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灵剑尊 > 第276章风口浪尖

第276章风口浪尖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276章  风口浪尖

    楚行云脸上带着无奈之色,让蔺天冲猛然停住了脚步。

    “蔺前辈身上的伤势,还处于调养当中,虽然具备一定的实力,但要想战胜阴阳境之人,难度颇大,稍有不慎,就会遭受暗伤而死。”

    “更何况,对方除了武靖血一人,还有三千靖天军,这支狼虎之军,皆是地灵境修为,身上煞气可遮蔽夜空,同样具备着恐怖战力。”

    说着,楚行云感觉越发无奈,这一次,他是彻彻底底的失算了,根本没有料想到,武靖血能踏入阴阳之境,还具备如此恐怖的实力。

    要知道,踏入阴阳境的武者,体内阴阳交泰,逐渐衍生出了一丝天地之力。

    凭借这一丝天地之力,武者就能逐渐感悟天地玄妙,将海量的天地之力归为己有,一举一动,威能无穷,要远远凌驾于天灵之境。

    简单来说,阴阳境,是一道坎,只要一步越过,就能感悟天地玄妙,拥有各种各样的神通手段,战力,将会有质的飞跃。

    以蔺天冲现在的状态,与武靖血一战,风险太大了,根本没有必胜的把握。

    “那按你的意思,莫非要臣服于武靖血?”蔺天冲有一丝怒气道。

    楚行云摇头道:“武靖血是我的仇人,我又岂会臣服于他,只是现在的局势,我并没有十足把握,最好的办法,就是拖延时间,破解武靖血的修为之秘。”

    昔日,武靖血率大军返回皇城,楚行云曾感觉到,武靖血的体内,隐藏着一股极为隐晦的阴冷气息。

    这一股气息,楚行云并未将其看透,却隐约感觉到了诡异之感。

    而现在,武靖血突然展现出阴阳境修为,身上的那股阴冷气息,不再隐晦,反倒是变得越发强烈了,几乎充斥于他全身各处。

    按楚行云所想,这股气息,一定是武靖血提升修为的秘密所在!

    “父皇!”

    正当楚行云思索之际,武腾的冰冷话音,突然响了起来。

    只见武腾站起身来,仰着头,对武靖血恭敬道:“您贵为流云君王,但凡流云皇朝之物,都将归你所有,只要你的一句话,所有商会,必将跪地臣服。”

    “只不过……”

    武腾的神色突然一凝,用一种得意姿态看着楚行云,狞声道:“这个楚行云,诡计多端,短短半年时间,就接连吞并了各大商会,还险些让云梦武府走向衰落,此子,是个祸害,倘若留他一条狗命,将来后患无穷!”

    说着,武腾的神色越发得意,嚣张,而他身上的那股仇恨之意,终于不再掩饰,肆无忌惮的释放了出来,压迫在楚行云身上。

    武腾和楚行云接触的时间,并不长,仅有短短几日而已。

    但就是这几日,武腾,却两次栽在楚行云的手中,第一次,输了铁峰国国宝,第二次,输了两百万灵石,脸面全无不说,还被所有人当成是笑柄,大肆嘲笑。

    这个仇,武腾一直忍着,不敢跟楚行云闹翻,生怕影响了武靖血的全盘计划。

    但此时此刻,武靖血已经杀了唐政,成为流云君王,完全掌控住流云皇朝。

    作为武靖血的独子,武腾,现在已是太子,地位何其超然,自然不会再心有顾忌,区区一个楚行云,他,根本不放在
呆萌写手纪事全文阅读
眼里。

    “更何况,十七年前之事,让父皇和楚行云之间,定下了难以磨灭的仇恨,以此子睚眦必报的性格,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不如现在将其诛杀,永绝后患!”

    武腾又补充了一句,再度将楚行云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

    听到这番话,武靖血终于有一丝动容。

    一开始,他觉得楚行云是可造之材,如果能彻底控制住,将来,必定能够为他带来巨大的财富,但一提到十七年的事,武靖血心中的这一丝爱才之意,完全消散了。

    十七年前,星辰古宗突然降临流云皇朝,武靖血没有任何犹豫,立刻选择投靠,按星辰古宗的吩咐,造了不少杀孽,甚至还大肆屠戮楚家之人。

    那件事之后,武靖血得到诸多好处,实力变得越发强横,统御靖天军,无人能敌,可轻松覆灭一座王国。

    久而久之,他就忘了楚行云这个孤儿。

    直到返回皇城,武靖血听说了云腾商会,这才猛然发现,当初的落魄孤儿,此刻,已经成就天才之名,并且拥有了一座如此庞大的商会。

    “腾儿说的有道理,离母之仇,杀父之恨,哪怕倾尽四海之水,都难以洗清,就算此子甘愿臣服,也必将成为大患!”武靖血在心中思索着,眼中,开始闪烁出一抹冰冷杀意。

    “父皇,我这就出手,将此子的头颅斩下,让你不用心生担忧。”感受到武靖血的杀意,武腾心中一阵狂喜,直然朝着楚行云扑去。

    他心中的杀戮**,太强了,几乎要冲昏理智,满脑子就想着斩下楚行云的头颅,将之前所受的所有耻辱,都清洗干净。

    “真是个畜生!”楚行云也感觉到武靖血的杀意,他狠狠瞪了武腾一眼,心思百转,不断思索着办法,想将整个局势稳定下来。

    武腾看到楚行云毫无动静,还以为楚行云完全放弃了,嘴中爆发出一阵嚣张笑声,狰狞道:“楚行云,你刚才不是很得意么,怎么现在却呆若木鸡,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不过,你大可放心,我杀了你之后,绝不会放过跟你有丝毫关系之人,他们,全都要死,斩草除根这个道理,我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话音如针,使得楚行云目光一颤,他猛然一抬头,眼眸中,不再有思索之意,而是变得无比的冰冷,冷若万古之寒风。

    “腾儿,快退后!”武靖血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出声之时,一股天地之力凝聚而下,抵挡在楚行云和武腾之间。

    然而,这股天地之力刚出现,虚空中,一尊闪烁着琉璃碧光的古鼎陡然浮现,鼎身旋转,竟也有一股天地之力喷涌出来。

    轰一声!

    两股天地之力碰撞,一道狂乱的劲风横扫开去,让整片空间都充斥着破空声音。

    这一异变,让武腾有些慌了,身体疯狂的后退,但目光,却依旧直视着前方,语气歹毒的说道:“好你个楚行云,死到临头了,居然还敢出手抵抗,我不仅要杀了你,还要将你碎尸万段,让你永世不得超……”

    话音还未说完,武腾的视野内,突然有一道剑影绽放。

    这剑影,凌厉无比,透着玄妙的神纹之力,将重重劲风洞穿开来,印入武腾的眼中,不断扩大,凝实,乃至将其完全笼罩住,仿佛整一片虚空,不存一物,唯有这一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