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超级兵王 > 第798章杯酒释兵权(一)

第798章杯酒释兵权(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798章杯酒释兵权(一)由免费提供观看!

    程文的动作,已经能反应出很多的道理了。看来程文并不是有心的想要谋反,只是形势的逼迫而已。至于其他人,马山河是元老级别的人物了,就是以前看见叶谦的时候,也从来不起身的,叶谦也没有责怪他,所以暂时也看不出他到底是什么意思。至于其他的骨干成员,看来都是虞兴的忠实奴才,一切以虞兴马首是瞻啊。

    叶谦扫射了众人一眼,直接走到上首的位置坐了下来。那些人的表情似乎极为的不愿意似的,看向叶谦的眼神也都充满了愤怒。只是,没有虞兴的发话,他们也不敢有什么动作。叶谦的嘴角微微的浮起一抹笑容,看着在对面坐下的虞兴,招了招手,说道:“来,虞经理,到我身边坐下。”

    这种会议,排位很重要,可以通过每个人所坐的位置看出这些人的身份。桌子是那种两头有点弧度的长桌,叶谦所坐的位置是首位,对面的位置也就表示着几乎和叶谦不相上下的地位。叶谦故意的让虞兴坐到自己的身边,就是想给虞兴一个下马威,让他清楚谁是主人,谁是奴才。

    虞兴以前一直在会所里上班,是眼见见识到叶谦是如何慑服所有的人,在那样的环境下,稳定了自己的地位,顺利的接手陈浮生的产业的。说句实话,虞兴在心里对叶谦还是有着很深的畏惧的,他也很清楚,自己和叶谦还有着很大一段的距离。他自然也明白叶谦这个举动的意思,微微的愣了一下之后,还是起身到叶谦的身边坐了下来。

    叶谦扫视了一眼众人,微微的笑了笑,说道:“有点事情刚好经过nj市,所以过来看你看,没有打扰到你们吧?咱们也有好些年头没有见面了,对你们的事情我一直都很少过问,说起来我这个老大似乎做的有点不称职啊。不过,这份产业是陈总当初留下来的,我既然答应了他,那就一定会固守住这份产业。当初我能够在内外矛盾那么大的时候能够稳定住局势,现在一样可以。”

    接着,叶谦的目光看向程文,说道:“程经理,你当初是跟随在陈总身边的人,算是元老了。当初,人们都说武有罗战,文有程文。现在罗战不在了,你肩膀上的担子应该更重,我想,你也不想辜负陈总的嘱托吧?”

    程文一阵愧疚,有些不敢抬头看叶谦的目光,低下头去,有点给人做贼心虚的感觉。的确,以前程文在陈浮生身边的分量那是有目共睹的,可能是年纪大了,也有可能是优越的生活消磨了他的斗志,现在竟然连虞兴都压制不住了,反而被虞兴牵引着鼻子走。

    “山爷!”叶谦的目光又看向马山河,说道,“你也是元老了,当初我能够顺利的继承陈总的产业,山爷居功至伟。也算是我叶谦的恩人,没有在那个紧张的时候摆我叶谦一道。因为山爷的原则性很强,一切都是为了能够将陈总留下的产业发展的更加壮大。既然如此,我想,山爷应该不会老来还要使自己的名誉败坏吧?否则,就算以后百年归老了,也没有颜面去见九泉之下的陈总啊。”

    马山河没有说话,表情也没有任何的变化,对叶谦所说的一切似乎并没有放在心上,不过,心里却是在暗暗的琢磨着。其实,到了他这个年纪,对于权力的争斗之心早就已经淡了,虽然手底下还掌管着部分的产业,可是基本上也是很少过问,每天的也就是喝喝茶,溜溜狗什么的。

    接着,叶谦又把目光移向了程文下首的一个年轻人的身上,说道:“谢小泽,一直混迹在最下层的一个古惑仔,可是却是有胆有识,现在也算是手下最多的一个大哥了吧?父母以前都是很普通的农民工,在一次的讨薪过程中被打伤,当时还只有十六岁的你,提着刀子去了工地,架在包头的脖子上顺利的拿回了所有的欠薪,可是也正是因为如此,在牢里坐了三年。我没说错吧?”

