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灵剑尊 > 第165章蔺天冲到来

第165章蔺天冲到来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165章  蔺天冲到来

    对于进化型武灵,就连楚行云也没见过多少个,今日一观,他终于知道,这种武灵到底有多么的强悍和逆天。

    一株五级巅峰灵材,瞬息炼化,还能让洛澜随时随地的吸收,如此手段,连楚行云都做不到,心里顿时有些羡慕起来。

    “洛澜,我现在传你一门吐息之法,可以让你的修炼速度提升数倍,你认真记下。”

    楚行云屏气凝神,缓缓开口道:“天地二气始于心,天为阳,地为阴,心化阴阳两仪,以体成尊,成体内之阴阳……”

    话音传出,每一字音都如同晨钟暮鼓,在密室中响起,清晰无比的传到所有人耳中。

    这一刻,秦天羽等人的脸色先是变得呆滞,然后很快就转为狂喜,一个个激动得心神颤抖,急忙盘坐下来,细细感悟。

    “好玄妙的吐息之法!”秦天羽修为最高,达到地灵五重天,他按照楚行云所说,稍稍运转片刻后,就感觉全身经脉都充满活力,灵海更是发出了欢呼之音。

    所谓吐息之法,并算不上是功法和武学。

    它更像是一项窍门,习练之后,能够更换武者的呼吸方式,一呼一吸,不仅能吸收更多的天地灵力,还能滋养灵海和周身经脉。

    阎毒和顾青山相视一眼,两人很有默契的拿出纸笔,开始飞快记录下来,时而还相互对照,看有无错误,生怕有所缺漏。

    楚行云讲了半个多时辰,这才停下来,他看到洛澜似懂非懂的样子,轻声道:“呼吸吐息,乃是修炼之根本,一旦明白本质,自然就可以领悟整篇法门。”

    他这话,不仅告诫着洛澜,同时也是告诫在场众人,这吐息法门,楚行云本就没有想过掩饰,一丝不差的传授出去。

    “这门吐息之法,蕴含着博大的阴阳五行之理,恐怕连阴阳境强者都要渴求,你就这样毫不保留的传授给所有人,还真是个异类!”这时候,一道苍老的声音突然响起,让所有人都是猛然一惊。

    循着声源望去,在密室之外,突然出现了一名身穿粗劣麻衣的老者,双手负于身后,正似笑非笑的看着楚行云。

    “你是何人!”阎毒和顾青山一惊,立刻挡在楚行云面前,身上,几乎是同时释放出浑厚灵力,死死锁定住眼前这名老者。

    此地,是凌霄武府,更是楚行云的私人庭院。

    倘若没有许可,即便是武府长老都不得私自闯入,但这名老者,闯入不说,还出现得如此诡异,就仿佛是幽灵那般无影无形。

    这让阎毒和顾青山有些担心,眼眸如利刃般凝视着前方,气息翻滚不已。

    感受到这股浑厚威压,麻衣老者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微微抬起头,那双浑浊的双眸之内,陡然绽放出一道雷霆之光。

    嗡一声!

    就仿佛是有一柄无形重锤砸落在脑海中,阎毒和顾青山两人顿感呼吸一窒,视野中,那名老者的身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乃是一座万丈高山,气息巍峨,惊雷震天,让他们心中生出一种无比渺小之感。

    不仅是他们两人,就连秦天羽等人也是如此,呼吸凝固住了,全身上下都没办法
君月传txt下载
动弹半分,只能够瞠目仰望着。

    “数日不见,看来蔺前辈恢复得不错。”楚行云并没有被这股气势所影响,很是轻松的走了上前,对着蔺天冲微微抱拳。

    蔺天冲收回气息,笑道:“托你的福,身体好转了些,我这次突然到来,应该没有打扰到你吧?”

    “自然没有。”楚行云侧开身,做了个请的手势,道:“这里不方便细谈,还请蔺前辈跟我来。”

    说着,楚行云便带着蔺天冲朝修炼密室走去,声音缓缓传来:“阎毒,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踏入密室半步。”

    “是!”阎毒浑身打了个激灵,再也不敢凝望蔺天冲的双眼,低下头应道。

    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已经是布满冷汗,哪怕楚行云和蔺天冲已经进入密室,心神仍是感觉到阵阵颤抖。

    “这名老者好恐怖的实力,仅仅是一眼,就让我有种坠入深渊的感觉。”顾青山有几分后怕道,他在那一刻,几乎以为自己要死了。

    “我曾经看过天灵强者出手,但相比于此人,却是远落下风,我们流云皇朝什么时候有这样一名强者?”秦天羽见多识广,但此刻的他,也是有些摸不着头脑起来。

    “等等!”

    忽地,秦天羽双眸一张,惊呼道:“刚才,楚行云唤那名老者为蔺前辈,姓蔺,莫非他就是流云皇朝有史以来最为神秘的绝世强者——蔺天冲?”

    “这,这不可能吧,传闻说,蔺天冲在冲击涅槃境界之时,无力承受雷劫,当场陨落,已经身死了几十年,他怎么可能是蔺天冲。”阎毒急忙道,话音都在颤抖。

    蔺天冲之名,在流云皇朝内,几乎是无人不知。

    即便是他销声匿迹几十年之后,仍是被人记在心中,但就是这样一名传奇强者,突然出现在眼前,还跟楚行云有说有笑,这简直太梦幻了。

    “传闻毕竟是传闻,没有人亲眼看到蔺天冲死去,而且,除了蔺天冲之外,我实在想不到谁能拥有如此恐怖的实力,一眼之下,就让我们有接近死亡边缘的感觉。”秦天羽很快做出分析,所说的每一个字音,都仿佛用尽所有的气力。

    一行人呆若木鸡的站在原地,过了好一会,都没能说出半句话来。

    与此同时,修炼密室之内。

    楚行云正在帮蔺天冲检查身体,精纯灵力化为游丝,流窜于蔺天冲的周身经脉,就连五脏六腑都逐渐渗入,心细无遗。

    蔺天冲静静盘坐着,一双眼眸满是好奇的打量着楚行云,沉默了好一会,道:“我现在对你是越来越好奇了。”

    “这话何意?”楚行云将灵力收回,出声问道。

    “你我刚见面之时,你所展现出来的城府和手段,已经让我感到惊讶,觉得你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但听了你刚才的口述传授,我突然发现,你对修炼之道的本质,看得比我还要通透,几乎是一语点破,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蔺天冲的双眼绽放出精芒,似乎要将楚行云看透,问道:“我查阅上古典籍,曾无意中看到过一门名为夺舍的无上神通,能夺他人身躯为己用,从而不断重获新生,你老实跟我说,你是否夺舍重生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