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灵剑尊 > 第739章 后悔

第739章 后悔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恋上你 630 ,灵剑尊最新章节!

    第739章 后悔

    常赤霄的话音落下,诺大片空间,霎时变得安静下来。

    柳问天抬起目光,直视着常赤霄和秦秋漠,声音平静得没有波澜:“我虽闭关静修,但对于六宗大比之事,还是有所耳闻,洛云,乃是此次六宗大比的魁首,按照六大势力定下的规则,任何人不得对他出手。”

    “你这个忙,恐怕我是无能为力了。”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柳老家主没必要因为一个规定,就畏首畏尾。”见柳问天出言拒绝,常赤霄急忙道:“更何况,只要此事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不留下丝毫证据,任何人都无法怀疑到我们的头上。”

    说话间,常赤霄对秦秋漠使了个眼色,秦秋漠立刻接话道:“这一件事,我们两人也会鼎力相助,柳老家主您只需负责出手灭杀洛云,其余之事,我们会处理好,不劳您费心。”

    这话说完,常赤霄和秦秋漠的心中,顿时生出一股无奈之感。

    当初,楚行云的羽翼未丰,他们有无数次机会,可以将其灭杀掉,但都由于自恃清高,而白白错过了一次次机会。

    而此时,楚行云的实力,已经不在他们之下,甚至已经超越了他们,他们再想杀楚行云,却已是无能为力,否则,又何需来乞求他人。

    想到这里,常赤霄对楚行云的必杀之心,更为浓郁了,双目灼灼的凝视着柳问天,但柳问天却是微闭双眼,摇头道:“此事我无能为力,你们两人请回吧。”

    “柳老家主,此事对您来说,并不困难,那洛云的实力再强,也不过阴阳一重,而您,早已晋入涅槃之境,要杀他,不过是翻手覆掌之事。”见柳问天再度拒绝,秦秋漠继续劝道。

    然而,柳问天依旧是闭着双眼,不予回答。

    如此一幕,使得秦秋漠有些慌了,他的面色变得愈发焦急,刚准备开口,常赤霄却是一伸手,把他拦了下来。

    在秦秋漠疑惑的目光下,常赤霄上前一步,对着柳问天躬身道:“柳老家主,你顾忌洛云的身份,这点无可厚非,但我刚才也说了,希望你能看在当年的情分上,破例出手一回。”

    常赤霄的咬字极重,让柳问天缓缓张开了双眼,那波澜不惊的眼眸之中,倏然闪过了一抹冷意,原本安静的空间,也突然变得凝重起来。

    “当年,令女为摆脱联姻,暗逃到万剑阁,是我,发现其身份,并将她的行踪告知于你,这份情,你可还记得?”

    “令女在万剑阁的那段时间中,也是由我牵红引线,撮合她和梵无劫之子,并且让梵无劫向星辰古宗提亲,从而帮你挽回的尴尬脸面,这份情,你又是否记得?”

    “倘若这两件事,柳老家主都不记得,倒也无妨,那架空流云皇朝,捕杀楚家之人,并且活捉楚星辰和那个孽种,这一份情,你总不会忘记吧?”

    一连三句,从常赤霄的口中接连吐出,每道字音,都是如此的清晰,刺耳,一字不差的传入到柳问天的耳中,让他眼中的冷意,越来越浓郁了。

    但常赤霄却未曾理会,话音不止的说道:“当年的事,每一件,我都鼎力相助,哪怕此事结束后,我也多次利用职务之便,跟柳家多次私下交换资源,从而帮助柳家迅速崛起。”

    
乱清最新章节
“说句难听的,柳家能有今日的局面,有我常赤霄的一份功劳,今日,我要求的事并不多,只是洛云的项上人头,莫非柳老家主仍不愿答应?”

    常赤霄刚说完,柳问天身上便涌出一股极其恐怖的力量,压制在前者的身上,声音冰冷的说道:“你刚才这番话,可是在威胁我?”

    柳问天的修为,已达三劫涅槃之境,比之梵无劫,还要略微胜过一筹,此刻,这股力量降临虚空,立即让秦秋漠的身体完全僵硬住,连目光都凝固在那里,再也无法动弹。

    秦秋漠如此,常赤霄也是如此,不过,他仍是张了张嘴巴,艰难道:“我只是以一个老朋友的身份,请柳老家主帮这一个忙。”

    “老朋友?”

    听到常赤霄的话,柳问天突然大笑起来,那连绵笑声中,竟夹杂着复杂情感,使得整片空间都疯狂颤抖,有种摇摇欲坠之感。

    片刻后,柳问天止住了笑声,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的常赤霄,冷声说道:“当年,我为了振兴柳家,被权利蒙蔽了双眼,才会做出一件又一件的荒谬之事。”

    “当我知道,梦烟已经嫁夫生子,有了一个圆满美好的家庭之后,我本想既往不咎,了结这一段恩怨,是梵无劫和古繁星,放不下这段恩怨,处处逼迫,让我不得不出手带回梦烟。”

    “因为这件事,梦烟恨了我足足十八年,这十八年来,她从未喊我一声父亲,父女相见,犹如仇敌,而我也因为当年犯下的罪孽,从来不敢踏入西风城,只得终日隐居于此。”

    说到最后,柳问天又笑了,但这一连串的笑声,是苦笑,更是懊悔之笑。

    当年,他为了柳家,为了权利,放弃了父女之情,更拆散了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如今回想起来,柳问天心中充满了后悔,甚至连这一件事,都不愿多想,可笑如常赤霄,他居然还想以此邀功,来让柳问天出手,帮忙诛杀楚行云。

    感觉到柳问天的复杂情绪,常赤霄心中暗叫不好。

    他沉吟了片刻,还未开口,柳问天却站起身来,边走边说道:“当年的事,我不想提起,更不想深究,你帮了我的忙,是不争的事实,但归根结底,你只是为了自己,为了权利,否则,你也不会成为内务一脉的执掌者。”

    “柳老家主……”常赤霄还想继续求情,一抬起头,却看到柳问天已经站在门口,脸上的表情淡漠,冷言道:“两位,请吧。”

    这四字出口,常赤霄和秦秋漠的所有希冀,就此烟消云散,他们两人紧咬着牙齿,纵使心里充满了不甘和愤怒,也只能长叹一口气,缓步走出了平星阁。

    此时,大厅内。

    维持着黑隐状态的楚行云,正站立在中央处,他的目光凝视着柳问天的挺拔背影,脑海中,不自觉的回响起后者说的那一番话来。

    他的漆黑眸子,依旧很冷,让人看不出丝毫情绪,只是稍稍停留了片刻,便移开了,落到那方古香木盒的上面。

    咻!

    只见楚行云手掌一挥,立刻将古香木盒收入了储物戒中,但在同时,他也取出一方毫无二致的古香木盒,端放到原来的位置。

    做完这些之后,他终于露出一丝满意之色,目光微移,又是望了柳问天一眼,这才闪烁身形,悄悄离开了平星阁。

    看清爽的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