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灵剑尊 > 第130章:步步推演于心

第130章:步步推演于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130章:步步推演于心

    “这枚玉石掉落在地面上,我将其捡起,何来抢夺这一说法?”被雪轻舞识破后,楚行云也不尴尬,心情大好,反而是出声打趣了一句。

    凝灵玄石,一开始是在苏长兴的手上,但在中途,苏长兴将凝灵玄石扔下,还说从未选中此物,就此扬长而去。

    从那一刻开始,凝灵玄石就变成了无主之物,楚行云捡了起来,完全是合情合理,没有触犯到任何一条门规。

    “如果苏长兴知道事情的真相,恐怕会气得吐血三升。”雪轻舞无奈苦笑,心里却没有鄙夷楚行云,反而觉得很解气,终于让苏长兴得到了一点教训。

    “对了。”忽地,雪轻舞想起什么,对着楚行云问道:“你刚才拿的灯台,应该并非由御阴石堆砌而成,但为什么苏长兴按照你的说法去做,脸上会露出那种惊讶的表情?”

    “你自己试试就知道了。”楚行云嘿嘿一笑,将灯台递给了雪轻舞。

    雪轻舞带着疑惑之色,按照楚行云所说,将体内仅有的一丝阴煞之力释放出来,运转三大周天,陡然间,她也感觉到浑身舒爽,畅快不已。

    “这……”雪轻舞更加疑惑了。

    楚行云神秘一笑:“不要催动阴煞之力,单纯使用灵力。”

    雪轻舞点点头,将灵力灌入灯台,然后收回,运转三大周天。

    嗡一声!

    几乎是同时,雪轻再度感觉到舒爽之意,跟之前的那股感受完全一样,没有丝毫的不同。

    “这座灯台是由一种名为沉香石的玉石堆砌而成,不管是阴煞之力,还是灵力,只要灌入其中,沉香石都会发出一股幽香,这股幽香能够舒缓心神,让武者产生舒爽之感。”楚行云笑着解释道,手一伸,先行将凝灵玄石收入囊中。

    “原来是沉香石,难怪我觉得有些熟悉。”雪轻舞恍然大悟,但仍是有些疑惑,道:苏长兴平日虽霸道,但以他的智慧,怎么会如此简单的被你蒙骗,而且,一来就是两次。”

    苏长兴能踏入地灵境,又岂是愚蠢之人。

    他认不出凝灵玄石,被楚行云蒙骗了,这还可以理解,毕竟面对着未知之物,所有人都会显得比较谨慎。

    这一谨慎,很容易被利用,从而犯下错误。

    但沉香石这种石材,很是常见,只要留点心眼,苏长兴应该会发现才对,结果,他却信了楚行云的话,还到处去寻找灯台,太夸张了吧,感觉像是中了魔障。

    “如果是平日,苏长兴的确不会中我的计,但今天是例外。”

    楚行云露出淡淡笑意,道:“苏长兴对你有好感,今日一切举动,都是为了讨得你的欢心,但我的出现,却是让他一次次出丑,在他的内心中,必定对我充满了怨气。”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当着你的面出言激他,他碍于脸面和自尊心,肯定会多番反驳,甚至想抓住我的丑态,发泄心中之恨,久而久之,便会失去最基本的判断,我只要稍加手段,他就会完全相信我说的话。”

    雪轻舞听得瞳孔皱缩,她现在回想起来,似乎楚行云说的每一句话,不仅在刺激苏长兴,还暗暗做出引导,让苏长兴在不知不觉中落入圈套。


从写手到巨星sodu
    “不过,我的所言所举,只能影响他的判断,真正让他相信灯台就是御阴石的,是他自己,而不是我的蒙骗。”楚行云声音轻缓,扭头冲着雪轻舞一笑。

    “这话又是什么意思?”雪轻舞完全处于疑惑状态,感觉自己的思绪陷入了漩涡当中,已经没有办法正确的思考了。

    “很简单,苏长兴受伤了,而且还是被阴煞之气所伤。”楚行云说完这一句,就不再多言,只是笑吟吟的看着雪轻舞。

    雪轻舞皱了皱眉,脑海中不断思索着这句话的含义,终于,她的眼眸一亮,整个人下意识的跳了起来,双眼涌出恍然之色。

    “苏长兴前段时间踏入地灵境界,突破之时,他被阴煞之气所伤,这次进入凌霄阁,他的目的是想要找寻珍宝,以此来恢复自己的伤势。”

    “当你说御阴石能够修复阴煞之气带来的损伤,他必定充满喜色,一番试验下,感觉自己神清气爽,神态舒畅,就很有可能相信了你的话,真的以为御阴石能够治疗身体伤势,并且相信了灯台就是御阴石做的。”

    雪轻舞说完,连连倒吸了几口凉气。

    她曾听雪当空说过,人在大喜大怒之时,神智会变得不清醒,很容易做出错误的判断。

    刚才的苏长兴,被楚行云接连羞辱,心中勃然大怒。

    因为雪轻舞的在场,苏长兴不得不压制怒气,被楚行云牵着鼻子走。

    最后,楚行云拿出一座灯台,说此物由御阴石堆砌而成,利用沉香石的特性,让苏长兴心中狂喜,以为真的能够治疗身上的伤势。

    一怒,一激,一喜,三种情绪充斥在脑海中,就算是老奸巨猾的官宦,也会失去判断能力,被楚行云算计透彻。

    “楚行云,你到底是何方神圣?”雪轻舞深吸几口,方才是回过神来,她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何雪当空面对着楚行云,会给出如此高的评价。

    今日,她亲身经历一回,直到楚行云把一切说明白,她才完全了解,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什么是运筹帷幄,步步推演于心。

    “既然你都知道了,就别再大惊小怪了,免得被苏长兴发现。”楚行云做了个噤声的手指,脚步跨出,开口道:“走吧。”

    “走?去哪?”雪轻舞问道。

    “我现在闲着无聊,想帮你挑选一下奇珍异宝,就当做是刚才你没有拆穿我的报酬,当然,如果你不乐意就算了。”楚行云耸了耸肩,就要踏步离开。

    “别。”雪轻舞一把拉住楚行云,刚碰到楚行云的手,立马又缩了回来,整张小脸都变得通红不已,想说话,又不知道说什么。

    楚行云被雪轻舞的举动逗乐了。

    他没想到,被誉为流云皇朝第一美女的雪轻舞,竟会做出如此呆萌的神态,完全没有平日的冷漠气质,反而显得平易近人。

    “我刚才只是说笑而已,快走吧,如果耽误了时间,我们怕是要错过一场好戏了。”楚行云忍住笑意,脚步恢复,朝前方的书柜走去。

    “什么好戏?”雪轻舞跺了跺脚,但仍是快步跟上,好奇问道。

    “问这么多干嘛,到时候,不就知道了吗?”楚行云对着雪轻舞神秘一笑,也没有过多的解释,神色悠闲,好不自在。