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灵剑尊 > 第143章替罪羊

第143章替罪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143章  替罪羊

    过了好一阵,秦天羽和秦雨烟才从震惊中恢复过来,脸上涌出狂喜之色。

    “看来天不亡我,有了如此多的丹方,很快就可以在皇城中站稳脚跟。”秦天羽看到了发展前景,惊喜道:“对了,我有几个相熟的炼丹师,前期发展,大可以找他们帮忙。”

    楚行云提供了发展意见,还给出这么多丹方,这让秦天羽有些不好意思,也想要出点力。

    然而,楚行云却是摇了摇头,道:“现在秦天峰对我们虎视眈眈,一旦将这件事泄露出去,恐怕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必须严格保密,任何人都不能知晓。”

    “那我们要去哪里招募炼丹师?”秦天羽有些气馁。

    皇城内,炼丹师的数目并不少。

    但这些炼丹师都已经被各大家族招为了客卿,毕竟炼丹师这种存在,还是很抢手的,即便只是一级炼丹师,各大家族也会全力招募。

    “这件事你们大可放心,我早已做好了准备。”楚行云颇为神秘的说道,让秦天羽和秦雨烟大眼瞪小眼,脑海中再度一片浆糊。

    “既然我们已经决定成立商会,对抗秦天峰,那么秦家主也不能在这里久呆了。”楚行云语锋一转,对着秦天羽说道。

    秦天羽点点头,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在他中毒的这段时间,秦天峰利用各种手段,已经将整个秦家彻底挖空。

    倘若秦天峰知道秦天羽恢复过来,肯定会另起祸心,如此一来,秦天羽和秦雨烟都会陷入困境,乃至危险当中。

    再者,成立商会之事,若是以秦家为据点,也颇为不方便,必须要立刻转移。

    “商会据点,既要躲避秦天峰的监视,又要掩人耳目,综合看来,恐怕只有凌霄武府满足这一条件了。”秦雨烟低声道。

    “那就暂时以我的住处为据点吧,这样操作起来,倒也方便。”楚行云的庭院如此之大,莫说容纳两人,就算容纳几十人,也不会显得拥挤。

    况且,有凌霄武府保护,纵使秦天峰如何嚣张霸道,也不敢蛮横闹事,更别说派人来暗杀秦天羽和秦雨烟,绝对的安全。

    “凌霄武府是不错,但秦天峰怎么会让我轻易离开秦府,脱离他的掌控。”秦天羽叹气道,秦家出了这么个阴狠之人,真是家门不幸。

    “这倒不一定。”楚行云又是一笑,走到两人的面前,压低声音,窃窃私语起来。

    同一时间,秦家议事大厅。

    秦天峰端坐于主位之上,两侧则是秦家长老,一群人沉默不语,使得气氛有些凝固。

    “那个楚行云进去了这么久,到现在还没出来,会不会有什么蹊跷?”一名长老突然开口,使得不少长老都有些心神惶惶,这是他们最担心的事情。

    “就凭他,也想解冥寒古毒,跟做梦无异!”秦天峰站起身来,满是不屑道。

    但说是这样说,在他的内心深处,还是有些担心的,步伐跨出,在议
陆笑风传奇最新章节
事大厅内来回走动,面色也逐渐变得凝重。

    就在他有些按捺不住的时候,楚行云和秦雨烟突然出现,除了他们两人外,身后,竟有四名小厮抬着秦天羽,一同走了进来。

    秦天峰脸色很是难看,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一众长老也纷纷走了过来,当他们看到秦天羽仍处于昏迷状态,心中暗暗松了口气,但仍是用冰冷的眼神怒视着楚行云,寒意森森。

    “经过我的观察,秦家主身患一种名为寒心症的罕见疾病,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境地,所以我决定带秦家主前往凌霄武府,专门为他详细治疗。”楚行云声音随意,却带着一丝不容让人违抗的味道,很是嚣张。

    “我秦家家主患病,却要寄居于凌霄武府,此事传出去,我秦家的脸往哪放?”

    “此事我绝不会同意,要治病,也必须在我秦家治疗!”

    不少长老立刻出言反对,一旦秦天羽去了凌霄武府,他们就无法监视,要是中途出现什么突发事件,他们就前功尽弃了。

    “安静!”

    秦天峰摆了摆手,让众人安静下来,一双三角眼中闪烁着冷光,走了过来,细细打量着秦天羽,而后问道:“楚公子,你确定我大哥得了寒心症?”

    “我亲自诊断,还会有错?”楚行云眼睛一横,故作自负道:“此病是因为寒气入体,影响了周身经脉,从而导致昏迷不醒,这些症状,跟秦家主完全符合,倘若我未能将其治好,一切后果,我自行负责!”

    说完后,楚行云大手一挥,喝道:“启程,送秦家主前往凌霄武府!”

    “你敢……”一名长老气急,急忙要拦下楚行云,但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却是被秦天峰阻拦住,并且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没过多久,楚行云等人便离开了秦府,所有秦家长老瞪大着双眼,满是疑惑的看向秦天峰,都不知道他为何会同意楚行云的荒谬举动。

    “本以为这个楚行云有点本事,现在看来,我倒是多虑了。”秦天峰哈哈大笑,重新回到主位坐下,满脸都是不屑之色。

    这一幕,让秦家长老更是疑惑,悻悻问道:“家主,这话从何说起?”

    秦天峰得意的解释道:“诸位都知道,我大哥中的是冥寒古毒,毒素已侵入五脏六腑,到了奄奄一息的地步,但刚才,楚行云却说我大哥得了寒心症,还说什么寒气入体,影响到了周身经脉,这些根本就是牛头不对马嘴!”

    话音刚落下,那些秦家长老纷纷恍然,眼中绽放出阵阵精芒。

    “我现在可以很确定,这个楚行云就是个绣花枕头,连具体情况都判断出错,怎么可能有办法祛除冥寒古毒,本来我还担心大哥的死,会引来一些人的非议,现在我完全不担心了,大哥一死,完全可以把责任都推到楚行云的头上。”

    秦天峰想到这里,脸上露出一抹欣慰笑容,不再为之前发生的事感到气恼,反而因为楚行云这头替罪羊的出现,而发自内心的感到欣喜,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