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超级兵王 > 第522章 和父亲谈话

第522章 和父亲谈话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

    |读|          ,

    第522章和父亲谈话

    叶雯本还想说点什么,但是清风对她使了一个眼色,然后和她一起转身朝山下走去。清风知道叶谦现在的心情一定很乱很烦,让他一个人静一静那是最好的选择了。

    叶谦就这样静静的站在叶正然的墓前,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眼神一直看着墓碑上的照片,就仿佛是在和叶正然用另一种方式在沟通似得。照片上那个人的模样,没有让叶谦失望,和他构想中的父亲的样子几乎重叠在了一起。

    这,就是自己的父亲吗?叶谦暗暗的想道。他仿佛看见了叶正然正对着自己微笑,笑容很慈祥,又好像是在对叶谦诉说着对他的愧疚。

    许久,叶谦缓缓的伸出手,抚摸在墓碑上,抚摸在相片上,嘴角渐渐的勾起一个弧度。“不能亲眼看见你,始终有些遗憾。以前,我一直幻想着如果有一天能够见到你,我一定问你,为什么要抛下我,不管是什么样的原因,我都不会原谅你。如果我一直在你的身边,我就不会吃那么多的苦,我也可以像其他的孩子一样可以跟自己的父亲撒娇,可以跟自己父亲玩耍。我曾经甚至想过,我宁愿你们已经死了,也不愿意你们活着,这样,至少还可以在我心中保留着那一份幻想,我也可以自欺欺人。但是,现在看见你躺在这里,我又想你能够活过来,我想亲口叫你一声爸爸,然后狠狠的骂你一顿。”叶谦缓缓的说道。

    “妈妈说你是大英雄大豪杰,可是那又怎么样?你连自己的家人都保护不了,最后却也是埋在一杯黄土之中。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是会选择继续做你的大英雄大豪杰,还是愿意和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呢?你不用回答我,我知道,你肯定还会选择一样的路,是吗?男人嘛,总是有许多豪情壮志的,我明白。”

    “今天来的匆忙,我没有什么心理准备,也没有买什么礼物。改天,改天我再来看你,我们父子俩好好喝一杯,好好说说话。对不起,我想你原谅我刚才对妈妈那样的举动,我是真的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接受。你放心吧,血浓于水,以后我会照顾好妈妈和妹妹的。以后我就是家里唯一的男人了,这个家庭的担子我会抗下来。”

    “你放心,我现在混的很好,虽然不是什么大英雄大豪杰,但是却完全可以算的上是一个枭雄了。怎么样?不比你差吧?还有,我混的可比你好多了,我可是有很多女朋友哦,有时间等她们凑齐的时候,一起带过来看你。”

    “你生前是大英雄大豪杰,死后也不应该睡在这里,让那些无谓的人睡在你的上面。我会被你迁走,迁到最高处,让你依然可以俯瞰那些人。”

    就这样,叶谦一直站在那里静静的说着话,仿佛是在和叶正然聊天一样。不能和自己的父亲好好的聊一聊,这也是一个遗憾吧。好在现在总算是还有机会,这样聊天的方式也很特别,叶谦知道,自己说的话父亲一定能够听的见。

    不知道什么时候,叶谦的眼眶已经湿润起来。虽然没有眼泪滴出,但是眼眶里却是晶莹晃动。谁都不是永远都坚强的,谁都有自己脆弱的一面,叶谦自然也是,像他这样重情重义的男儿,此时流泪也丝毫不减他的风度。

    既然已经承认了叶正然是自己的父亲,承认了安思是自己的母亲,那叶谦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的父亲是怎么死的,自己的母亲又是怎么病的,家境又为何会是那样等等,一系列的问题一股脑的涌了上来,叶谦都必须一一的弄清楚。而这一切,自然要去问自己的母亲安思了。

    山下,清风掏了根香烟叼在了嘴里,但是却没有点燃。他为叶谦感到高兴,因为叶谦找到了自己的父母;也为叶谦感到悲伤,因为他的父亲已经死去。

    时间就这样分分秒秒的过去,太阳也渐渐的向山下爬去,红霞映红了半边天。那些涌动的云彩宛如一个个千奇百怪的动物似得,不停的奔腾着,变化着。

    “大哥会不会有事啊?这么长时间还没有下来。”叶雯有点担心的看了清风一眼,说道。

    清风微微的笑了一下,说道:“放心吧,老大不会有事的。你没有离开过自己的父母,
寻骨行纪小说5200
不知道一个孤儿的感受,老大现在肯定有许多话想跟你爸爸说,让他多聊一会。刚才在你家的举动,你也别怪老大,他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是很正常的事情。老大这个人就是嘴硬心软,别看他刚才好像很决绝的样子,其实他的心里很难受。”

