明显的有些不相信,看到叶谦仿佛不像是看玩笑的模样,接而释怀的笑了一下,说道:“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啊。”

    叶谦一阵茫然,被司机的话弄的有些苦笑不得,看样子这个司机是眼见着自己这么大的年纪才考进西京大学,想想自己的儿子才复读两年,心怀安慰吧。叶谦无奈的笑了笑,微微的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司机却仿佛是被叶谦的话题勾起了兴趣,打开话匣子,不停的说着西京大学的历史,出过什么什么牛掰的人物,然后又转移到西京市,谁谁谁多么的牛掰,谁谁谁当年做了什么事情,反正是滔滔不绝,倒是让叶谦隐隐约约的听出了不少的东西。

    不知不觉间,车子已经到了西京大学的门口,司机指了一下那栋很红色的教学楼,说道:“这里就是西京大学了。”叶谦抬头看了一眼,校园内零零散散的有一些学生,来回的穿梭着,倒是十分的安静。想来,应该还是上课的时间吧。

    忽然,一个身影吸引了叶谦的注意。朴素的近乎寒酸的装扮,脸色有些病态的苍白,可能是因为缺乏营养的缘故,身材瘦削淡薄,身边有两只鼓囊囊的蛇皮口袋。少年的表情显得有些僵硬,面对着其他学生的那种蔑视的眼神,仿佛有点抬不起头,是自卑,强烈的自卑。

    叶谦不由的愣了愣,付了车钱,缓步的朝学校内走去。到了少年的身边,叶谦微微的笑了笑,伸手递了一瓶水过去,说道:“喝水不?没想到这西京的天气也这么热啊,呵呵,你甭推让了,咱们既然能认识那也是缘分。你也是这里的学生吗?”


百炼成神吧
   少年的眼神中很明显的闪烁着一种警惕的神色,看惯了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对叶谦突入其来的好意有些不安心。但是,眼光瞥见叶谦手中的那瓶脉动,不自觉的咽下了一下口水。对于他来说,这瓶矿泉水是非常的奢侈,让他有些不敢接受。看着叶谦的眼神,非常的真诚,迟疑了几秒,接过,拧开瓶盖,小心翼翼的喝了起来,生怕漏掉了一点一滴。“我叫叶河图。”少年颤巍巍的说道,很显然是一个内向的孩子。

    叶河图,很霸气的名字,叶谦忽然间觉得,这个少年的父亲应该是那种有着雄图大志,却无力施展抱负,最后寄望于自己孩子的男人。微微的笑了笑,叶谦说道:“我们是本家啊,我也姓叶,叶谦,谦虚的谦。”

    已经开学一个多月了,这个少年却和自己一样才来报名,想来是家中出了什么状况吧。或许是经济上的原因,又或者是其他,不过叶谦没有多问。这个少年很明显的是那种脆弱而又敏感的孩子,叶谦不想过多的触及他寒酸的往事,免得伤了他的自尊。

    这些事情,叶谦这么多年见的多了,很多贫困的家庭因为经济的缘故,使得自己的孩子即使考上了大学也没法就读,是很正常的事情。虽然可能有那些贫困补助助学基金,可是只是杯水车薪。

    叶谦帮他提了一个蛇皮口袋,一起朝教务处走去。到了教务处的门口,一个年轻的教师刚刚从里面走了出来,瞥见门口站着的叶谦和叶河图,眼光落到了他们身边的蛇皮口袋上,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一抹强烈的蔑视之情。叶河图的表情明显的尴尬不已,低下头去,不敢正视那个年轻教师的眼光。

    都说学校是一方净土,其实狗屁,这里就是社会的缩影,一样充满着尔虞我诈,充满着对穷苦学生的蔑视。

    “你们干什么?赶紧把这些垃圾拿走,堵在教务处的门口算什么?”年轻教师很“威严”的说道。

    叶谦不屑的笑了一下,没有理会他,伸手,稍微的用力拨开他,径直的推开门走了进去。年轻教师不由的一阵愕然,叶谦那看似轻松的一拂,却是让他差点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叶河图慌忙的过去扶住了他,然而,年轻教师却是一副厌烦的推开叶河图,仿佛他是一个霉星,碰到了自己也会跟着倒霉似的。年轻教师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仿佛刚才叶河图扶了他一下,把他的衣服给弄脏了似的。叶河图低下头去,表情有些僵硬,自卑。

    叶谦转头,狠狠的瞪了年轻教师一眼,那股充满杀意的眼神,将年轻教师吓了一跳,不自觉的后退一步,到嘴的话竟然活生生的咽了下去。在学校,老师或许算不上有什么绝对的权利,但是面对叶河图这样的穷学生,他们几乎是掌握着他们的命运。叶谦弯腰提起一个蛇皮口袋走进了房间,微笑着看了叶河图一眼,后者弯腰准备提起另一个蛇皮口袋,可是愣了一下,却是放弃了这个打算,独自的跟了进去。

    办公室很干净,算不上奢华,但是对叶河图来说,却已经是天上地下。自己的蛇皮口袋放在地下,非常的不和谐。叶谦大模大样的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叶河图却是低头看了一下,又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挪动脚步,乖乖的站在了办

    更新最快

    由免费提供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