    谢小泽的表情明显的有些愕然,显然是没有料到叶谦竟然会对自己的事情知道的那么清楚。虞兴也是一阵愕然,叶谦的话很明显的表示他一直都有关注着nj市这边的动态,这不得不让他担心,叶谦这次过来,是不是有意的要清除不忠于他的人呢?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表示叶谦是有所准备的。

    提示:    ,你需要几秒能记住?如果实在记不住,没关系,百度一下:。

    微
重生落魄农村媳帖吧
微的笑了笑,叶谦又把目光转向马山河下手的一个年轻人,说道:“卫南杰,现年三十二岁,m国哈佛大学金融高材生,毕业论文是索罗斯的金融阻击之路。毕业后,放弃了m国很优越的工作回到nj市,两年前加入,一直负责金融方面的业务。在你的手里,企业在金融行业发展迅速,成功的融资上市。”

    叶谦竟然能够一口的叫出这些人的名字,并且对他们的事情知道的这么清楚,这不禁让他们心里有些没底。虞兴更是越发的感觉到叶谦的恐怖,心里不由的升起阵阵的寒意,他一直以来以为自己是最聪明的,能够把一切都很好的操控在手里,可是如今在叶谦的面前一比,自己似乎显得太过的幼稚了。

    顿了顿,叶谦接着说道:“这么多人,我就不一个一个的点名了,不过,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们,我对你们的事情知道的很清楚。当然,需要说明的是,我不是调查你们。不过,如果你们这么认为的话也不是不行,你们都是在为我的企业打拼,我自然要对你们的事情知道的十分清楚。可能在座的很多都没有看过我,我也很少过问这些事情,不过,这不代表我对这边发生的事情一点也不清楚。企业能够发展的这么快,你们功不可没,不过,你们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们再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会那么的方便呢?我不说,相信大家也应该明白吧?”

    在座的没有一个是傻子,自然明白叶谦话中的意思。叶谦的话分明的是表示,nj市这边的发展之所以这么顺利,那是因为由他在背后的操纵着。他能够顺利的捧他们上去,那也能狠狠的将他们摔下去。

    微微的笑了笑,叶谦的目光转向了虞兴,说道:“这次来nj市只是一个偶然而已,其实大家这些年来做的事情我都一清二楚,只是,我觉得咱们都是一个战壕的兄弟,很多事情没有必要计较的那么清楚。你们放心,我这次来,什么也没准备,我就是想知道大家现在的想法而已。都是自家兄弟,没什么事情说不开的,你们对我叶谦有什么不满的话大可以说出来,我叶谦不是那种孤芳自赏,不懂得接受别人意见的人。只要你们的建议是合理的,我都会考虑的。大家即使做不成兄弟,那也没有必要做敌人,不是吗?大家好聚好散嘛。”

    说着,叶谦的面色忽然的暗了下来,声音变的有些森冷,说道:“当然,做人都有自己的底线,我也有。你们可以对我叶谦有不满,可是却不能背着我做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我相信你们应该知道我叶谦的做事风格,向来是雷厉风行,绝不手软的。况且,你们现在觉得自己有资格成为我的敌人吗?嗯?”

    叶谦的目光从众人的身上一个一个的扫过,眼神里充满了凌厉的杀意,和浓浓的威严。许多人在叶谦这样的目光注视下,竟然不敢面对,心虚的低下头去。

    顿了顿,叶谦接着说道:“好了,话我已经说完了,大家是什么想法都说吧,表表态。都是自家兄弟,有什么话就说吧,摊开来说,对大家都好,不是吗?”

    扫视了众人一眼,却是没有一个人说话,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虞兴的身上,显然是以他马首是瞻啊。程文还是低着头一脸的愧疚,马山河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目光一直凝聚在面前的茶杯上,让人捉摸不透他的心思。姜是老的辣啊,其他人在马山河的面前明显的少了一把火啊。

    “怎么?都不说话?既然这样,那虞兴你说吧,看他们的样子,你不说的话,他们都有些不知所措了。”叶谦微笑着看着虞兴,说道。只是,那股笑容让人看见有些忍不住的心惊胆战。

    虞兴就曾经见到过,叶谦就是挂着这样的笑容忽然之间出手杀人,这在他的心里造成了很深的印象。有人说,愤怒的叶谦不是最可怕的,笑着的叶谦才是最恐怖的。甚至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这个世界上最不能相信的除了的山盟海誓之外,就是叶谦的笑容了。因为,谁也不知道叶谦的笑容里到底是什么意思,甚至不知道他到底下一步会做什么样的动作。

    虞兴的心里也有些忍不住的发虚了,觉得自己和叶谦的差距越来越远,自己玩的那些把戏在叶谦的眼里似乎有点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似的,这让虞兴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下一步到底该怎么走了。

    由免费提供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