    “你和我哥认识很久了吗?”叶雯问道。

    “嗯,将近八年了。我们一起出生入死,一起欢笑嬉闹,是可以把性命互相寄托的兄弟。这些年,我跟着你哥南征北战,我们一起流过血,一起流过泪。”清风说道。

    “那你知道我哥哥的事情吗?你能不能跟我说一说?”叶雯弱弱的问道。

    清风看了他一眼,微微的笑了笑,说道:“能不能抽烟?不抽烟没有感觉啊。”

    叶雯点了点头,说道:“你想抽就抽吧,我没关系的。”

    微微一笑,清风从口袋里掏出火机把香烟点燃,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后缓缓的说道:“就说他小时候的事吧。老大很小的时候就流浪街头,吃不饱穿不暖,受尽别人的冷眼和嘲笑。有时候为了吃一顿饭,甚至要被人狠狠的打一顿;有时候,要去那些饭店的后门,从饭店里那些潲水桶里把饭店倒进去的那些剩饭剩菜捞出来吃,可是就是这样,那些饭店的老板却依然驱赶他,把他当成了瘟神似得。我不知道老大那时候是怎么撑过来的,一个那么小的孩子,却可以忍受那么大的屈辱。不过,这段经历或许也是老大最宝贵的一段,让他更加的重视情义。”

    “不好意思,我这个人烟瘾大。”清风歉意的笑了笑,又狠狠的抽了一口,接着说道:“后来,有一个捡破烂的老人收留了他,从此,老大算是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了。生活虽然苦,但是却总算是有了家人,有了欢笑。那时候老人一共收养了两个小孩,拼尽一切挣钱给他们读书。没多久,老人又捡回来一个孤儿,家里又多了一个人,欢笑自然更多了。然而,老人身上的担子也越来越重。”

    “后来,老大为了保护最小的弟弟,误伤了当地的一个黑社会老大,结果不得不再次背井离乡躲避。虽然老大当初是说自己早就想要出去闯荡一番的言语,但是我知道那是老大不愿意连累自己的家人。每一个人,会愿意无缘无故的离开自己的家的,无非就是为了一个生存。老大再次的过起了自己飘泊不定的生活,风餐露宿,日晒雨淋。”

    “一次机缘,老大被我们队长看中,带走了。从此,改变了老大的生活。我也是在那里,才认识老大的。”

    清风只是把叶谦在进狼牙之前的事情说了出来,狼牙之后的事情并没有说。毕竟,清风也不知道叶谦是不是愿意把他现在的身份告诉叶雯,所以,自己也不方便说。

    叶雯一直觉得自己生活的很苦,很累,不但要照顾自己常年卧病在床的母亲,还要四处打工谋求生活。而如今,听了叶谦的话之后,叶雯才知道自己所受的那点苦和叶谦比起来根本微不足道,这也难怪叶谦再看见自己母亲的时候有那样的怨念了。忽然间,叶雯觉得自己的大哥很坚强,很伟大,和小时那个总是要保护自己的小男孩完全的重叠在一起。想起这些,叶雯的嘴角渐渐的浮现出一丝开心的笑容。

    二人正说话间,叶谦从山上缓缓的走了下来,眼神中原本那种纠结的表情,也已经消失不见,变得一如往常般的坚定。看见叶谦这样,清风微微的笑了一下,知道叶谦已经想通了。

    “走吧,回去吧!”叶谦看了清风和叶雯一眼,说道。

    清风和叶雯二人点了点头,钻进了车内。叶谦没有再坐副驾驶的位置,而是坐在了叶雯的旁边。叶谦的心结打开了,清风也开心了不少,脸上又浮现出平常那种放荡不羁的神色,自顾自的开着车子,不时的通过后视镜看一下叶谦。

    “你现在在餐厅上班?怎么样?累不累?”叶谦看了叶雯一眼,说道。毕竟相处的时间还短,让叶谦忽然的接受这个妹妹,表现出一副大哥哥的模样,显然还是有些困难的。

    “还好,虽然有点累,但是工作比较稳定,这样我就可以有时间照顾妈妈了。”叶雯说道。

    “对不起,这些年让你受苦了。以后有我,家里的事情你不用操心了。酒店的工作去辞掉,那里龙蛇混杂不适合你。”叶谦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