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灵剑尊 > 第257章独门手法

第257章独门手法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257章  独门手法

    楚行云再度发问,声音回荡不休,让殷天成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其实,在他的心中,也是难以置信。

    莫左的实力,殷天成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若是要逃,几乎无人能将其杀死,一旦催动云梦玄天铠,就算面对着天灵五重天之人,都足以自保。

    但最后结果,他们一行人,却是彻底失去了踪影,而云梦玄天铠,则落到楚行云手中,这实在是太诡异了,让人匪夷所思。

    嗡!

    这时候,殷天成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

    只见他嘴角扬起一抹冰冷弧度,对着楚行云道:“那按你的说法,你从未对莫左等人出手,而你身上的那套重铠,也是从别处得来,并非我云梦武府的云梦玄天铠,既然如此,你可敢将那套重铠拿出来?”

    “有何不敢。”楚行云耸了耸肩,目光落到了楚虎的身上。

    楚虎立刻明悟,瞪了殷天成一眼后,在所有人的注目下,将云梦玄天铠拿了出来。

    嗡嗡嗡!

    拿出云梦玄天铠的瞬间,一道道蔚蓝之光绽放,朝着四面八方缓缓涌出,这些蔚蓝光芒,如烟如雾,缭绕在这片虚空之中,显得尤为醒目。

    “果然是云梦玄天铠!”对于云梦玄天铠,殷天成是何其的熟悉,几乎在瞬息之间,他就可以判断出来,这套重铠,必定是云梦玄天铠无误。

    顷刻,殷天成手中的漆黑长枪,再度开始低鸣起来,枪芒如光,不断在他身上缭绕着,犹如择人而噬的毒蛇,随时出手,要当场灭杀楚行云。

    “在场之中,殷府主对云梦玄天铠最为熟悉,甚至,也是唯一使用过云梦玄天铠之人,请问,我手中这套重铠,是否就是云梦武府丢失的云梦玄天铠?”

    楚行云将殷天成的表情收入眼底,更是不惧,反而淡淡笑了一声,带有几分玩味之色。

    正如他所说,云梦玄天铠,少有人见过,除了殷天成,更无人使用过。

    倘若殷天成直接开口,说楚行云手中的重铠,就是云梦玄天铠,并且将其直接收走,就有点无理之意,根本无法让人信服。

    殷天成,丢不起这个人!

    所以,楚行云直接将云梦玄天铠拿出,心中毫无忧虑。

    “好一招攻心之计,楚行云,我真的是小看你了,只不过,你算漏了一点!”

    殷天成的脸色先是一凝,而后,他突然露出一抹狞笑,得意道:“云梦玄天铠,乃是我云梦武府的镇府之宝,历代府主就任之时,都必须在云梦玄天铠内,刻下一道印记。”

    “印记?”楚行云闻言,眼眸深处闪过了一丝惊色。

    这一缕惊色,很隐晦,却是被殷天成敏锐发现了,神色更是得意,继续道:“这道印记,无影无形,一旦烙印而上,就永远无法抹除,唯有修炼独门手法之人,才能够刻下,而在流云皇朝境内,唯有我,才懂得这项独门手法。”

    “我现在立刻促动这项手法,倘若你手中的这套重铠,产生了共鸣,那就说明,此铠是云梦玄天铠,是你杀人夺宝的铁鉴罪证!”

    话音落下,殷天成没有丝毫停顿,双手探
恶魔囚笼最新章节
出,捏成一道道晦涩手印,身上,更是有一股玄妙气息弥漫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笼罩住了云梦玄天铠。

    “起!”

    一道冰冷之喝声,从殷天成的口中吐出,只见他双目凝神,手掌猛然朝着虚空处拍去,气息如流,仿佛按照着某种规律,开始不断回荡着。

    一秒!

    两秒!

    三秒!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殷天成身上的气息,更强盛了,简直如同惊天骇浪那般,但楚行云手中的云梦玄天铠,却是没有丝毫的动静,更没有所谓的共鸣。

    “这怎么可能?”殷天成眼珠一颤,脸上没有了丝毫得意之色,只有惊诧,难以置信。

    “这怎么不可能?”

    楚行云摊了摊手,语气无奈的说道:“自始至终,我手上的这套重铠,就并非云梦玄天铠,其内,自然不会有什么独门印记,就算殷府主你催动一天一夜,也不可能有所共鸣。”

    说话间,楚行云脸上充满了无可奈何之色,实则,他的内心中,却一片嗤笑。

    在得到云梦玄天铠的一刻,楚行云就发现了这些印记的存在,随手一动,就把这些印记轻松抹除掉,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以他的手法,莫说是殷天成,恐怕连雪当空这样的锻造宗师,都难以有所发现,也唯独传说中的神匠,才能发现其中的蛛丝马迹。

    也正是因为这点,楚行云,才会如此爽快的拿出云梦玄天铠!

    “这套铠甲,一定是云梦玄天铠,你肯定暗中动了手脚,将所有烙印都抹除掉,至于莫左一行人,也是你下的杀手,你休想骗我!”殷天成不断怒吼着,只不过,他说的这一番话,却难以有人信服,就连云梦武府的弟子,都觉得有些牵强。

    “殷府主,你刚才说过,这项烙印之法,是绝密中的绝密,一旦烙印而上,无影无形不说,还无法彻底消除,而你现在,却说我抹除了烙印,这就有点蛮横冤枉的味道了。”

    楚行云长叹一口气,满是无辜道:“以我所看,云梦玄天铠的失踪,多半是出自莫左之手,他得到强者洞府的无数宝物后,心生歹意,想要把云梦玄天铠也独吞掉,所以就出手杀了殷若尘等人,然后夹带私逃,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流云皇朝。”

    “而你们云梦武府,突然失去了镇府之宝,就连一众长老,也是音讯全无,人心惶惶之下,那刘嵩一看到我也拥有防御类王器,就错认为是云梦玄天铠。”

    说着,楚行云再度看向了人群,让人群心头凛然,都是觉得这番话很有道理。

    在齐云峰山,刘嵩彻底身败名裂,还身受重伤,一时认错,也不是不可能,更重要的是,殷天成多次出手检查,都无法证明楚行云手中的重铠,就是云梦玄天铠。

    如此一幕,只要是明眼人,都会站到楚行云这一方,觉得殷天成在无理取闹。

    呼呼呼!

    殷天成看着正前方的楚行云,因为愤怒,整张脸都变得无比狰狞,呼吸,越发急促起来,那一双眼眸,更是吞吐出无尽的杀意。

    可正待他要出手的瞬间,华云河的身影,再度浮现了出来,提着金色的碎虚枪,直然拦住了所有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