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超级兵王 > 第1127章 父子相残

第1127章 父子相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    恍然间,唐靖南似乎苍老了许多,的确,身为唐门的门主,他为唐门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带领着唐门迈出了辉煌,可是,却失败的连自己的亲人都要害自己,有点可悲可叹,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做错了什么,要杀自己的儿子和孙子,这让他心里十分的伤痛,一个老人,在垂暮之年,所希望的无非就是家庭和睦,一家人可以其乐融融,可是如今呢?却是要亲手做自己最不愿意做的事情

    虽然他很清楚,唐宇政是非死不可,可是,看着他如此的哀求自己,他也不是铁打的没有一点的感情,难免有些不忍,双手有些微微的颤抖着,面色异常的悲痛,举起的手,始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到底是打下去,还是收回来

    看到唐靖南的表情,唐宇政心里不停的反复着,他虽然不算是什么资质聪慧,但是却也不是傻瓜,他如何会不明白自己的下场呢?就算是唐靖南不杀自己,以后只怕自己也没有好日子过,看到唐靖南犹豫不决,唐宇政的眼神里忽然的闪过一丝的阴霾,恰好一旁的墨龙清晰的看见,知道不妙,不由的大叫一声,“小心,”

    伴随着墨龙的话音,唐宇政忽然一刀刺向唐靖南,唐靖南如何会没有察觉,他自然也看出了刚才唐宇政眼神中的那抹阴霾,终于唐宇政还是执迷不悟,唐靖南痛心的摇了摇头,一脚狠狠的踹了出去

    “砰”的一声,唐宇政的身子倒飞出,很清晰的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唐宇政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吐出一大口的鲜血,惨然一笑,身体缓缓的倒了下去,这一脚,唐靖南没有留情,直接踹断了唐宇政的勒骨,骨头刺穿内脏,只怕是活不了多久了,唐靖南的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此时最悲痛的,莫过于他了

    外面,钟楼山也是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看着自己的人和那些黑巫师一个个的倒下,他哪里还有心思迎战,可是,却被阎冬紧紧的缠住,根本没有办法逃走,面对阎冬,钟楼山可就没有了先前和唐靖南对战的那般轻松了,一来,阎冬在修为上要胜出唐靖南一筹,而且,刚才唐靖南也受了伤

    “阎冬,这是我们苗寨内部的事情,你来瞎搀和什么?你难道一点都不讲江湖规矩吗?”钟楼山一边应付着阎冬的攻击,一边说道

    “你是第一次听我的名字吗?江湖上谁不知道我阎冬做事向来只凭自己的喜好,我就是看你不顺眼,你又咋滴?”阎冬傲然的说道,完全的就是一副不讲理的架势

    “哼,堂堂的魔门门主,难道你就不怕江湖人的笑话吗?”钟楼山说道

    “爱笑话不笑话,关我什么事情,嘴巴长在别人的身上,谁想说什么谁去说就是,”阎冬说道,“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样的叛徒,你以为攀附上那个黑巫师玄冥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哼,他算个屁,”

    虽然以前从来没有见过阎冬,但是钟楼山却还是听过他的名字的,知道阎冬的脾气,介于正邪之间,做事完全的凭借自己的喜好,只怕自己再说什么也不管用?钟楼山也不再答话,全力的应付着阎冬的攻击,只是眼睛却是四处的瞥望,看样子还是想寻找逃跑的机会

    “钟楼山,我劝你还是打消自己的念头,如果你能从我的手上逃走的话,那我阎冬的名字以后就倒过来写,”阎冬显然是看出了钟楼山的心思,说道

    “哼,早就听说你是古武界最厉害的人了,我倒是想好好的领教一下,看一看古武界第一人到底是什么样的身手,”钟楼山也清楚眼下的形势只怕自己是很难逃走,只有全心的应战了,况且,他也知道面对阎冬自己绝对不能有丝毫的疏忽,否则的话自己肯定会死在阎冬的手下

    而在不远处的地方,钟辉却是将这一幕清晰的看在眼里,只是他的眼神里并没有丝毫的担心,反而是充满了一种抑制不住的愤恨,他并没有冲过去帮钟楼山解围,而是悄悄的躲在一边静静的看着,事到如今,他哪里还会不清楚,眼下的形势已经很明显了,只怕是玄冥也没有预料到突然之间会有魔门和墨者行会的人前来相助?大势已去,按理说,此时的钟辉应该迅速的逃离才是,留下来肯定是非常危险的;可是,钟辉却选择的是悄悄的在一旁旁观,这有些让人猜想不透


韩娱重生之月光无弹窗


    钟楼山仗着自己强悍的**,完全是和阎冬硬碰硬,而且,完全的是攻势,没有丝毫的防守,一副鱼死网破的战斗方式,因为他很清楚,只要自己有稍微的一点松懈或者是顾虑的话,必定会被阎冬抓住机会,到时候自己就更难逃脱了

    身为当今古武界的第一高手,阎冬的修为自然是遥遥领先的,他岂会惧怕钟楼山这样的攻势?况且,阎冬也不是那种怕死的人,你敢跟我玩,那我就陪你玩到底,所以,阎冬也是将自己的气劲完全的释放出来,和钟楼山硬碰硬的对战

    二人是打的难解难分,不分高下,不过,钟楼山却是有苦自知啊,阎冬的气劲太过的强悍,虽然自己的**也十分的彪悍,可是每一次对拳身体却还是有些疼痛,阎冬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也没有料到这些人竟然通过炼体的方式可以将人体的极限发展到如此的堤旖,心里也不禁有些暗暗的佩服起来

    不过,气劲始终有限,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阎冬只怕自己也承受不住了,大吼一声,阎冬打开八门遁甲的四门,霎那间,整个身体的气劲疯狂的涌了出来,这一下,可是让钟楼山大吃一惊,完全的没有料到,看着阎冬挥来的一拳,钟楼山咬紧牙关,挥拳迎了上去

    只听“砰”的一声,卷起一阵尘土飞扬,钟楼山惨叫一声身体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这已经是阎冬今天第二次施展八门遁甲了,身体也明显的有些受不住,看到钟楼山受伤,慌忙的收功,向前迈了一步,身子不由微微的晃了一下,不由的一阵苦笑,看样子自己现在还是无法承受八门遁甲的强大力量啊

    一步步的走向钟楼山,如同一座大山般缓缓的朝钟楼山压了下去,钟楼山渐渐的觉得自己的呼吸也有些困难,仿佛自己的生命也在跟着一点点的流失似的,他的眼神里不由的充满了一种畏惧,想要逃走,可是挣扎了一下,却只觉自己身体十分疼痛,颓然的坐倒

    就在这时,钟辉忽然从一旁走了出来,拦在了钟楼山的面前,阎冬微微一愣,皱了一下眉头,停住了自己的脚步,钟楼山大喜过望,慌忙的说道:“辉儿,快点,快点带我走,”然而,钟辉的反应却是十分的冷淡,淡淡的回过头,冷漠的看着钟楼山,不屑的笑了一声,钟楼山不由的一愣,愕然的看着钟辉,说道:“辉儿,你怎么了?”

    “哼,你还想要瞒我多久,你以为我真的是什么也不知道吗?”钟辉冷声的说道,“你知不知道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多久了?我就是要亲手杀了你,”

    钟楼山愕然的看着钟辉,诧异的说道:“辉儿,你到底在说什么?你是不是糊涂了?快点带我走,我们还有希望的,”

    “够了,”钟辉愤怒的吼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是你,是你亲手杀了我的父母,不是吗?你把我养在你的身边不过只是想看笑话,对不对?哼,你最大的错误就是当初没有杀我,你以为你的恶行可以瞒天过海,谁也不知道吗?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十几年了,自从我知道你是我的杀父仇人,我无时无刻不想着要杀你,哼,你真的就天真的以为玄冥大巫师会帮你忙?他不过是在利用你罢了,我早就跟玄冥大巫师商量好了,他帮我杀了你,而苗寨就归他统领,”

    钟楼山颓然的叹了口气,当年的事情知道的人很少,除了自己就只有玄冥大巫师了,如今,钟辉竟然知道的一清二楚,那也就是说这一切都是玄冥大巫师告诉他的了,其中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从一开始,玄冥大巫师就没有相信过自己,自己只不过是他的一颗棋子罢了

    “辉儿,当年我也是逼不得已,都是玄冥大巫师指使的,如果不是他逼我那么做的话,我也不会杀你的父母,”钟楼山企图推卸责任,他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体太过的虚弱,根本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如果钟辉要杀自己的话,自己就死定了

    “你还想骗我嘛?玄冥大巫师早就把当年的事情说的一清二楚了,是你,是你杀了我父母,”钟辉说道,“我忍辱负重这么久,为的就是能够亲手杀了你,为自己的父母报仇,天不负我,总算是有机会了,钟楼山,任凭你今天说破了嘴巴,你也很难推卸自己的罪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